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貌似大魔王 > 042、必有所图
    徐国成夫妇最后坐下来和徐添亲切交谈。

    有多亲切,二老的怨气+35,+69,+29,+32……

    徐添:???

    闹呢?

    我是做了什么这么对不起你们要这么怨我啊……

    都特么不肯消停了?

    最后还是作为女人的蒋丽忍不住了,阴阳怪气地开口:“阿添,有茶吗?你大伯口有点渴。”

    哦……原来是介意我没给你们泡茶啊。

    徐添暗笑,回驳道:“没有茶叶,小孩子不喝茶的。”

    【来自蒋丽的怨气,+199!】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72!】

    徐国成说:“没茶也没事,白开水也行……”

    “好的。”徐添于是起身,走到一旁桌子上拿了只玻璃杯。

    徐国成看了老婆一眼。

    那意思很明显,这小子总归算是有点眼力见,稍微提醒下还知道给我们去倒水。

    然后就看到徐添拿着一只空杯子走过来,然后放在他面前,道:“旁边热水壶里有水。”

    徐国成夫妇:“???”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138!】

    【来自蒋丽的怨气,+299!】

    二人有些惊异地看着徐添:你这意思是让我们自己倒??

    你是认真的吗?

    你确定你真的是这样做晚辈的吗?

    徐添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就是很想呵呵罢了,你们当年对待我们也没有长辈该有的样子啊,那难道还指望我们当你们是长辈?

    当初逼自己卖房子,不卖就让自己带着弟弟妹妹滚出去的时候,这两位尊敬的长辈可就差拿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了啊。

    就是有这些人,老仗着自己年长或辈分高倚老卖老,自己年纪大不尊重人欺负人是应该的,年纪小的不尊重人就是目无尊长没大没小。

    徐添重新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也不问,就等这两个老黄鼠狼自己开口,看看他们来拜年到底是图鸡毛呢还是图鸡蛋呢。

    寒暄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之后,徐国成最终还是在蒋丽不断的眼神催促下,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阿添,你知道觉醒者吗?”

    这就是一句废话,徐添懒得回答,这年头还有谁不知道觉醒的事情?

    话说你们来不会就是专门来问我知不知道这回事吧?

    看徐添不说话,徐国成也就当他默认了,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现在全国各地都已经有人陆续受到神女病毒影响觉醒异能,但是我跟你说,虽然觉醒的人数很少,但其实,每个人都有觉醒的潜质!”

    徐添:“哦。”

    我假装信你的鬼。

    你说异能天赋是大白菜就是吧。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19】

    徐国成又继续说道:“但是为什么很多人没有觉醒呢,那是因为很多原因,环境的因素,心态的因素等等都有关系,而且每个人觉醒需要的环境、情绪都不一样,这就导致很多人基本上很难觉醒。”

    徐添:“哦。”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23】

    徐国成:“之前那个体检测试你应该也经历过了吧,我告诉你,其实那个测试其实是无效的,不好去相信他。”

    徐添:“哦。”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37】

    徐国成:“那个测试结果出来,不管你是不是有觉醒资质,都不能相信,除非你真的觉醒了,要不然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天赋测试出来。”

    徐添:“哦。”

    他估计自己这位好伯伯根本就是胡扯,那东西要真那么不靠谱,怎么会测出他的天赋?而且还精确地测出是低等天赋。

    不过他低调,他不说,任凭这位好伯伯自吹自擂。

    反正印象中这位伯伯就不是讲道理的人。

    讲道理的人也不会逼着三个可怜的孤儿放弃自己父母的遗产。

    就是到了这会儿他还摸不清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54】

    徐国成已经有点懊恼了,你哦哦哦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在敷衍我吗?

    虽然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知道还得耐着性子继续往下讲,但他还是忍不住劝导道:

    “阿添,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血浓于水,虽然以前有点过节,伯伯也承认我确实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那时候把你们赶出来也只是一时气话,但如果你们没有较真,伯伯是肯定不会让你们走的。”

    徐添:“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必要解释。”

    早干嘛去了,现在来解释?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199!】

    徐国成又被噎得难受,但还是强压下心头的不满劝说道:“当年,我托你爸帮你那个不成器的哥安排一份体面的公职工作,对你爸来说,那明明轻而易举,可是你爸偏偏就不同意,这事儿我也是挺怨你爸的,后来你爸死了,我多少有点迁怒你们,你们也别往心里去,就像你说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以前的种种都让他过去吧!彼此多点理解。”

    徐添:“我不理解。”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209!】

    “安排工作靠的是实力,不是关系,贵公子找不到工作和我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徐添很不客气地道。

    【来自徐国成的怨气,+247!】

    【来自蒋丽的怨气,+213!】

    蒋丽面色一下子变得很阴沉,一副心思很重的样子别过头去,耸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好在忍住没说。

    这倒是有点……忍辱负重的意思?

    这让徐添更加确定这两位黄鼠狼亲戚此来必有所图。

    就是不知道到底在图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