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貌似大魔王 > 076、回去的时候多练练
    耳旁是呼呼的风声,恍惚间,徐添仿佛听到了那耳熟能详的歌词: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嗷——

    徐添一脸懵逼,还是西方哲学三大终极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顶着强风,他勉强睁开双眼,一行小鸟从他身下飞过……

    哥们儿这是真一飞冲天了呀!

    下面是车水马龙的繁华街景。

    他还在按照长抛物线的弧度运作,好在在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以后,如今已经是呈下坠趋势了。

    离地面越来越近了。

    值得庆幸的是,再往前,是香湖景区。

    环境优美,远离喧嚣,关键是,人少。

    掉下去万一脸着地不怕被人看见。

    话说不知道自己现在肉身达到什么强度了,这么高摔下去会不会受伤啊?

    虽然没试过,但徐添总感觉,就算真摔了,应该也不至于太惨吧。

    毕竟现在皮糙肉厚的……

    香湖其实是个人工湖,好像是哪一任市领导想改善一下萧然区的风水,特地花大代价搞出来的,听说是个相当高级的风水局。

    为此,好多厂子和住宅区都被拆迁掉沉湖底里了,别说,效果还真挺不错,最近几年萧然区经济高速发展,起码房价已经涨到和一线城市差不多档次了……

    ……

    对于一个和姜太公有同样喜好的退休老人来说,有什么是比拿着女婿买的进口钓鱼竿,安安静静地在宽阔的香湖旁坐一下午更惬意的呢?

    当然前提是不会有个跟人比赛三级跳然后一蹦就从二十公里外飞过来的傻帽掉到湖里把鱼吓跑……

    徐添只是临时的跳水运动员,虽然他落水的姿势很帅,但显然动作并不标准,溅起的水花起码有两米高……

    当水花在这位戴着蓝色鸭舌帽的退休老人面前盛放的时候,被猝不及防泼了一身的老人家吓得两眼一下子瞪得滚圆,手一抖,那根昂贵的进口钓鱼竿就直接掉水里了……

    【来自苟富贵的怨气,+699!】

    巨大的惯性使然还在继续往水底沉的时候,徐添被脑子里跳出的这个大额收入整乐了。

    呵呵,居然还真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话说自己关注的点貌似不太对啊?

    刚才自己落水的时候,旁边那个钓鱼的大爷好像不太乐意来着……

    这个怨气肯定就是那个大爷的吧。

    好在,祖籍在乡下生长于大山的徐添还是挺精通水性的,毕竟童年天热的时候没少扎河里游泳,四肢熟练地运动起来,整个人就轻飘飘往水面上窜去。

    爬上石阶的时候他还顺手把那根钓竿捞了起来,送还到一脸怒容的老人家手里。

    “从哪飞来的动静这么大?吓死个人。”

    名叫苟富贵的老人抹了把脸,没好气地接过钓竿,拎起折叠板凳和旁边那只水桶就起身要走,还不忘瞪他一眼。

    “emmm……真不好意思啊……”

    徐添也是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是自己飞来横祸,打扰了对方在禁止垂钓的告示牌旁边钓鱼的雅兴,当即就上前想帮老人拎水桶拿钓竿什么的以作补偿,结果舌头一快说成了:“老东西,大爷我来帮你拿。”

    老人家闻言顿时惊怒地又回头看他:“???”

    【来自苟富贵的怨气,+773!】

    徐添:“???”

    “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

    老人气得三步并做两步离开了。

    天啦撸,口误,这是口误啊大爷!真是口误啊!

    我是想说老大爷,东西我来帮你拿的啊……

    ……

    “呼……吸……”

    一幢28层的顶楼上,徐添正在做深呼吸——一方面平复刚才从下面跳上来的那种惊惧感,一方面也是在为他接下来继续往前跳做准备。

    现在都已经五点多了,他必须尽早赶回学校去上课,按常规的交通方式打车或者公交车,正常行驶都要四十几分钟,再加上现在是晚高峰,堵车概率几乎百分百,肯定是要迟到的。

    而迟到,是要降低学习质量的。

    扣钱是无所谓,是真的无所谓,他可不是那么物质的人,他只在乎学习,当然这话说出来他自己也不信。

    为免跳太远无法控制落点,这次他没再全力,就怕蹦太猛了把脚底下的必贵园楼给蹦塌了,到时候本来就已经臭名昭著的必贵园又要因为质量问题惨遭网友唾骂,估计还会有一大群必贵园的买主拉起“还我五星级家园”的横幅去售楼处游街。

    维护治安人人有责,徐添当然不会允许那样令人愉快的事情发生,所以他轻轻地跳了一下,都没怎么用力。

    至于神力就更不会用了。

    还好,这次力度把控得不错,堪堪就落到对面的楼顶上。

    感觉也没那么难嘛。

    熟能生巧,尝试着跳过几栋楼之后,他就越来越大胆了,开始连蹦三四幢楼,最后慢慢到了能精准跳到目光所及之处的程度。

    “呀吼——”

    夕阳西下,一道矫健的人影在都市的钢筋水泥上恣意蹦跶,他跑步的速度比汽车还快——不光比疾驰的汽车快,更和此时下方拥堵得水泄不通的汽车形成了鲜明对比。

    “感觉变成了蜘蛛侠啊,比看美国大片刺激多了。”

    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呼吸着劲风,他发丝飞扬,纵身于都市水泥群山之巅,好不快意。

    “……”

    一间高层商品房里,一个鼻涕都快流到嘴里的小屁孩正边舔着棒冰欣赏窗外满天的火烧雾霾,冷不防看到徐添从这栋楼突然跳到三栋楼外的楼顶,快融化的半根棒冰顿时“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刚吸进鼻子的那一条青黄色的鼻涕柱子顿时又落了下来。

    “妈妈!”

    ————

    感谢曾经秒过只猪、mosquito苏、闹市中的过客打赏的1000起点币!

    感谢英特尔124、书友20190529打赏的600起点币!

    感谢书友180216105、八卦炉(话说兄弟多久没冒泡了?)、ablsk、若遗笑千古、某年对某人说的某话、文昌竹、风亦翩翩、打赏的500起点币!

    感谢书友20180902、洪怀宇、咳咳我是男的、疯人院精神病1号、此人超载、鬼之星系未来、书友151020102、香烟配不上咖啡、海狮hs、书友161205122、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