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六十章 相见
    这是不轻饶他吗?去求一个臣子?!

    吴王怒目:“孤还要去求他?”

    “大王不要生气。”文忠冷笑,“他背弃大王,投靠陛下,是为了攀高枝飞黄腾达,大王就要让世人看清楚他这不忠不孝无情无义面貌,这样的人如何还能服众?如何还能得高官厚禄?他只能被世人唾弃,皇帝也不敢再用他,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如此才能解大王心头大恨。”

    张监军在一旁抚掌,连声叫好,吴王的脸色也缓和了很多。

    “没错!这种忘恩负义之徒,就该被人唾弃。”他说道,忽的又想到,“不对,万一他就是等着让孤这样做呢?”

    给他低头,给他道歉,给足他面子,一求他,他又要跟着走,怎么办?

    文忠笑了:“那也正好啊,到了周国他还是大王的臣子,要罚要惩大王说了算。”

    吴王一腔怒气挺直腰:“摆驾,孤去见陈太傅!”

    陈猎虎是一瘸一拐的走来王宫的,沿途又引来无数人,无数人又呼朋唤友,一时间恍若整个吴都的人都来了。

    如今都知道周王忤逆被皇帝诛杀了,皇帝悲怜周国的民众,因为吴王将吴国管理的很好,所以皇帝决定将周国交给吴王,让周国的子民重新恢复安宁,过上吴国民众这样幸福的生活。

    吴王不再是吴王,变成了周王,要离开吴国了。

    这个听起来是很美好的事,但每个人都清楚,这件事很复杂,复杂到不能多想多说,国都到处都是隐秘的动荡,很多官员突然生病,何去何从,继续做吴民还是去当周民,所有人不知所措惶惶不安。

    现在陈太傅出来了,陈太傅要去见吴王,陈太傅要——

    吴王的车驾从王宫驶出,看到王驾,陈太傅停下脚,视线落在其内吴王身上。

    吴王看到他远远的就伸出手,拔高声音大喊:“太傅——”

    王驾停下,他在太监的搀扶下走出来。

    “太傅,孤正要去请你。”

    陈猎虎看着含笑走来的吴王,心酸又想笑,他终于能看到大王对他露出笑脸了,他俯身施礼:“大王。”

    吴王伸手扶住,握着他的双手,满面诚恳的说:“太傅,孤错了,孤先前误会你了。”

    看到吴王这样礼遇,说话这样诚恳,四周响起一片嗡嗡声,他们的大王真是个很好的大王啊,多么和蔼可亲啊。

    大王越和蔼,臣子越可恶,尤其是从来没对他们和蔼的大王,现在这样的态度——跟在陈太傅身后的陈家人面色变的很难看,陈丹妍凄然一笑,陈三老爷嘴里念念什么,被陈三夫人掐了下不说话了,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谁也没有后退,不远不近的站在陈太傅身后。

    “大王言重了。”陈猎虎说道,神情平静,对于吴王的认错没有丝毫激动惶恐,一眼就看透了吴王笑容后的心思。

    这个大王,是他看着长大,看着登基,看着沉迷享乐,他看了一辈子了,他原本想就算吴王是废物一个,不听他的劝告,只要他站在这里,就能保着吴国长久存在下去。

    现在看来——

    “是我错了。”陈太傅喃喃道。

    吴王听到他说他错了,心里得意又冷笑,知道错了也晚了!

    他的脸上做出欢喜的样子。

    “太傅这话就不用说了,你与孤之间不用如此,来来,太傅,孤正要去家里请你。”吴王道,“孤这几日就要启程去周国了,孤离开故土,不能离开旧人,太傅一定要陪孤去啊。”

    文忠等臣在后立刻齐声“大王离不开太傅。”

    吴王再大笑:“高祖当年将你祖父赐予我父王为太傅,在你们的扶持下,才有吴国今日繁茂富强,现在孤要奉帝命去重建周地,太傅与孤当再创佳业。”

    文忠等臣子们再次乱乱高呼“我等不能没有太傅”“有太傅在我等才能心安。”

    君臣融融,携手共进,齐心协力的场面让四周民众热泪盈眶,很多人心潮澎湃,想要回去立刻收拾行礼,拖家带口跟随这样君臣一同去。

    阿甜在人群中急的跺脚,别人不知道,陈家的上下都知道,大王从来没有对老爷和善过,此时突然这样和善根本是不安好心,尤其是现在陈猎虎还是来拒绝跟吴王走的——众目睽睽之下老爷就要成罪人了。

    “老爷怎么回事啊。”她急道,“怎么不打断大王啊,小姐你想想办法。”

    这一段日子她跟着二小姐,看到了二小姐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皇帝大王张美人那些人通通吵架吵不过二小姐。

    陈丹朱却站在人后没有动,摇摇头:“没办法,因为,父亲心里就是把自己当罪人的。”

    吴王的心思,父亲当然看得透,但是,他不说不打断不阻止,因为他就是要顺从大王的心思,然后得到罪人该有的下场。

    她已经将吴王赤裸裸的揭穿给父亲看,用吴王将父亲的心逼死了,父亲想要自己的心死的心安理得,她不能再阻止了,否则父亲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陈猎虎被吴王拉着,文忠张监军等臣簇拥着,安静的听着他们夸赞吹捧畅想周国之后君臣臣臣共创辉煌,一句话也不反驳也不打断,直到他们自己说的口干舌燥,脸都笑僵了——

    陈猎虎这老不羞的,竟然这么坦然受之,看来是要跟着大王一起去周国了,文忠等人心里暗骂,你等着,到了周国有你好日子过。

    “大王。”文忠开口结束这次的表演,“太傅大人既然来了,我们就准备启程吧,把启程日子落定。”

    吴王早已经不耐烦心里骂的口干舌燥了,闻言松口气大笑:“好,好。”他握着陈猎虎的手,笑吟吟问,“太傅大人啊,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启程好呢?孤都听你的。”

    张监军在一旁跟着喊:“我们都听太傅的!”

    陈猎虎待他们说完,再等了一刻:“大王,还有话说吗?”

    吴王累死了,觉得把一辈子好话都说完了,他可是大王啊,这辈子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这个老不死,竟然觉得还没听够吗?

    “没了没了。”他有些不耐烦的说,“太傅大人,该你说了,你说吧,孤听着。”

    陈猎虎便后退一步,用残废的腿脚慢慢的跪下。

    吴王在这边大声喊“太傅,不用多礼——”

    陈猎虎叩头:“臣陈猎虎与大王告别,请辞太傅之职,臣不能与大王共赴周国。”

    好,算你有胆,竟然真的还敢说出来!

    文忠此时狠狠,可见陈猎虎一定是投靠了皇帝,有了更大的靠山,他拔高声音:“太傅!你在说什么?你不跟大王去周国?”

    吴王得到提醒,做出大吃一惊的样子,大喊:“太傅!你不要孤了!”

    四周沉浸在君臣相亲相爱感动中的民众,如雷震耳被惊吓,不可思议的看着这边。

    什么?陈太傅怎么?

    陈猎虎再叩头,然后抬起头,坦然看着吴王:“是,老臣不要大王了,老臣不会跟着大王去周国。”

    虽然已经猜到,虽然也不想他跟着,但此时听他这样说出来,吴王还是气的双眼冒火:“陈猎虎!你胆大包——”

    文忠在一旁噗通跪下,打断了吴王,哀声喊:“太傅,你怎么能背弃大王啊,大王离不开你啊。”

    吴王得到他的眼神暗示,现在不能发火,要哀伤,越哀伤越显得陈猎虎可恶,吴王按住心口,将怒火恨意化作眼泪。

    “太傅啊,您这是怎么了?”他哭道,“你怎能背弃孤啊,你们陈氏是高祖封给孤的啊,你忘了吗?”

    吴王一哭,四周的民众回过神,顿时哄然,天啊,陈太傅竟然——

    陈猎虎看着面前对着自己哀泣的吴王,大王啊,这是第一次对自己流泪,就算是假的——

    “大王,臣没有忘,正因为臣一家是高祖封给吴王的,所以臣现在不能跟大王一起走了。”他神情平静说道,“因为大王你已经不再是吴王了,你是周王。”

    呃——吴王愕然,文忠等人也愣住了,这——

    陈猎虎再次叩头一礼,然后抓着一旁放着的长刀,慢慢的站起来。

    “你。”他看着吴王一字一顿道,“不再是我的大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