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二章、四灵猿车
    见到这一幕,白幻夜顿时惊得呆住了,站在原地,手足冰凉。

    “呀!”

    听到里面的动静,刚走到门口的金衣青年等人,忍不住惊叫一声,齐齐冲了进来。

    其中一名蓝衣青年,看到地上摔裂一角的碧玉枕,忍不住怪叫道:“好你个白幻夜,你完蛋了,这玉枕可是辛师兄家传的一件古物,据说有几百年的历史呢,辛副城主好心将它送来,给辛师兄定心安神用的,你居然给砸碎了,这下你完了,完蛋了!”

    跟著,金衣青年辛文轩也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道:“白幻夜,此事你怎么说?”

    白幻夜无奈地看著地面上摔裂一角的那件碧玉枕,有心辩解,但事实就在眼前,而且还被人给抓了个正著,如何辩解?

    唯一让他郁闷的是,自己正常工作,洒扫地面,对方却提前回来,门口的喧闹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一个不小心,踩到地面滑了一下,这才导致这一幕。

    但他也知道,这的确是自己的责任,不能怪到对方头上,只能硬著头皮道:“你们想怎么样?”

    金衣青年辛文轩闻言,脸色阴沉,淡淡道:“还能怎么样?毁枕赔钱!这玉枕可是我家传的古物,价值十枚赤金,我也不讨你便宜,原价赔偿便行,甚至不要求你一次付清,分三年偿还,每月还三两,如何?”

    “十枚赤金!”

    白幻夜闻言,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起来。

    他虽不知道这件玉枕的具体价值,但按他的估计,最多也不超过五赤金,对方一下子喊价十赤金,等于狮子大开口,明显是在讹他。

    而且,五赤金对他就是天价,十赤金,更不啻于天文数字,对于一个月才三十铜刀的他,需要辛苦工作二三十年,才有可能赚到。

    在真灵世界中,一赤金,等于十雪银。

    而一雪银,等于一百铜刀。

    十赤金,也就是一百雪银。

    而一百雪银,那可就是一万铜刀。

    白幻夜一个月才到手三十铜刀,一年十二个月,那也就是三百六十铜刀,想赚够一万,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至少也得二十七八年。

    可二十七八年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不吃不喝?

    最重要的是,就算如此,对方给他的时间,也只有三年。

    三年的时间,每月还三两雪银,那就是三百铜刀,是他工钱的十倍,他怎么可能还得起?

    他嗫嚅道:“我暂时没有那么多钱。”

    “呵,那可不关我的事。”

    辛文轩冷笑:“你打碎我家传的玉枕,而玉枕就值这个价值,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十枚赤金,一枚不能少。”

    另一名蓝衣青年闻言,也是接话道:“不错,毁物赔钱,天经地义,我们也不跟你多废话,要么赔钱,要么现在就滚出去,从这西谣城离开!”

    辛文轩眼睛眯了眯,又道:“当然,我们也知道你身上肯定没有这么多现钱,这样吧,先将身上所有剩下的钱交出来,其他的,我也不怕你跑掉,如果你胆敢出城,我们反而佩服你。”

    说著,对著身边另一人使了一个眼色。

    便有另一名蓝衣青年粗暴的冲上前来,拉开白幻夜的衣襟,在他腰下一阵摸索,摸出一个青花小袋。

    他放在手心掂了掂,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随手将其扔给辛文轩,道:“辛师兄,他身上就这么点,估计不超过一百铜刀,你看看。”

    “嗯……”

    辛文轩看也不看,重新扔回那人:“算了吧,些许小钱,就当送给大家当顿酒钱。不过这小子大家看好了,砸碎了我的玉枕,岂能让他好过,以后只要到他快发工钱的时候,就提前去跟派杂役的杨管家说一声,把钱移过来,我给大家买酒喝。”

    “好,那就谢谢辛师兄了!”

    那蓝衣青年接过钱袋,众人哈哈大笑著,从白幻夜身旁走过,却没心思再留在这吃糕点了,拿起一篮子摆放在桌面上的精致糕点,准备去膳堂分食。

    临走前,辛文轩看了眼地面上碎裂的碧玉枕,还有一地的细碎玉屑,冷声道:“还愣著干什么,东西给我收拾干净了,收拾完,早点滚!”

    白幻夜一人站在原地,木然而立,直到良久,才反应过来。

    他回过神,默默地拿来簸箕,扫去那些碧玉碎屑,又抱起地上被摔裂一角的碧玉枕,忽然心中一动。

    身上的钱已经全部没有了,还无端欠下了十两赤金的巨债,全因这只碧玉枕。

    反正它也破了一角,辛文轩肯定看不上,是要自己扔掉。

    但自己抱回家,补补说不定还能再用用。

    想到此,他没有将碧玉枕丢到垃圾堆中,反而抱在了怀中。

    然后头也不回,离开幻剑武馆,直接朝著家的方向返回。

    ……

    同一时刻。

    西谣城外,约三十里地,有一条鼍江。

    鼍江烟波浩淼,水光接天,风景秀丽非常,是西谣附近最美丽的景象之一。

    谁也不知道,在鼍江旁边,有一座小小的狐仙山。

    狐仙山中,有一狐仙洞,被山石掩映,古意盎然,再加上幻阵遮掩,等闲人根本无法看见。

    这一日,忽然,随著西谣城中,那道青气冲霄而起,陡然之间,狐仙洞中,传出一声柔媚的女子惊讶的声音:“咦,青气冲霄?小跳,你去看一看。”

    “是,洞主。”

    随著声音,忽然,狐仙洞中,飞出一道霓虹,投于下方的江水中。

    随著霓虹没入江水,就似一道彩带铺在了江面上,就在霓虹与江水相接的那一刻,一名粉衣小女孩冉冉从江中走出,赤足娇颜,童颜如画,看起来最多十一、二岁。

    她身上绣满了紫色的海棠花,看起来衣饰繁丽,双目灵动俏皮,走到江岸上,捏著裙角转了一圈,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便转身朝著西谣城的方向走来。

    不过,到达西谣城外时,她却陡然感到一阵不安,抬起头,目光落到西谣城上,县挂的一块八角古镜之上。

    那块八角古镜,就镶嵌在城门顶‘西谣’二字中间,最多巴掌大,并不起眼,看起来就像一件装饰品。

    只是,在她的眼中,那面古镜,却不断散发一道道危险的黄色光芒,不断扫射过城门口所有行经过的路人,她根本无法接近。

    无奈之下,她只能身形一闪,化为一团粉色光团,漂浮于城门外七百八米处的一座小山坡上,皱著眉头,苦恼的想著计策,却一时踌躇无解。

    ……

    而另一边。

    西谣城外,有一条被浓雾遮掩的官道。

    因时辰还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所以官道上的浓雾,依旧遮天蔽日,这种时候,向来不会有客商行走,因为怕遭遇妖鬼。

    然而,此时此刻。

    忽然,无尽的浓雾中,陡然传来一阵“叮铃铃,叮铃铃……”的奇怪风铃声。

    随即,大雾如同潮水般向两边分开,露出官道上,一辆正在缓缓行驶的奇怪马车。

    这辆马车,顶蓬插满五颜六色的鲜花,四周足不沾地,伴随著四名姿色绝美的少女。

    四名少女容颜姣丽,衣著不一,分别呈一青,一白,一紫,一黄,俱是秀美绝伦。

    青衣少女手中持著一柄漆黑古剑,剑鞘中镶著七颗拇指大的明珠;白衣少女手中抱著一个玉石棋盘;紫衣少女背著一架七弦古琴;黄衣少女则是背著几卷无名古画。

    马车的速度看起来很慢,然而却眨眼间出现在数十里外,再出现时,已经离西谣城不远了。

    然而,就在此时,似是感应到马车的靠近,西谣城头,那块黄色的镜子,忽然大放光芒,一道赤芒,形如利剑,狠狠扫射向下面的马车。

    马车一阵恍惚,在赤芒之下,竟似有要解体的征兆。

    但就在此时,马车之中,一只长满了白毛的手臂,忽然伸出,只是一挥,那道赤芒哀鸣一声,随即便退回,马车重新稳固,余势不停,缓缓驶进西谣城中。

    此时此刻,西谣城周围的浓雾,早已散尽。

    城门口,出现勤劳的农夫,扛著锄具出城劳作。

    他们见到了这辆奇怪的马车,也见到了那突然的一幕,眼见马车的背影驶进城中,俱是不由得一阵阵震惊。

    “那人的手臂?”

    “怎么看起来,不像人的手臂,倒像猿猴?”

    “不会是妖吧?”

    有人突然说道,人群中陡然寂静下来,随即所有人的面色变得煞白。

    也有人勉强镇定,笑道:“大家不用怕,有烈光镜在,等闲妖类,是进不了我们西谣城的,不然我们早就被妖怪瓜分啃食一空了,哪还能安然无恙到现在?”

    “也是。”

    众人闻言,稍稍心安,但还是不敢离城门太近,生怕再碰到那辆奇怪马车。

    众人星散,直奔城外各处开垦出的千亩良田。

    那可是维持整个西谣城所有人生计的命脉之所在,虽然夜晚便没有人敢出来,但所幸妖类也不喜欢食谷物,只要勤加开垦,维持生计还是不成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