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四章、心禅大师
    想了片刻,仍是不得要领。

    白幻夜心神一阵恍惚,下一刻,他发现意识已经回归本体,睁开眼来,赫然依旧睡在玉枕上,柳树前。

    只是不知何时,那碧绿莹润,明明只是裂了一角的碧玉枕,上面已经龟纹密布,布满裂痕。

    随著他抬头,碧玉枕便“咔嚓”一声,彻底碎裂为无数小块,眼看再也没有半分作用了。

    “这……”

    白幻夜满面吃惊地盯著那碎成小块的碧玉枕,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小小睡了一觉,它忽然就裂成这个样子。

    即使是刚才从手臂滑落,砸在床沿,再翻滚摔入石砖地面,都没有碎得这么干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耳中,忽然听闻到一阵清脆的“叮铃铃,叮铃铃……”的风铃声,随风传来,并且似乎越来越近。

    随著风铃声出现,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忽然袭上他的心头。

    他也不知道这危机感,是如何出现,但是,那风铃声,的确是由远而近,迅速朝他这边靠近而来。

    “是谁,会往这等偏僻之地而来?莫非又是辛文轩那些人,刚才抢了我的钱袋还不够,还不甘心,想要再纠集人员打我一顿不成?”

    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极小,但为防万一,白幻夜还是迅速起身,缩到了柳树之后,然后抬起头,悄悄朝来时的街道望去。

    就见只是片刻间,原本空无一人的石街,忽然起了淡淡的薄雾。

    薄雾中,一辆顶蓬插满鲜花,四周伴随著四名美丽少女的奇异彩车,忽然从薄雾中驶出,然后迅速朝自己靠近。

    彩车之上,悬挂著密密麻麻的青铜风铃,随著彩车移动,那些青铜风铃顿时互相碰撞,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的悠扬风铃声。

    刚刚自己听到的那些声音,就是这些风铃所发出。

    可是,刚刚它们不是还在很遥远的地方吗,怎么一眨眼,就到了这里?

    白幻夜正自惊愕的瞬间,蓦然发现,一股恐怖的威压,已经笼罩了整个城西,随即,自已的身躯,竟然如同陷入了泥潭之中一样,再也无法动弹一下。

    他头颅僵硬,浑身充满了颤栗感。

    恍惚间,他发现,彩车中,似乎正有一对金色的竖瞳,正静静地盯视著自己。

    一股恐怖的威压,让他似乎连呼息都已停止。

    只觉得自己此刻,仿佛大象面前的一只小小蚂蚁,甚至蚂蚁都不如。

    只要那对金色竖瞳的主人随意起任何一个念头,自己就将化作飞灰烟灭,在这世间再也不留下任何痕迹。

    ……

    西谣城北,有一座巨大的寺院,名叫燃灯寺。

    燃灯寺开山门至今已有两百余年,因城外诡谲众多,西谣城中的民众,反而更喜欢心灵慰籍,加之寺中方丈心禅大师的确是一位得德高僧,所以香火甚众,络绎不绝。

    但此时此刻,燃灯寺后院,方丈室中,所有莲花灯中的灯火,突然一起摇晃了起来,仿佛受到了猛烈风吹。

    下一刻,一口悬挂在半空中的古朴铜钟,瞬间无风自动。

    钟壁之上雕刻的万千经文,同一时间大放金光,每一个字符都似乎燃烧了起来,熠熠生辉。

    铜钟下方,一个慈目善目,身披红色袈裟的老和尚,见到此幕,陡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双眼,如同两口深渊古潭,深不见底。

    “大胆妖邪,竟敢避过烈光镜的鉴察,闯入城中,危害人类,真以为我西谣城无人否?”

    “阿弥陀佛!”

    双手合十,轻轻念了一声佛号,红衣袈裟老和尚陡然站起,然后一挥手。

    他苍老的手掌之中,顿时飞出一道红光,如同匹练一般缠住半空中的铜钟。

    下一刻,铜钟一颤,然后慢慢缩小,最后变化为巴掌大小,如同一口铜铃般模样,飞落入他手掌心。

    他手掌捏此铜铃,身形一动,瞬间离开方丈室,出现在燃灯寺上空。

    烈烈的罡风不断吹来,让他红色的袈裟长袖不断迎风鼓动。

    目光之中,两道淡淡的‘卍’字符号一闪即逝。

    下一刻,他已辩别好方向,身形一动,整个人凭虚御风,竟然就那样直接化为一道红光,越过万千屋脊,直接朝著城西柳树圆坛的方向疾行而去。

    ……

    另一边。

    粉衣小女孩夏一跳,正在城中缓缓行走,寻找青气初生之地。

    但就在此时,她的视线中,突兀地出现了一位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士。

    那老道士明明不应该站在那里的,但就是那样莫名其妙地突然就出现了。

    而且对方看样子很苍老了,佝偻著背,不住咳嗽,视线也没有看向这边。

    但夏一跳不知为何,就是知道对方是为自己而来。

    明明对方眼中,一片清澈慈和,并无什么杀气,但她的心中,却瞬间警铃大作。

    下一刻,她不住倒退,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

    “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就走,这就走!”

    话声方落,落荒而逃。

    在她离开后,那老道士忽然微微抬头,朝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轻轻点了一下脚尖。

    随即,一股清风包裹著他,缓缓上升。

    下一刻,他的身影又和来时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四周人来人往,他身边就站著七八位城中居民。

    但所有人对他的出现和消失,却全无任何反应,似是他根本不曾出现过一般。

    ……

    城西,寂静的街道上,那辆奇怪的金轮彩车中,陡然伸出一只长满了白毛的手臂。

    然后,柳树后的白幻夜,便如同被人提住了脖颈,不由自主缓缓飞起,然后朝著金轮彩车的方向慢慢飘去。

    眼看只要再过一瞬,便要落入那金轮彩车的主人手中。

    但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红衣袈裟的老和尚身影,陡然出现在一旁的屋顶上,见到这一幕,顿时不由双手合十,道了一声:“孽障!”

    话声方落,他一掌伸出,手腕上系的一串晶莹佛珠,顿时旋转解开,然后突然化为一道金色光圈,直接朝著金轮彩车中那长满白毛的怪物打去。

    “老和尚又来多管闲事!”

    见到金色光圈出现,金轮彩车中顿时传来一声愤怒的猿啼,再顾不得白幻夜,束缚力消失,他顿时摔倒在地面上。

    随即,金轮彩车瞬间碎裂,一道白色的身影冲天而起,是一个身高八尺多的美髯公,身著白衣,柱著拐杖,左手还搂著一个美丽的碧发妇人。

    冲出彩车后,他一把推开身边的碧发妇人,然后迎风一晃,身形竟不住长大,密密麻麻的白毛从他衣服下不断撑出,眨眼间衣衫尽裂。

    最后呈现在白幻夜面前的,赫然竟是一头身高六丈,腰围八尺的巨大白色猿猴。

    庞大的妖气,凝成滚滚浓雾。

    整个城西街道,一时竟是灰云滚滚,万千房屋,尽皆被笼罩入其中,如同末世降临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