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灵通世界 > 第一章、青气起西谣
    灰色的浓雾,不断翻滚。

    白幻夜抬头望去,便见到浓雾中,忽然亮起星星点点密如繁星一样的红芒。

    仔细望去,那些红芒,竟全是一双双混合著狰狞,贪婪,欲望,嗜血的眼睛。

    “恐兽?”

    四周,一片寂静,巨大的恐惧,将白幻夜包围。

    “啊”的一声惊叫,他一下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原来只是一个梦。

    可梦中,一切都是那样真实,摸了摸额头,已全是冷汗。

    “又梦到那一幕了!”

    回过头,白幻夜眼神复杂地望向墙角,那里有一张简陋的大床,床上此时正侧躺著一个胡子拉碴,浑身酒气的中年男子。

    微微的鼾声,从他的鼻端传出,似乎睡得正熟。

    “父亲……”

    十二年前,白幻夜的父亲白破军带著他,穿越浓浓的灰雾,在无数恐兽的窥视下,从遥远的大儒帝京,来到西谣城,一待便是十二年。

    十二年中,白幻夜渐渐长大,也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真灵大陆,大儒王朝,无数城池散落世界各地,被灰色浓雾包裹。

    灰雾之中,妖魔出没,吞食人心,带来恐惧。

    所以凡人无知,又给它们命名为,‘恐兽’。

    只有修炼有成的武者与道门仙师,才能自由往来于灰雾之中,不惧那些恐兽的偷袭。

    只是武道难成,仙道更难求,世人只能龟缩在城镇之中,依靠护城法器来抵御灰雾的入侵,直到日出雾散,平凡人才敢出城劳作。

    一旦碰上下雨或阴霾天气,便没人敢出远门,夜晚更不必说。

    那是妖魔最活跃的时候,没有道法在身的普通人,一旦遇上妖魔,等待他们的就是一个死字。

    甚至死后,连个全尸都见不到。

    西谣是大儒王朝西北边境一座九级小城,护城法器只是一件低品法器,名为‘烈光镜’,光芒所照范围,只有城池周边二十里,所以西谣人口并不多,不超过六十万。

    但因为地处西陲边境,所以却设有一座书院,一间道观,一家佛寺。

    甚至城外,还有一处仙家宗门,小玉霄山。

    太阳渐渐升高,城外的雾气慢慢消散,城中终于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白幻夜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不由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

    “该出门做工了。”

    他没有叫醒父亲,而是小心翼翼起床,拉开门,然后走了出去,向著城东,一座黛瓦朱墙的四进建筑走来。

    这座建筑,坐落在西谣城中,最繁华的水秀大街之上,占地足有数十亩,建筑得古色古香,古意盎然。

    琉璃屋顶之下,还悬挂著一块柏木牌匾,牌匾之上,刻著‘幻剑武馆’四个墨绿色大字。

    这是西谣城中,最大也是唯一的武馆,馆主姓裘,名大中,是附近赫赫有名的一位武道高手,据说修为高达元力境初期,是仙家宗门‘小玉霄山’的俗家弟子。

    小玉霄山是西谣城外,唯一已知的修仙宗门,道法玄奇,所以门下弟子众多,不过收徒要求极为苛刻,真正能拜入仙门中者,万中无一。

    裘大中虽然只是小玉霄山的俗家弟子,并未修行过仙法,但只此一重身份,便使得他身价倍增。

    所以他在此西谣城中,设馆收徒,仅仅因为身份的关系,便引得不少富家弟子来投,都想跟小玉霄山扯上一点关系。

    白幻夜打开幻剑武馆的角门,沿著一条细长的甬道,缓缓朝练武场的方向走来。

    秋风卷起落叶。

    练武场上,晨练的弟子们还没有起床,白幻夜从角落寻来簸箕和扫帚,清理起练武场来。

    待他把整个练武场清扫干净,又将旁边兵器架上的兵器也全部用油布擦拭过一遍之后,这才来到练武场正中,一棵巨大的槐树之下,伸手拽起系钟的红绳,用力敲打起来。

    “镗、镗、镗……”

    古越苍莽的钟声,顿时惊醒了尚在熟睡中的众武馆弟子,一个个睁开惺忪的睡眼,骂骂咧咧的开始穿衣起床,洗漱准备每一日例行的晨练。

    片刻后,便有身穿蓝色练武袍的武馆弟子,在一名为首的金衣青年的带领下,纷纷在练武场上站好,哼哼哈哈地开始晨练起来。

    他们一板一眼,打的是一套小奔雷拳法,拳势开阖间,隐见有一道道淡蓝色的雷电光焰从他们的拳面上迸发而出,然后消散。

    气流转动间,甚至还能隐隐听到一声声淡淡的雷音。

    小奔雷拳,是幻剑武馆传授的三大基础拳法之一,品阶虽然不高,但修炼到高深境界,同样也会有不凡的伟力,等闲战胜七八名壮汉不成问题。

    练到巅峰处,甚至每一拳都能伴随著隆隆雷音,那雷音震魂慑魄,间或伴随著紫蓝雷电交错,威势惊人。

    普通人一见,只怕还没开打,便会吓得屁滚尿流,哪是他们的对手。

    便是低阶妖魔,见到小奔雷拳,也会惊吓退走。

    所以武道才如此被人热衷,不止因为武道能自保,更因为,武道有成的强者,才能担当城中一些重要的职务,如城卫军,捕役,镖头,甚至降妖猎魔师等等……

    不过,雷音易练,想练到大成之境,却没那么简单。

    据说大成境界的小奔雷拳,需要能瞬发十二道雷音,连成一响,拳力可开山裂石,真元气流更是能演化紫色雷电,那威力,根本不是一两年能速成的。

    没有四五年苦修,休想成功。

    白幻夜在那些武馆弟子出现之后,便退到练武场一侧,眼露羡慕地望向这些在日光下开始晨练的弟子。

    不过,他却不敢久待,只悄悄看了两眼之后,便立即退了下去。

    他可不是这武馆中的学徒,只是馆中请来每天打扫卫生的一名小工,一月能得到三十铜刀。

    铜刀是真灵世界中的基础货币,购买力很高,一铜刀能换来小半袋粮食,十几斤粟米,所以三十铜刀,节省点用,足够支撑他一家所需。

    但偷学武学是大忌,一旦被发现,轻则逐出武馆,永不录用。

    重则刑罚加身,棍棒齐下,打死都不出奇。

    最重要的是,既然拿了工钱,他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每日凌晨,在武馆弟子起床之前,定时打扫好演武场,再敲响晨练钟,在那些武馆弟子起床晨练后,又要再负责整理他们日常所居武舍的清洁卫生。

    譬如清扫地面,擦拭桌椅,整理被褥等等,都是他的工作。

    但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和错乱,动辙便受到一顿打骂。

    不过这是他每日的工作,他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感激武馆给了他一份活命的机会。

    从厢房最东头的地方开始清扫起,他的速度很快,基本上,片刻功夫,便能清理完一个房间。

    但即使如此,这武馆中,总共有四十多间武舍需要整理,仍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

    足足忙活了近一个半时辰,腰酸背痛,饥肠辘辘的白幻夜,才终于整理完其中四十二间,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也就是那武馆高徒,辛文轩的房间。

    而此时,那些晨练的武馆弟子们,俱已结束每日例行的晨练,准备前往膳堂,开始进食。

    不过,那名金衣青年辛文轩,却没有前往膳堂,而是挥臂招呼道:“武馆的早餐那么难吃,我的母亲又托丫鬟小萍给我送了一大堆的糕点,其中甚至有大家最爱吃的灵玉糕,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大家随我来吧!”

    听闻此言,人群中顿时传出一阵欢呼。

    随后,几名蓝衣青年,便一脸巴结地跟在这名金衣青年辛文轩的身后,朝著他们的武舍之地走来。

    另一边,白幻夜并不知道这一幕。

    他推开辛文轩的房门后,依旧按照例行的程序,先是擦拭桌椅,然后洒扫地面,最后才准备收拾被褥。

    金衣青年辛文轩,是整个幻剑武馆的宠儿,据说,裘大中是将他当成衣钵弟子来培养。

    整个幻剑武馆中,暂时还没有其他弟子得到传授二品武学,唯有他一人,学到了一套二品的‘响雷剑诀’。

    将来甚至有希望,学到幻剑武馆馆主裘大中的成名绝技,也是唯一的三品武学,‘云雾百幻剑’。

    而且,他家世不凡,据说父亲辛百问,还是这西谣城的三大副城主之一,掌管一地的经济政治大权,自然非同凡晌。

    虽将独子送至这幻剑武馆培养,却绝不容他受半点委屈。

    所以,他的武舍虽然和所有弟子一样,但是里面的布置陈设却要华丽珍贵得多,用的被褥并非普通的粗棉被,而是雪蚕丝被。

    屋内,甚至还有琴,棋,书,画等雅致的摆设,每一件都至少在几十银以上。

    而这些,是其他武馆弟子们绝不可能张罗得起的。

    甚至,别说这些日用之物,就只说他的床上,便连一个枕头都是碧玉所制,青光隐隐,上面还雕刻著许多的蝌蚪文字,显得古意盎然,应是价值不菲。

    传闻这是一件古物,久睡有清心宁神之效,本是他父亲自己使用。

    为了儿子能更好的练身习武,他竟将这碧玉枕也送到了武馆来。

    白幻夜将桌面擦拭干净,地面也打扫好后,便来到辛文轩的床前,看著那仿佛弥漫著一层玉光的雪蚕丝被,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羡慕。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用得起这等珍贵物事的,所以很快定了定神,便开始折叠被褥。

    雪蚕丝被入手柔滑,冬暖夏凉,最重要的是,轻若无物,睡在其下不会有任何压迫感。

    白幻夜将其叠好之后,又拉了拉底下的床单,正要将折成四方形的被褥放到床头,却见到那碧玉枕歪斜在一边,上面有几个脏污的斑点。

    白幻夜微微一愣之后,就准备将其抱起,掏出毛巾擦拭干净之后再重新摆正。

    然而,就在此时,屋门口传来脚步声,一人大声道:“快,终于到了,我已经忍不住了,灵玉糕在哪?”

    白幻夜听到动静,下意识一回头,却没注意到脚下刚拖过的地面,有些湿滑,忍不住身形一歪,手中所抱的碧玉枕顿时从他的手指间滑落,然后“啪”的一声砸在床沿上,再继续翻滚著向著青石砖铺成的地面砸去。

    “咔!”

    一声清脆的裂响声传来,玉枕一角顿时摔裂,一道青光冲霄而起,足足有数十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