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六十四章 不好
    陈丹朱真是气的一路咬着牙,眼泪都掉下来了。

    “小姐,到底怎么样?”阿甜急急问,“你别哭啊。”

    适才她没有跟着小姐回家,小姐让她引着护卫去别的地方,她在街上转了一大圈东买西买,然后让护卫把买的东西送回去再约好让来王家铺子前接,自己才赶来接小姐。

    陈丹朱站在街口,抬手擦了眼泪,咬住下唇:“欺人太甚啊,李梁他真是欺人太甚啊。”

    阿甜低声问:“问出来了?”

    陈丹朱告诉她要来问什么,李梁养着的外室,阿甜听到这个的时候吓了一跳,她不敢相信啊,她从十岁跟着陈丹朱,也常常去陈丹妍家,自然知道这夫妻二人是怎么样的恩爱——

    但又一想,李梁都能背弃吴王,背弃夫妻情深也不算什么。

    陈丹朱看着前方:“外宅在青溪桥。”

    阿甜哦了声,旋即也瞪眼:“青溪桥,姑爷家就在那里啊,他,他——”

    陈丹朱冷冷一笑:“是,就在他家附近,姐姐的眼皮底下。”

    陈丹朱都不知道该说李梁胆子大,还是该说他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个女人他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家附近。

    陈丹朱以为那个女人要么在李梁的老家,要么在吴地以外的地方,毕竟那女人是朝廷的人,身份还不低。

    所以她一直没机会也没敢查问,铁面将军的护卫一直看着她呢,他们肯定知道那女人的存在,她不敢打草惊蛇。

    没想到竟然就在眼前,而且据长山上林交代,那个女人一直都在吴都,李梁去了前线,朝廷和诸侯王列兵对战,她都没有离开,李梁说,吴都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梁说的没错,对那个女人来说吴都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更是——朝廷和吴国胜负已定,这里将收归朝廷,陈猎虎也成了被人唾弃声名狼藉之人。

    所以现在那个女人可能还在这里,陈丹朱深吸一口气:“走,我们去看看。”

    阿甜有些紧张:“就我们两个人吗?”

    要不从家里叫人来,如果是这种事的话,家里应该会肯派人帮忙的。

    那个女人身份不一般,不知道身边有多少人护着,而且他们在暗,如果她带的人多说不定反而见不到,所以陈丹朱适才询问都没有让管家在场,问的也很含糊,更没有从家里要人——

    “去,把竹林的人叫来。”陈丹朱抿了抿嘴,眼神闪闪,她用铁面将军的护卫,对那个女人来说就是他们的自己人,肯定不提防,“我们就说是去姐夫家找东西。”

    .....

    .....

    竹林也接到护卫递来的新消息,陈丹朱去陈家求父亲,阿甜则让车带着她到处买东西,说家里肯定不会一时半时就原谅小姐,还是要回桃花观,那个护卫买了一堆吃的喝的用的,被催着往桃花观送回去。

    “说是今天晚上要吃,送回去厨房先准备。”这个护卫说道,又补充一句,“我看明天晚上也吃不完,好多呢。”

    竹林嗯了声,这个丹朱小姐真是贵女,都遇上这么多事了,还总是随意的买东西,大手大脚——

    他再看了眼,见护卫还站着不动。

    “去继续盯着啊。”他皱眉催促,“别只在王家铺子前等着。”

    那护卫对他伸出手:“竹林哥,钱,买东西花了不少钱呢。”

    竹林对他瞪眼,要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一咬牙扯下钱袋,准备数钱:“花了多少——”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护卫一把都抓过去。

    “我都拿着吧。”护卫说道,“待会儿回去可能还要买东西。”

    竹林气结,劈手要去夺:“回去我跟着车,不用你操心。”

    两人正拌嘴,又一个护卫急急来:“丹朱小姐回来了,说要把所有人都叫上。”

    “她要回去了吗?”竹林问。

    把所有人都叫上什么意思?出门有个赶车的就可以啊,其他的人,她装作没看到,他们装不存在。

    新来的护卫神情古怪道:“不是,说要去抄个家。”

    抄家?她能抄谁的家?

    “说是李梁的家。”护卫道。

    李梁的家也算是陈丹妍的,李梁的父母亲戚都没有在都城,家里只有婢妾仆从,其中还有不少是陈丹妍成亲的带过去的,所以李梁获罪,陈猎虎并没有把李梁家的人抓起来。

    “丹朱小姐说被赶出陈家,山上住着不方便,她就打算去李梁的家住。”

    听到这个解释,竹林有些无语,好吧,这也是丹朱小姐能干出的事。

    他们真是被使唤的什么事都要做了。

    竹林先去跟铁面将军将这件事说了,铁面将军正和王咸说话,王咸听完了皱眉:“这小姑娘一天天怎么总是在惹是生非?”

    铁面将军道:“惹是生非又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吗?”王咸瞪眼,难道惹是生非还有别的意思?

    铁面将军道:“对我们没坏处的就不是。”他指了指桌面,“别分心了,快点看这些,齐王可不如吴王好对付。”

    王咸收回心思,还是说这些大事有趣,这个小姑娘的事他可一点也不想听到了,他兴致勃勃翻开送来的各种信报。

    竹林见他们说正事便安静的退了出去。

    门外等候的护卫在问:“怎么样?将军让我们去跟丹朱小姐抄家吗?”

    竹林心想,将军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说惹是生非不是坏事,那就是赞同了,他一摆手:“去!”

    .....

    .....

    正午最热的时候,青溪桥东三街变得很热闹,引得很多人聚集,看街口一间不大不小的宅院前停着一辆马车,门外站着两个护卫,门内则传来人的惊呼声低哭声,还有尖利的女声呵斥“都给我抓起来。”

    好吓人啊——最近都城太多事吓人了,民众们低低窃窃指指点点。

    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民众们乱乱的避让,坐在车前的婢女皱眉问:“出什么事了?咿,那是李将军府。”

    听到这句话,车窗帘被两根手指掀起,似乎有人向外看。

    “怎么回事啊?”内里有轻柔的女声问。

    婢女已经让车旁的随从去问了,随从很快过来:“是陈丹朱小姐在李将军府,说要查同党,正闹着呢。”

    车内的女声一轻笑,手指收回车帘放下,婢女对随从摆摆手,随从退开,车夫牵着马拉这辆小小不起眼的马车穿过人群,沿街而行,走过李梁的家门前,婢女坐在车上向内看了眼,大门开着,院内有婢女仆从乱乱的,正堂前站着一个妙龄少女——

    一晃过去了,婢女收回视线,马车咯吱咯吱走开了,走到这条街另一边的尽头,进了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小宅院。

    .....

    .....

    王宫里看着舆图的铁面将军忽的坐直了身子。

    “不对。”他说道。

    正排兵布阵的王咸被打断一愣:“怎么不对?”他凑近舆图仔细看,“没错啊,这个方位最合适——”

    铁面将军道:“青溪桥东,不只是有李梁的家,她不会突然要去抄李梁的家——”

    王咸更愣了:“什么?她又是谁?李梁?”

    怎么突然说这个?他们不是在谈对齐的大事吗?他又明白了,顿时恼怒。

    “将军——你竟然一直在分心吗?”

    铁面将军没有理会他,手指敲着桌面,声音还在继续,就像马儿停不下来奔驰飞速的向前:“她连李梁要挖开堤坝都知道,那个女人的事极有可能也知道,她一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怕打草惊蛇,现在——”

    话说到这里,手指猛地停下.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