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八十七章 送别
    陈丹朱不知道那一世铁面将军什么时候进入的吴都,又什么时候离开。

    上一世是李梁攻破吴国,吴都这里只能听到李梁的声名。

    铁面将军在吴都扬名是因为打了李梁,当时卖茶老妇的茶棚里来来往往的人讲了足足有半个月。

    有一天,街上走来一辆车,车里坐着铁面将军,没有旗帜招展兵马开路,民众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李梁知道,为了表示尊敬,特意跑来车前拜见。

    车在路上停下来,铁面将军将车门打开,对李梁招手说“来,你过来。”李梁便走过去,结果铁面将军扬手就打,不提防的李梁被一拳打的翻到在地上。

    但这还没完,铁面将军又喊了一声,他的亲兵围住了李梁,李梁的亲兵懵了没反应过来,李梁倒在地上被一群人围殴——

    李梁的亲兵们回过神,冲上来,两方兵马在大街上混战,整个吴都都乱了,吓的民众以为吴都又被攻破了。

    皇帝把铁面将军训斥一通,后来有人说铁面将军被赶出吴都,也有人说铁面将军继续领兵去打齐国,总之李梁在家中躺着一个月,铁面将军也在京城消失了。

    再后来,李梁便回避和铁面将军见面,铁面将军来过几次京城,李梁都不出门。

    不过现在没有李梁,铁面将军陪同皇帝进了吴都,也算是功臣吧,而且宣布了吴都是帝都,别人都要过来,他在这个时候却要离开?

    “是为了打仗吗?”陈丹朱问竹林,“齐国那边要动手了?”

    那怎么能说!军事机密好不好!竹林垂着头,其实将军走这件事也很保密的,也没有让他告诉陈丹朱的。

    他这算是泄密了。

    陈丹朱看竹林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对他翻个白眼。

    现在周王被杀,皇帝让吴王去当周王,虽然听起来还是诸侯王,但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权势,如今诸侯国只剩下齐国了——铁面将军离开吴都,傻子都知道是干什么去,还保密呢。

    “那你,你们是不是也要走了?”她问。

    这才是关键问题,以后她就没人手可用了?这可不好办啊——她现在可没钱雇人。

    说道这个竹林更伤心,将军没有让他们跟着走——他特意去问将军了,将军说他身边不缺他们十个。

    “不走。”他回答,不能再多说几个字,否则他的伤心都掩藏不住。

    陈丹朱忍住了自己的欢喜,轻咳一声:“我想着你们也不会走,将军这时候离开吴都,怎么也要留下人手好好盯着,吴都接下来必将风起云涌,局面不是战场胜似战场啊。”

    什么啊,真的假的?竹林看她。

    “竹林你这就不懂啦。”陈丹朱对他摇摆着扇子,认真的说,“不是所有的战场都要见血肉刀枪的,天下最凶猛的战场,是朝堂,铁面将军深受陛下信任吧?那肯定有人嫉妒,背后要说他坏话,他走了,朝堂搬过来了,那么多官员,皇亲国戚,你想想,这不得留人手盯着啊。”

    竹林听的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啊,行吧,她愿意把他们留下当成铁面将军故意安插眼线就当吧——嗯,对这个丹朱小姐来说,才是处处是战场吧,到处都是想要害她的人。

    不过这一打岔,他倒是没那么伤心了。

    “将军什么时候走?”陈丹朱将扇子放在桌上站起来,“我得去送送。”

    竹林忙道:“将军不让别人送。”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别人。”不理会他,唤阿甜,“来,帮我一起做点药,给将军当礼物。”

    阿甜应声是跟着她走了,竹林站在原地有些怔怔,她不是别人,是什么人?

    一队兵马在吴都外官路上却没有显得多么眨眼,因为路上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人,扶老携幼,车马拥挤的向吴都去——

    “陛下宣告迁都之后,四面涌来的人真是太多了。”王咸道,摇头叹气,“吴都要扩建才行,接下来好多事呢,将军你就这么走了。”

    铁面将军坐在车上,半开的车门掩藏了他的身影面貌,所以路上的人没有注意到他是谁,也没有被吓到。

    “你想的这么多。”他说道,“不如留下来吧,免得浪费了这些才能。”

    王咸跟他久了,最知道他的本性,这话可不是夸呢!

    他反驳:“这可不是小事,这就是立业和守业,守业也很重要。”

    铁面将军苍老的声音干脆利索:“我是领兵打仗的,守业干我屁事。”

    得了,怪他多嘴,王咸将兜帽拉上:“走,走,快走吧。”

    铁面将军的车马却没动,说:“竹林说要来。”

    竹林?王咸道:“他还要闹啊?你这干儿子现在怎么脾气渐长啊,说什么听令就是了,竟然还敢闹,这都是跟那女人学的吧,可见那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的话没说完,都城的方向奔来一辆马车,先入目的是车前车旁的护卫——

    竹林等人手中甩着马鞭大声喊着“让开!让开!紧急军务!”在拥挤的大路上如劈山开路,也是从未见过的嚣张。

    路上的行人慌张的躲避,你撞到我我撞到你人仰马翻喊声一片。

    不过没有人抱怨,吴都要变成帝都了,天子脚下,当然都是要紧的事务——虽然这个要务的马车里坐的似乎是个女子。

    ......

    ......

    “将军,将军,你怎么说走就走了?”陈丹朱扶着阿甜下了马车,伸手掩面开口就哭,“要不是我让竹林去宫里问,就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

    这话听起来像咒他要死一样,铁面将军铁面后的眉头皱了皱,不过这一次不管她说什么,只盯着她看——

    这姑娘穿着一身素白衣裙,不知道是不是太穷了饿的——据说没钱了借竹林的钱开药铺——人越发的瘦了,轻轻飘飘,扶着丫头,哭哭啼啼,袖子掩盖下露出半边脸,梨花带雨,满面哀愁——

    就跟那日送别她父亲时见他的样子。

    陈丹朱扶着阿甜来到铁面将军的车前,泪眼汪汪看他:“将军,我刚送别了父亲,没想到,义父你也要走了——”

    一旁的王咸一口口水差点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