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六十六章 阻止
    这突然的弩箭让院子里一阵安静。

    “小姐,走吧。”护卫们心惊胆战,却半点不敢动,“墨大人——”

    室内的女人显然也知道墨大人的厉害,气恼的喊了声“走!”脚步向后去了,护卫们忙跟着退开,不忘对屋顶上的男人施礼。

    “不许走——”陈丹朱喊道,看着珠帘那女人身影消失,顿时急了,这一次还没看到她的样子!

    她抬脚要追,嗡的一声响,一只重箭落在她的脚前,疾风撞的裙角飞扬——

    “丹朱小姐。”身边的护卫们忙拦住她。

    陈丹朱看屋顶,屋顶的男人看着她,也只说了一个字:“走。”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几个跳跃远去了。

    陈丹朱再看室内,女人的声音脚步身形都不见了,那个婢女也跟着离开了,院子里只剩下他们,阿甜还晕倒在地上,门外得到消息的竹林等人也都进来了。

    适才陈丹朱把竹林等人留在李梁的家里,自己只带着四人出来说要随便看看——

    没想到她随便看的是这里,竹林神情复杂,他都不知道这里——

    他看着门上和地上的两只箭,还好有这两只箭来的及时,要不然现在就是一地的尸体。

    “丹朱小姐。”他说道,“将军请你过去。”

    陈丹朱看看向空空的室内,跑了,好,那她去跟他要人!她转身迈步,又喊声竹林,指着阿甜:“把她送回去。”

    竹林应声是,看着陈丹朱握着拳头一副要去打人的样子走了出去。

    “那,李梁的宅子还守着吗?”另一个护卫上前问。

    丹朱小姐让他们来做这件事的。

    “还守什么啊。”这丹朱小姐哪里是来守李梁宅子的,这是骗他们的话,还傻乎乎的问守不守,竹林将阿甜抱起来,没好气的说,“走了走了。”

    王宫的宫殿很多,铁面将军独霸了一间,宫殿外空荡荡,吴王的禁卫不来这里,也不需要朝廷的禁卫,殿内也是空荡荡,唯有铁面将军所在的地方摆满了文书信报舆图沙盘——

    陈丹朱被带进来时,铁面将军低着头看沙盘,看的很入神。

    “将军,丹朱小姐来了。”竹林说道。

    铁面将军嗯了声没有抬头,竹林低着头退了出去,殿内只剩下陈丹*******将军不说话,看也不看她,似乎不知道殿内多了一个人。

    陈丹朱才不管他是不是故意晾着自己,晾着自己是不是给下马威,看他不说话,陈丹朱就上前直接道:“那个女人是李梁的同党,为什么不让我杀了她——”

    “不是吧。”铁面将军打断她,抬起头,声音跟面具一样冰冷,“是老夫拦着没让她杀了你吧。”

    如果不是那个什么墨林突然出现,那个女人的确就要杀了她了——竹林是铁面将军的人,那墨林也是吧,陈丹朱被打断不说话了。

    铁面将军的话一句一句继续砸过来。

    “陈丹朱,你能杀谁啊?你真以为你多厉害呢?你不就杀了一个李梁吗?你能杀李梁是因为他没把你当敌人,你仗着的是他不提防,你真以为自己多大本事吗?”

    他将一块木板扔下绕过沙盘站到陈丹朱面前。

    “你有什么可得意的?可气势汹汹的?”

    铁面将军说完,看眼前的小姑娘低着头,单薄的身子微微颤抖,站的近又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小姑娘的长长的睫毛也在抖动——哭了吗?

    “将军说得对。”陈丹朱抬起头,对面前这张铁面笑了笑,“是我冒犯了,我已经杀了你们一个人了,竟然还想杀第二个,的确是不知天高地厚。”

    她再低头屈膝施礼。

    “我父亲如今里外不是人,声名狼藉,吴王没有了,吴地以后就收归朝廷,李梁这个先投靠朝廷的人,却被我杀了,这不是功劳,这是反而是罪,他的同党必然会报复我们,所以我才急了,怕了。”

    铁面将军看着低着头陈丹朱,哦了一声:“你是为这个查李梁同党的?所以这是误打误撞?”

    他的声音苍老,但又有些奇怪,就像喉咙被刀割平,听不出感情起伏,他信了还是没信啊,陈丹朱心里打鼓,抬起头看他:“是啊,我就猜到肯定会有同党的——没想到竟然就在附近。”她又挤出一丝苦笑,“我是不是该说,陛下威武啊。”

    铁面将军收回视线转身走回沙盘前,淡淡道:“丹朱小姐不用担心,陛下威武敢做这种事,也敢承受失败,我们能用李梁,你自然也能杀李梁。”

    陈丹朱顿时惊喜:“有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以后不查李梁同党了。”说罢再次施礼,“多谢将军出手相救。”

    铁面将军看她一眼:“但我不放心。”

    陈丹朱立刻要立誓:“将军,你相信我,李梁已经死了,他的同党我不管了——”

    “陈丹朱,你不要跟我装了。”铁面将军打断她,面具后视线幽冷,“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对你来说,那个女人可不是同党,而是仇人。”

    没有瞒过他,陈丹朱心里一凉,脸上做出不解的神情:“将军说的什么——”

    “陈丹*****将军打断她,“别去惹她,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吧。”

    陈丹朱突然心内悲凉,别去惹那个女人,当做不知道,可是她怎么能做到不知道——就在姐姐的眼皮下,姐姐一腔深情相待的身边,李梁他拥着另一个女人,恩爱,有子,可能他们还拿着姐姐的深情来说笑,来谋算。

    她姐姐上一世到死都不知道,而她就算重生一次,也连人家的面都见不到。

    “如果她是一个被李梁真的英雄救美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的女人,这件事因李梁起自然因为李梁终了,李梁死了,我也不会去为难这个女人。”陈丹朱看着面前的沙盘,脸上不再有先前的悲喜惊怕,卸去了那些故作的伪装,她神情平静,“但她不是。”

    她看着铁面将军。

    “将军,现在其实不是我去不去惹她,放不放过她,而是她会不会放过我们。”

    她说罢转身向外走去,铁面将军在后道“站住。”

    怎么?他现在就要为那个女人,他们的同伴,来解决她了吗?陈丹朱站着一动不动,也不回头,身形挺直,感觉到铁面将军走过来站在她的身后,一只手落在她的脖颈上——

    不是寒意森森的兵器,而是一块软软的布料,这可能是一块锦帕,她的脖子细长,锦帕竟然绕过一圈系上。

    “回去吧。”铁面将军道,收回了手。

    搞什么啊,让她白绫自尽吗?陈丹朱便大步向前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