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四十六章 对峙
    自尽?

    她让她自尽?

    张美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陈丹朱,没听错吧?

    “没啊,你想啊,你病了,大王忧心难以割舍放下,你要是死了,大王虽然难过,但就不用日日担心你。”陈丹朱对她认真的说,“美人你没听过一句话吗?长痛不如短痛,你一死,大王痛心,但以后就不用日日牵挂为你忧心了。”

    张美人已经听呆了,旁边的宫女也张大了嘴。

    “陈,陈。”张美人磕巴,伸手指着陈丹朱,纤细的白嫩的手在发抖,“你,你疯了吗?”

    陈丹朱无辜:“我怎么是疯了?美人不是自责不能为大王解忧吗?这个办法不好吗?美人对大王之心,将来是要留名青史的,千古佳话。”

    鬼才要千古!这什么狗屁佳话!张美人气的头晕又气的清醒了,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无辜纯真的女孩子——我的天啊。

    张美人伸手按住心口。

    “陈丹朱!”她咬着银牙,凤眼怒视,“你安的什么心?”

    陈丹朱也伸手按住心口。

    “我是大王的子民,当然是一颗为了大王的心。”她幽幽道,“难道美人不是吗?”

    为了大王?她有一颗大王子民的心,张美人气的要发疯了。

    “陈丹朱,你摸着你的心,你有吗?”她在心口用力的拍了拍,咬牙低声,“如果不是你把陛下引进来,大王能有今日吗?”

    陈丹朱哦了声,伸手指着她:“张美人!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陛下在害大王?你在——质疑怨恨陛下?”

    张美人脸都白了,张口结舌:“你,你你胡说八道,我,我——”

    斗嘴是斗不过这个坏女人的,张美人清醒过来,她只能用好女人最擅长的——张美人双手一甩,一声娇呼人倒在地上。

    身边的宫女也终于反应过来,有人上前大喊美人,有人则对外高呼快来人啊。

    在门外听到这里的铁面将军轻轻的走开了,竹林还站着没动——他已经被适才陈丹朱的话惊呆了。

    “干什么呢!”铁面将军回头轻喝。

    竹林这才反应过来,看因为张美人宫女的大喊,有很多宫女太监跑过来,他忙转身跟上铁面将军。

    “将军,我真不知道丹朱小姐进来——”他说道,“是找张美人,还要张美人死。”

    他想到陈丹朱的反应是很不喜欢张监军留下来,他以为陈丹朱是来找铁面将军说这件事的,没想到陈丹朱竟然直奔张美人这里,张口就要张美人自尽——

    这是怎么想的?

    “能怎么想的啊。”铁面将军道,“当然是想到张监军能留下来,是因为美人对皇帝投怀送抱了。”

    所以要解决张监军留下的问题,就要解决张美人。

    竹林面色微变不安:“将军,属下没有告诉丹朱小姐这件事。”

    铁面将军对他摆手:“她还用你告诉——去吧去吧。”

    竹林哦了声,摸了摸头退下了,铁面将军则回到自己所在的殿内,王咸坐在殿内对着满满一桌子的文卷,翻看的焦头烂额。

    “这么忙的时候,将军又干什么去了?”他抱怨。

    铁面将军在一旁坐下:“看热闹去了。”

    王先生更不高兴了:“这时候有什么可看的热闹?”

    横竖不过吴国这些君臣的事。

    铁面将军没有回答他,噗嗤一声笑了,越笑越大。

    “那个陈丹朱——”他一边笑一边说,苍老的声音变的含糊,如同喉咙里有什么滚来滚去,发出呼噜噜的声音,“那个陈丹朱,简直要笑死了人。”

    王先生一脸受惊吓的样子,看着大笑的铁面将军,可不是吓死人了吗,几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将军笑成这样。

    张美人这边的事惊动了皇帝,吴王带着文忠,张监军等恰好在宫里的大臣也闻讯跑来。

    皇帝坐在正位上,看面前的张美人,张美人倚着宫女,轻纱衣袍,发鬓堆积松散,一只金钗微微颤颤欲掉,就如同脸颊上的眼泪,像是被人从病床上强行拖起,让人心疼——

    吴王视线也落在张美人身上——几日不见,美人又消瘦了,此时还哭的气息不稳,唉,如果不是文忠在一旁坐住他的衣袍,他一定过去仔细询问。

    “怎么回事啊?”美人在场,皇帝将威严的声音放低几分,“出什么事了?”

    张美人从宫女怀里挣扎起来,哭道:“陛下,丹朱小姐要逼奴去死。”

    啊?殿内所有的视线这才看向张美人另一面跪坐的人,鹅黄衫襦裙的女孩子小小一团——真是好大胆啊,不过,这个陈丹朱胆子的确大。

    “丹朱小姐,可有——”皇帝皱眉问。

    话没说完,陈丹朱也哭起来:“陛下,张美人诬陷我!”

    小姑娘哭的响亮,盖过来张美人的啜泣,张美人被气的嗝了下。

    “陈丹朱!”她忙大声喊,“你敢把你逼我的话对陛下和大王说一遍?”

    陈丹朱眼眶里的泪水转啊转:“你敢把你骂我的话对陛下说一遍?”

    张美人差点气晕过去,装什么可怜!

    殿内人的视线便在她们两人身上转,哦,女子们吵架啊。

    两人谁也不肯说,只能当时在场的宫女们说,宫女们捡着能说的说,就是听到张美人病了不能跟大王走,丹朱小姐就说让张美人自尽,以免大王牵挂。

    听完这些,殿内男人们的神情变得古怪,明白陈丹朱让张美人死的真实意图了——只要知道张美人为什么留下来养病,心里就都清楚。

    一直看着张美人的吴王也不由看了眼陈丹朱,虽然这个女孩子他不喜欢,但听她这样说,竟然有些隐隐的快意——如果张美人死了,就能只活在他一个人心里了。

    没想到竟然是陈丹朱站出来。

    这么多人,包括忠心的文忠,都劝他把张美人献给皇帝。

    陈太傅的血统果然是只忠于他的吧。

    吴王胡思乱想有点高兴,但殿内的其他人脸色就很难看了,包括皇帝。

    在看到陈丹朱的时候,张监军已经用眼神把她杀死几百遍了,这个女人,又是这个女人——抢了他要引见朝廷眼线给皇帝,坏了他的前程,现在又要杀了他女儿,再次毁了他的前程。

    他跟姓陈的不共戴天!

    “陈丹朱,你为什么逼我女儿死,你我心里都清楚。”在宫女说完,他第一个冲出来,愤怒的喊道,再冲皇帝跪下,悲声喊陛下,“陛下容禀,我与陈太傅有嫌隙,陈太傅之子陈丹阳在军中战死,陈太傅诬陷是我害了他儿子,在大王面前告我,将我从军中撤回,一直要致我于死地。”

    皇帝哦了声:“朕倒是知道陈丹阳的事,原来还涉及张大人了啊。”

    陈太傅的儿子陈丹阳是在跟朝廷兵马对战中死的嘛,这是朝廷的战功会上报的,皇帝当然知道。

    那关于这陈丹阳的死,此时此刻该悲还是该喜呢?真是尴尬。

    当然只是姓陈的尴尬,张监军心里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