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四十八章 闹剧
    张美人神情哀哀,声音娆娆。

    “丹朱小姐说得对,奴,是应该一死。”

    她看向皇帝,皇帝被美人一看,眉头跳了跳,眼中几分不舍,但没有说话——

    到底只是一夜之欢,这个男人还靠不住,张美人的视线滑过皇帝,落在吴王身上,她的神情绝望又无助。

    “大王,奴不能陪大王了,奴先走一步。”

    吴王蹭的站起来了,撕拉一声,被文忠压住的衣袍撕裂,文忠猝不及防被带的向前栽倒——

    “美人!”吴王才不管他,破衣袍飘飘的从王座上奔来,将要倒下的美人及时的抱住,“美人啊——”

    张美人倚在吴王怀里,泪盈盈的看着他:“大王,你不要太想奴,耽搁了大事,奴在泉下也心不安——”

    “够了,不要说了。”吴王心都要碎了,将美人抱紧,再对陈丹朱怒目,“陈丹朱,是孤要美人留在王宫养病的,你不要这里胡说八道了。”

    这话说完,满殿再次寂然无声。

    张美人倚在吴王怀里衣袖遮掩下露出一双眼,对陈丹朱狠狠一笑,看你怎么办,你再凶啊再骂啊——

    她的念头才闪过,就见眼前的陈丹朱头一垂,掩面哭起来:“大王——”

    张美人咬牙,这个小贱人!她倒是也知道怎么对付吴王!

    果然吴王一看到陈丹朱低着头抽抽搭搭的哭了,顿时收起了怒火,啊,其实,丹朱小姐也委屈了,毕竟是为了自己啊,急急道:“哎呀,你也别哭,这件事,你要是先来问问孤就不会误会了——”

    先来问你,你肯定会让我这么干,然后被皇帝一吓,被美人一哭,就立刻将我踹出来送死,就像现在这样,陈丹朱心里冷笑。

    一个美人嘤嘤婴,一个小美人呜呜呜,殿内先前诡异的气氛顿消。

    王臣们呆呆,似乎想说什么又没什么可说的,原本振奋的几个老臣,觉得眼前又变成了闹剧,双眼恢复了浑浊。

    “你们都别哭。”皇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沉沉砸落,“不是正在说,朕是不仁不义之君吗?”

    满殿官员垂头,吴王眼神闪躲一刻见没人出来说话,只能自己看皇帝:“陛下,这是误会。”再呵斥催促陈丹朱,“快向陛下认错!”

    陈丹朱擦着眼泪:“臣女没有错,这也不是误会,就算大王你要留下张美人,陛下也不该留,陛下这样做,就是错的。”

    那不管了,你要死就自己死吧,吴王心里哼了声,果然跟陈太傅一样,讨人厌。

    皇帝看着陈丹朱,冷笑一声:“朕要是不认错呢?”

    那就快将她拖出砍了吧,张监军和张美人心里同时喊。

    陈丹朱笑了笑:“那陛下就罚臣女吧,臣女为了自己的大王,别说受罚,就算是死了又如何。”

    张监军在一旁又是气又是惊,到底怎么样无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陈丹朱,你这是在威胁陛下了?”他跪地哭道,“陛下,臣也还是为了自己大王,请陛下惩罚此忤逆之徒,免得引人效仿,举着为了大王的名义,坏我大王声名。”

    皇帝看着殿内视线忽的落在吴王身上:“王弟啊,你说怎么办吧?你的臣子臣女都是为了你啊。”

    吴王大惊,这可不关他的事,这件事可不能揽到他身上。

    “陛下。”吴王急道,“孤的臣子臣女,也是陛下的,还是陛下做主吧。”

    陈丹朱心里再次骂了一声,幸亏不是父亲来。

    皇帝不耐烦的摆手:“行了行了,你快点带着你的美人走吧,你的美人就是病死在路上,朕也不敢留了。”

    吴王大喜:“多谢陛下。”

    多谢?谢什么?难道是说皇帝先前是要强留,现在还给你了,所以多谢?文忠再也听不下去了,女人是祸水啊,但这一次不是坏在张美人这个祸水身上,而是陈丹朱。

    文忠恨恨看了一眼陈丹朱,他才看过去,就见那擦泪的小姑娘猛地也看向他,泪水也挡不住她眼神的凶狠——

    此女惹不得,文忠心里一跳,至少现在惹不得,他收起视线站起来。

    “大王。”他说道,“既然要带美人同行,还有好多事要准备,大夫,车马,医药——我们快去准备吧。”

    对对,美人走那么远的路,这娇滴滴的身子可要小心,吴王忙应声是,揽着美人就向外走,走了几步才想起来对皇帝说声告退,皇帝摆了摆手,看也不想看他。

    吴王拥着美人走,其他的大臣们还有些怔怔没反应过来。

    皇帝冷冷道:“你们怎么还不走呢?你们这些吴臣还有什么要训斥朕的吗?”

    这话吓的诸人回过神,忙乱乱的向外涌去,真是一场闹剧,无妄之灾啊。

    张监军也失魂落魄的向外走,完了,一切都完了。

    “陈丹朱。”皇帝的声音又道,“你先别走,你的事朕还没说完呢。”

    混在诸臣中的陈丹朱停下脚,四周的人瞬时避开她加快了脚步跑出大殿。

    殿内转眼剩下陈丹朱一人。

    “陈丹朱。”皇帝居高临下看着她,“你对吴王真是尽心竭力啊。”

    殿外王咸低哼一声:“活该,自找麻烦,白瞎了将军上次特意给她取信陛下的机会。”再看铁面将军,“将军还不进去吗?前两次都是将军替她说了那些狂妄的话,这次她可是自己撞到陛下面前——陛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能砍下她的头。”

    铁面将军再次对他嘘了一声。

    王先生踮脚透过菱格看殿内,见那小姑娘抬起头。

    “陛下。”陈丹朱诚恳的说,“臣女可不是为了吴王,明明是为陛下您啊——臣女如果不拦着张美人,您就要被人误会是不仁不义之君了。”

    外边似乎有轻笑声。

    此时殿内寂静,陈丹朱耳边滑过,不由微微转头,但笑声已经一闪而过。

    这时候没有那个太监侍卫宫女在这里笑吧?

    听错了?

    她收回视线,看到王座上的皇帝皱了皱眉,旋即恢复冷肃。

    “陈丹朱。”他皱眉说道,“误会朕是不仁不义之君的人,只有你吧?”

    “那可不一定。”陈丹朱轻叹一声,“但敢这样当着陛下面说出来的,估计只有我一个——陛下,我这是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啊。”

    皇帝呵的一声:“那朕谢谢你?”

    陈丹朱低下头低声喏喏:“那倒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