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九十六章 关切
    虽然因为这个姑娘的关切而掉泪,但刘小姐不是小孩子,不会轻易就把悲伤说出来,尤其是这悲伤来自女儿家的亲事。

    “谢谢你啊。”她挤出一丝笑,又主动问,“你来买药吗?我听我父亲恍惚说你是要开药铺?”

    陈丹朱点点头:“我喜欢医术,就想自己也开个药铺坐堂问诊,可惜我家里没有学医的人,我只能自己慢慢的学来。”说罢满眼羡慕的看着刘小姐,“姐姐你家祖上是太医,想学的话多方便啊。”

    虽然也没有觉得多好——但被一个好看的姑娘羡慕,刘小姐还是觉得丝丝的开心,便也自谦的夸她:“你比我厉害,我家里开药堂我也没有学会医术。”

    陈丹朱对她一笑,转头唤阿甜:“糖人给我。”

    适才陈丹朱坐下排队,让阿甜出去买了两个糖人,阿甜还以为小姐自己要吃,挑的自然是最贵最好看的糖美人——

    没想到小姐是要送给这位刘小姐啊。

    阿甜忙递过来,陈丹朱将其中一个给了刘小姐:“请你吃糖人。”

    小孩子才喜欢吃这个,刘小姐今年都十八了,不由要拒绝,陈丹朱塞给她:“不开心的时候吃点甜的,就会好一点。”

    这样啊,刘小姐没有再拒绝,将漂亮的糖人捏在手里,对她真诚的道声谢谢,又几分酸涩:“祝愿你永远不要遇到姐姐这样的伤心事。”

    陈丹朱笑了笑:“姐姐,有时候你觉得天大的没办法度过的难事伤心事,可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呢,你放宽心吧。”

    话说起来都是很容易的,刘小姐不往心里去,谢过她,想着母亲还在家等着,还要再去姑外婆家善后,也无心跟她攀谈了:“以后,有机会找你玩啊,你家就在城里吧?”

    陈丹朱点点头不回答只说:“好啊,你快去忙。”

    刘小姐上了车,又掀起车帘再对她一笑,陈丹朱笑吟吟摆摆手,车子摇摇晃晃向前疾驰,很快就看不到了。

    刘小姐这才坐好,脸上也没有了笑意,看着手里的糖人呆呆,想着小时候父亲也常常给她买糖人吃,要什么样的就买什么样的,怎么长大了就不疼她了呢?

    她将糖人送到嘴边舔了舔,满口甜甜,好像真的心情好了点,怕什么,父亲不疼她,她还有姑外婆呢。

    父亲要她嫁给那个张家子,姑外婆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只要姑外婆不同意,就没人能逼迫她。

    刘小姐再看手里的糖人,是个衣裙飘飘发鬓高挽的琉璃美人——她也是个美人,美人当然要嫁个如意郎君。

    她的如意郎君一定是姑外婆说的那样的高门士族,而不是寒门庶族连个浊吏都当不上的穷小子。

    陈丹朱看这刘小姐的马车远去,再看回春堂,刘掌柜依旧没有出来,估计还在后堂悲伤。

    看刘小姐这意思,刘掌柜得知张遥的消息后,是不肯毁约了,一边是忠义,一边是亲女,当父亲的很痛苦吧。

    阿甜看她一直看堂内,想了想,将手里的另一个糖人递过来:“这个,是要给刘掌柜吗?”

    父女两个吵架,一个人一个?

    陈丹朱哈的笑了,从她手里拿过糖人,嘎吱咬了口:“这个是安慰我的呢。”

    其实刘家父女也不用安慰,等张遥来了,他们就知道自己的伤心担心争吵都是多余的,张遥是来退亲的,不是来缠上他们的。

    当然她也没有觉得刘小姐有什么错,正如她那一世跟张遥说的那样,刘掌柜和张遥的父亲就不该定下儿女婚约,他们大人之间的事,凭什么要刘小姐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承担,每个人都有追求和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嘛。

    这个时候张遥就来信了啊,但为什么要两三年才来京城啊?是去找他父亲的老师?是这个时候还没有动进国子监读书的念头?

    进国子监读书,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吧?国子监,嗯,现在吴都的还不叫国子监,叫太学——陈丹朱坐在马车上掀起车帘往外看:“竹林,从太学府那边过。”

    一会儿药行一会儿回春堂,一会儿糖人,一会儿哄小姐姐,又要去太学,竹林想,丹朱小姐的心思真是太难猜了,他轻甩马鞭转向另一边的街,新年期间城里更是人多,虽然吆喝了,还是有人差点撞上来。

    此人身穿锦袍,面容儒雅,看着年轻的车夫,其貌不扬的马车,尤其是这莽撞的车夫还一副木然的表情,连半点歉意也没有,他眉头竖起来:“怎么回事?街上这么多人,怎么能把马车赶的这么快?撞到人怎么办?真不像话,你给我下——”

    他的呵斥还没说完,旁边有一人抓住他:“任先生,你怎么走到这里了?我正找你呢,快随我来——”

    任先生踉跄被拉住走到一旁去了,街上人多,分开路给马车让行,瞬时把他和这辆车隔开。

    任先生站稳脚再看过来时,那车夫已经过去了。

    “哎,你看这,这也太没规矩了。”他皱眉恼火,回头看拉住自己的人,这是一个年轻的公子,眉眼俊秀,穿着锦袍,是标准的吴地富贵子弟仪态,“文公子,你为何拉住我,不是我说,你们吴都现在不是吴都了,是帝都,不能这么没规矩,这种人就该给他一个教训。”

    文公子没有跟着父亲去周国,文家只走了一半人,作为嫡支公子的他也留下来,这要多亏了陈猎虎当表率,就算吴臣的家人留下来,吴王那边没人敢说什么,万一这臣子也发横说自己不再认大王了,而吴民就算多说什么,也不过说的是陈猎虎带坏了风气。

    此时听到这任先生说要给那人一个教训,他的脸上浮现奇怪的笑。

    教训?那就算了,他适才一眼看到了车里的人掀起车帘,露出一张明艳娇媚的脸,但见到这么美的人可没有半点旖念——那可是陈丹朱。

    曾经想要教训她的杨敬现在还关在大牢里,翩翩公子熬的人不人鬼不鬼,还有张监军,女儿被她断了攀附皇帝的路,无奈只能攀附吴王,为了表忠心,拖家带口一个不留的都跟着走了,听说现在周国处处不习惯,家里鸡飞狗跳的。

    不过,他当然也想要教训陈丹朱,但现在么,他看了眼任先生,这个任先生还不够资格啊。

    暂且不急,吴都现在是帝都了,皇亲国戚权贵渐渐的都进来了,陈丹朱她一个前吴贵女,又有个身败名裂的爹——以后有的是机会。

    “任先生,不要在意这些小事。”他含笑道,“来来,你想要的那种宅院,可找到了?”

    提到衣食住行的大事,任先生心头沉重,叹口气:“找是找到了,但人家不肯卖啊。”

    文公子眼珠转了转:“是什么人家啊?我在吴都土生土长,大概能帮到你。”

    任先生当然知道文公子是什么人,闻言心动,压低声音:“其实这房子也不是为自己看的,是耿老爷托我,你知道望郡耿氏吧,家中有人当过先帝的老师,现在虽然不在朝中任要职,但是一等一的望族,耿老太爷过寿的时候,皇帝还送贺礼呢,他的家人马上就要到了——大冬天的总不能去新城那边露宿吧。”

    世家耿氏啊,文公子当然知道,眼神一热,所以父亲说得对,留在这里,他们文家就有机会结交朝廷的望族,然后就能有机会飞黄腾达。

    “任先生。”他道,“来茶楼,我们坐下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