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二十七章 欢宴
    陈丹朱离开了陈宅,阿甜跟在她身后,又担心又不解,老爷要杀二小姐呢,还好有大小姐拦着,但二小姐还是被赶出家门了,不过二小姐看起来不害怕也不难过。

    陈丹朱脚步轻快的走在街道上,还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小曲哼出来才想起这是她少年时最喜欢的,她已经有十年没唱过了。

    李梁被杀了,父亲姐姐一家人都还活着,她身上背了十年的大山卸下来了。

    阿甜看陈丹朱这样开心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二小姐,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陈丹朱停下脚步,街上到处都是喧闹,皇帝进了吴王宫,民众们并没有散去,议论着皇帝,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皇帝。

    皇帝在京城从不离开,诸侯王按理说每年都应该去朝拜,但就目前的吴地民众来说,记忆里大王是从来没有去拜见过皇帝的,以前有朝廷的官员来往,这些年朝廷的官员也进不来了。

    无数的人涌向王宫。

    陈丹朱站在街上,上一世国都可没有这般热闹,有洪水泛滥淹死了无数人,又有李梁在城中乱杀了很多人,等皇帝进来,繁华的吴都恍若死城。

    陈丹朱收回视线看向城外:“我们回桃花观吧。”

    阿甜顿时也高兴起来,对啊,二小姐被赶出家门,但没人说不能去桃花观啊。

    她高兴的说:“我们的东西都还在桃花观呢。”又扭头四处看,“小姐我去雇个车。”

    从城里到山上走路要走很久呢。

    陈丹朱说声好,她看眼前的街市已经陌生了,毕竟十年没有来过,阿甜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车马行,雇了一辆车主仆二人便向城外桃花山去。

    陈丹朱一直在看外边的风景,重生回来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有心情看四周的样子,看的阿甜很不解,吴都是很美,但看这么多年了久了也没什么新奇了吧。

    唉,她如果也是从十年后回来的,肯定不会这么想,陈丹朱看着阿甜梳着的丫鬓眼角的稚气,静心也在桃花观被禁锢了整整十年啊。

    桃花山十年之间没什么变化,陈丹朱到了山下仰头看,桃花观留着的仆从们已经跑出来迎接了,阿甜让她们拿钱付了车马费,再对大家吩咐:“二小姐累了,准备饭菜和热水。”

    这里的人也已经知道陈丹朱这些日子做的事了,此时见陈丹朱归来,神情惊疑也不敢多问散去忙碌。

    陈丹朱饱饱的吃了一桌子饭,阿甜在旁边吃了一小桌子的饭,丫头仆妇们都看呆了。

    “我们饿了很久啊。”阿甜对她们说,“我跟小姐这些日子风餐露宿都没正经吃过饭,饿的我都忘了饿是什么了。”

    两人吃完饭,热水也准备好了,陈丹朱泡了澡洗去了前尘往事,换上干净的衣裳裹上轻柔的被褥眼一闭就睡去了,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夜色笼罩了桃花山,桃花观亮着灯火,宛如半空中悬着一盏灯,山下夜色阴影里的人再向这边看了眼,催马疾驰而去。

    吴王宫内欢宴正盛,除了陈太傅这样被关起来的,以及看明白吴王将失势悲伤绝望拒绝赴宴的外,吴都几乎所有的权贵都来了,皇帝与吴王并坐,与吴都的权贵世家们笑谈。

    美酒流水般的呈上,美人在场中翩翩起舞,文人墨客挥毫,依旧一身铠甲一张铁面将军在其中格格不入,美人们不敢在他身边久留,也没有权贵想要跟他攀谈——难道要与他谈论怎么杀人吗。

    当年五国之乱,燕国被齐国周国吴国联手攻破后,朝廷的兵马入城,铁面将军亲手斩杀了燕王,燕王的贵族们也几乎都被灭了族。

    这是铁面将军第一次在诸侯王中引起注意,然后便是征讨鲁王,再然后二十多年中也不断的听到他的威名。

    铁面将军也并不在意被冷落,带着面具不饮酒,只看着场中的歌舞,手还在桌案上轻轻应和拍打,一个卫兵穿过人群在他身后低声耳语,铁面将军听完了点点头,卫兵便退到一旁,铁面将军站起来向王座走去。

    王座四周侍立的禁军太监不敢阻拦他,看着铁面将军走到皇帝身边。

    “陛下。”他道,“趁着大家都在,把那件高兴的事说了吧。”

    一旁的吴王听到了,开心的问:“什么事?”

    皇帝一笑,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吴王忙让太监喝令停下歌舞,听皇帝道:“朕现在已经明白,吴王你没有派刺客刺杀朕,朕在吴地很安心,所以打算在吴都多住几日。”

    殿内的权贵们都喝的差不多了,有醉眼朦胧的,有抱着美人半睡,还有人高兴的举杯“好!”

    吴王再看皇帝:“陛下不嫌弃的话,臣弟——”

    皇帝打断他:“吴王宫不错,就是有点小。”

    吴王有点不高兴,他也去过京城,皇宫比他的吴王宫根本大不了多少:“陋室寒酸让陛下见笑——”

    铁面将军站到了吴王面前,冰冷的铁面看着他:“大王你搬出去,王宫对陛下来说就宽敞了。”

    不知道是被他的脸吓的,还是被这句话吓的,吴王有些呆呆:“什么?”

    皇帝握着酒杯,缓缓道:“朕说,让你滚出王宫去!”

    吴王终于听清了,一惊,尖叫:“来人——”

    “天子在此!”铁面将军握刀站在王座前,沙哑的声音如雷滚过,“谁敢!”

    太监们顿时连滚带爬后退,禁卫们拔出了兵器,但脚步迟疑没有一人上前,殿内酒醉的人也都醒了,尖叫着跌跌撞撞乱跑。

    皇帝坐在王座上,看一旁的铁面将军,哈的一声大笑:“你说得对,朕亲眼看看诸侯王现在的样子,才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