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貌似大魔王 > 027、祸害遗千年
    方铎邀了沃正齐两人一起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沃正齐不知怎么地居然打了个饱嗝。

    徐添:“吃饱了?”

    【来自沃正齐的怨气,+175!】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徐添循声看去,现在已经轮到裘凯明抽血,而他面前的那支新的检测笔端,此时正闪耀着鲜红的光辉。

    即便是大白天,这盏灯也亮得很明显。

    “这么神奇,居然真的会亮!”

    之前质疑检测器具的孟新建惊叹道。

    “卧槽!”

    裘凯明喊出来的。

    作为当事人的他这一刻简直激动坏了!

    有异能啊!

    老子居然真的有异能啊!

    这特么是要发达了的节奏啊!

    “恭喜你,你身上具备低等潜质的异能。”

    给他做测试的白大褂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多出了一丝笑容。

    裘凯明:“d等?天赋资质等级么?是不是还有abc和efgh等?”

    白大褂:“不是,是低中高等和超等,你是低等,也就是最差的天赋。不过也不错了,总比没有强。”

    裘凯明脸上夸张的笑容慢慢收敛了下来。

    有异能天赋,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可为什么现在突然就高兴不起来了啊?

    但是正如白大褂说的,有总比没有强,之前十多个同学一个有天赋的都没有。

    这样一想他就平衡了。

    此时此刻,在场大部分人心中除了震惊之外就一个想法:我去,为什么偏偏是他??

    裘凯明啊,本班大混子,出了名的祸害啊!

    谁有异能不好,偏偏是他?

    真的是醉了!

    徐添有话直说道:“这就是祸害遗千年啊!”

    【来自裘凯明的怨气,+237!】

    这句话说出了大部分人不敢说的心声——但裘凯明就算再不是东西,以后随时可能觉醒成为异能者啊,万万得罪不起啊。

    徐添你真特么牛逼啊,真的是没有什么人是你不敢怼的啊!

    “怎么,不服啊?不服有本事你也给我把灯弄亮了看看?”

    裘凯明白了徐添一眼,可嘚瑟了。

    白大褂:“下一个!”

    牛云回头看看徐添:“你之前玩过这东西?”

    徐添:“没有。”

    牛云:“那你怎么知道这玩意儿遇到异能天赋会发光?”

    徐添给了他一个理所当然到让人心碎的回答:“不知道啊。”

    【来自牛云的怨气+37】

    特么和这家伙怎么连日常讲话都这么气呢?

    又测过了八个人,还是没有一个亮灯,方铎,沃正齐孟新建他们无一例外都很失望地回来了。

    牛云之后,总算到了徐添了。

    裘凯明站在一旁,双手抱胸,歪着脑袋戏谑地看他,满眼都是挑衅。

    姓徐的你不是很吊么,让老子看看你是怎么从失望到绝望的!

    白大褂拿起一支新换的测试笔,接过徐添的手,用测试笔的针扎破了他的中指肚。

    徐添近距离观察这支测试笔,尖端的那盏灯看上去是一种类似水晶的物质。

    不出徐添本人的意外,红光亮起。

    因为他得到系统至今,只尝试性地复制过公交车上那个黄毛的低等火系亲和力天赋。

    天赋算是最差的了,但他也算是有天赋的人了。

    测试笔会亮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

    于是,继裘凯明之后,又是一阵骚动。

    所有人看徐添的目光完全不一样了!

    【来自裘凯明的怨气,+197!】

    看着跳动的余额,徐添乐了,虽然打你脸了,也犯不着这么大怨气吧!

    徐添看了脸色铁青的裘凯明一眼,叹了口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可我一直都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但为什么异能天赋跟大白菜似的,谁都能有……”

    全体同学:“???”

    【来自裘凯明的怨气,+209!】

    【来自……】

    ……

    顿时一大波收入来袭!

    居然有二十多个人贡献了怨气值,加起来超两千了!

    这话虽然是针对裘凯明的,但他无意中扎的是更多人的心。

    特别是沃正齐等人,我靠我们还在为没天赋伤心呢,你特么公然嘚瑟,嘚瑟个毛啊?

    什么叫异能天赋跟大白菜似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连大白菜都不如咯?

    徐添一愣,看着周围人不满的表情,他倒还真没想到自己这话居然还附带群攻效果,并且杀伤力这么巨大……

    哈哈哈哈哈真喜出望外啊!

    收入这么可观,徐添忍不住想再接再厉,于是一脸与异能深仇大恨的样子:“这异能我真不想要,谁要谁拿去!”

    【来自……】

    ……

    浩浩荡荡又是一千多的怨气值到账!

    同学们一听顿时更加愤怒了呀!

    我靠你特么够了啊!还嘚瑟没完了是吧!你有天赋了不起啊!你有天赋吊死了啊!

    有一则寓言故事,某人请客,见有些客人没来,主人说:“该来的没来。”已经来了的一些人心想看来自己是不该来的。自感不受欢迎,拂袖而去。请客者又说:“不该走的又走了”于是,其他的人也都走了。

    徐添就有点属于这类人的意思,只不过他不像这则寓言的主人公那样经常会有无心之过。

    他大部分都是有意怼人。

    “我去不是吧,阿添你也太牛了吧!”

    在徐添身后,沈潘两只眼睛都瞪大了,他倒是心态好,发自内心为自己的死党感到高兴。

    徐添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退场了,接着就到了沈潘。

    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沈潘的测试笔亮了。

    而且不是标志着低等天赋的红色光辉。

    而是换成了有点刺眼的金色光芒!

    ————

    震惊!书友20171005打赏了10000起点币!恭喜他成为本书第一位舵主!

    感谢咳咳我是男的打赏2000起点币!

    感谢神之深渊打赏的500起点币!

    感谢书友20180722、蓝色的天啊、书痴中的战斗机、荒城的旧梦、雪留不归人、kanshu0070、冬天的大学、书友20190409打赏的100起点币!

    也感谢各位的推荐票!

    谢谢你们,在这么痛苦消沉的阶段,能遇到这么多暖心的陪伴者,真的是我莫大的荣幸。

    诚挚地祝福各位支持老牛的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