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九十九章 安抚
    竹林是个很好的护卫,好的意思是,对于陈丹朱的要求从来不问,只去做。

    这还是他第一次质问。

    陈丹朱似乎不明白,眨眨眼一脸无辜不解:“我不想怎样啊,我就是感叹一下,竹林,你不觉得这房子不错吗?”

    呸,竹林才不信呢,警惕的看着陈丹朱。

    听到翠儿说的消息后,陈丹朱就让他去打听怎么回事,这是摆在明面上的大案,竹林一问就清楚了,但具体的事听起来很正常,仔细一想,又能察觉出不正常。

    这是有人做局坑了曹家。

    竹林一开始以为是皇帝的意思,毕竟这一段的确有很多反对改名啊,怀念吴王,甚至话里话外认为皇帝这样做不对的话流传——所以陛下要杀鸡儆猴。

    竹林当时很紧张,想到了陈丹朱说的话:“不是所有的战场都要见血肉刀枪的,天下最凶猛的战场,是朝堂。”

    所以将军留他在这里是要盯着。

    嗯,虽然将军没这么说,但,他既然在这里,京城发生什么事,皇帝有什么动向,怎么也得给将军描述一下吧——

    他紧张的继续认真的调动各种人脉手段又不露痕迹的打探,然后发现是虚惊一场,这根本与皇帝无关,是几个小官吏意图讨好西京来的一个世家大族——这个世家大族看中了曹家的宅子。

    总之这看起来由皇帝出面罪名忤逆的大案,其实就是几个不上台面的官吏搞得把戏。

    竹林明白了,犹豫一下没有将这些事告诉陈丹朱,只说了曹氏怎么被举告怎么有证据皇帝怎么判定的表面的人人皆知的事告诉她,但是——

    陈丹朱一边用小刀切猪头肉吃一边漫不经心的听他讲完,放下小刀就说:“进城,我去看看曹家的房子。”

    竹林当时汗毛就竖起来了!但他又不能说不去,否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此时来了看了,陈丹朱又说了这样的话,她没想法才怪呢。

    竹林肃容道:“丹朱小姐,这件事你不要管。”

    这种事都是小人物的把戏,就像一张蜘蛛网,看起来不起眼,一旦惹上牵一发而动全身——丹朱小姐已经在吴民眼中声名狼藉,再得罪了西京来的权贵,她这是与所有人为敌啊。

    日子就休想过安稳了。

    陈丹朱看着竹林,收起笑脸认真的点头:“竹林,这件事我不管的。”

    竹林将信将疑,阿甜听不懂,看看竹林看看陈丹朱保持安静。

    “我之所以来看,关心这件事,是因为我也有宅子。”陈丹朱坦诚说,“你上次也见到了,我家的房子比曹家要好的多,而且位置好地方大,皇子公主住都不委屈。”

    竹林点点头,有些明白了。

    陈丹朱再看前方曹氏的宅院,曹氏的痕迹短短几日就被抹去了。

    “曹氏没有功没有过,是个温和纯良还有好名声的人家,还能落的这般下场,我家,我父亲可是声名狼藉,对吴国对朝廷来说都是罪人,那谁要是想要我家的宅子——”

    阿甜啊的一声,终于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事,虽然只在门口见过一次那个窥探房子的男人!

    “小姐,谁要是抢我们的房子,我就跟他拼命!”她喊道。

    她想哭,但又觉得要坚强不能哭,小姐都不怕她更不怕——然后话音落,陈丹朱的眼圈红了,有眼泪从白皙的脸上滑落,掉在脖子里的斗篷毛裘上。

    “这房子是姐姐留给我的。”她声音哽咽,“原本就是让我卖了谋生,如果因为它而阻断了生路,我也只能——”

    “小姐不用担心。”竹林听不下去了打断大声道,“我会给将军说这件事,有将军在,那些宵小休想染指小姐你的家产。”

    陈丹朱看向他还没说话,阿甜已经跳过来抓住他的胳膊用力的摇晃:“你必须告诉将军,不能让他们欺负我们小姐!”

    竹林点点头:“我会的。”心中担心的事放下,看着这两个娇弱的女孩子,竹林又恢复了沉稳,“其实曹家被害都是一些小手段,这些手段,也就坑一下能入坑的,他们用不到丹朱小姐身上。”

    陈丹朱点点头:“我懂。”她轻叹一声,再看了眼曹氏家宅,“走吧。”

    说罢坐进车厢内里。

    阿甜对竹林道:“竹林大哥,我已经攒了好些钱了,马上就能还上你的钱了。”

    竹林对她一摆手:“上车。”

    马车在依旧热闹的街上穿行,阿甜这次没有心情掀着车帘看外边,她感觉到变成吴都的京城,除了繁华,还有一些暗潮涌动,陈丹朱倒是掀起了车帘看外边,脸上当然没有眼泪也没有忐忑愁苦。

    这事也在她的预料中,虽然没有了李梁,但想要踩着吴人谋利的人多了去了。

    她也的确不管曹家这件事,这跟她无关,她怎么冲上去喊打喊杀要死要活?而且皇帝赦免了曹氏的罪过,只是把他们赶出去而已,她咄咄逼人反而给别人递了刀子把柄,除了自寻死路,一点用都没有。

    找到陷害曹家的人又能怎样,吴国的世家大族还有别的,而新来的缺少房屋田产的人也多得是。

    吴都的动荡,吴民的阵痛,是不可避免了。

    陈丹朱放下车帘,她不是神仙,反而是连自保都不容易的弱女子。

    铁面将军说得对,她除了能给李梁下毒,还能毒死谁?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噗嗤笑了。

    阿甜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现在小姐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她都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别想那么多了。”陈丹朱从斗篷里伸出一根手指点阿甜的额头,“快想想,想吃什么,我们买什么回去吧,难得进城一趟。”

    是哦,现在好忙哦,又是做药又是帮忙卖茶,都没有时间进城,虽然可以使唤竹林跑腿,但有些东西自己不看着买,买回来的总觉得不太满意,阿甜忙认真的想。

    陈丹朱果然没有再提这件事,就算茶棚里闲谈议论中接连又多了好几件类似曹家的这种事,她也没有让再去打听,竹林开始放心的给铁面将军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