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二十四章 难阻
    皇帝登岸的消息飞也似的向国都去,吴王得知的时候正在神情憔悴的坐在殿上。

    他这辈子第一次这么久呆在大殿里,已经好几日没有宴乐,后宫美人那里也都没有去,倒不是愁苦形势危急——形势没什么危急的呀,朝廷汹汹,但他已经同意与朝廷和谈,朝廷还有什么理由打他?

    他是被陈太傅困在殿上的。

    “朝廷收诸侯心意,自五十年前就已经昭然,五国之乱十年后,皇帝养精蓄锐二十年,如今野心勃勃雄兵在手,大王不能与之相谋,更不能去攻打其他诸侯王,否则唇亡齿寒,吴地将失,大王难存啊。”

    看到陈丹朱拿着王令去迎接皇帝,陈猎虎一头栽倒在地上,但他只躺了一天,就爬起来来到王宫,跪请吴王收回成命,吴王不听,他就跪在王宫大殿前不走。

    吴王派人把他赶走几次,陈猎虎又跑回来,仗着太傅身份,横冲直撞,吴王躲在深宫也被他找到。

    其他的大臣也都精神不佳,这突然的事让他们心乱如麻坐立不安,干脆也守在大殿上,有人赞同陈太傅,有人沉默不语,更多的人骂陈太傅。

    “陈猎虎,你也太无耻了。”文忠怒骂,“你现在装什么忠臣义士?这一切不都是你做的?你们父女两个是在戏耍大王吗?”

    现在吴臣对陈猎虎又不解又嗤鼻。

    不解他为什么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嗤鼻他先前的种种作态,尤其是关于李梁的死,国都有了新的传言——李梁不是背弃大王,而是因为不背弃,被陈太傅杀了。

    陈太傅这个自诩忠臣死守吴地的人,早就投靠了朝廷。

    这传言再一次击碎了陈猎虎的心,但他现在不能倒下。

    陈猎虎挺直脊背:“我已经说过了,我女陈丹朱所作所为我完全不知!”

    他的神情悲痛又愤怒,回想陈丹朱对他拿出王令说要去迎皇帝那一幕——唉。

    “我女陈丹朱识破了李梁背弃之谋,虽然成功杀了李梁,但还是被朝廷奸细控制,她被他们威胁,或者——”陈猎虎虽然心痛,但也并不替女儿开脱,推测出真相,“被他们说服了,她投靠了朝廷,将朝廷奸细带入国都,又逼迫大王——”

    他终于知道陈丹朱那天单独见吴王做什么了,是替朝廷奸细做引荐,管家也将他不在府中陈丹朱做的事说了——踹开关押李梁亲兵的库房,看到少了一人,这些所谓的李梁亲兵虽然穿着打扮是吴兵,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气势仪态根本不是吴人!

    不用严刑拷打,他们很爽快的承认自己是朝廷兵马。

    陈猎虎将这些人拖到王宫前要斩杀,但被吴王以不斩来使的理由阻止了。

    “他们不是来使,他们是奸细!”陈猎虎悲愤求吴王,“就算是来使,没有大王您的允许,潜入我吴地就是贼,当杀。”

    吴王被烦的恼火:“陈猎虎,你要是敢杀了这些人,引朝廷和吴国战事,你就是吴国的罪人!本王决不饶你!”

    他是吴国的罪人——陈猎虎被吴王一句话骂的喷出一口血晕过去被抬回了家,但醒来后陈猎虎再次来王宫,他必须阻止吴王自毁前程,否则,他就真的成了吴国的罪人。

    “大王——”陈猎虎不理会朝臣们的嘈杂,只向吴王请求。

    “大王!”门外太监欢天喜地奔进来,高高扬起信报,“皇帝入吴地了!”

    殿内顿时安静,所有人的视线落在太监身上,神情有惊有惧有晦暗不明。

    吴王声音微颤:“他——”

    太监知道大王要问的什么,立刻接话:“陛下只带了三百卫兵随行,来见大王了——”说罢跪地高呼,“大王威武!”

    只带了三百卫,皇帝果然是不带兵马入吴地了啊,朝臣们惊愕,张监军最先反应过来,迎头拜倒高呼“大王威武!皇帝这是以兄弟之礼仪来见啊!”

    一时间朝臣们争先恐后跪地高呼威武,吴王在王座上畅怀大笑,视线落在殿内唯一站着的人身上,笑声才顿了顿。

    先前跪着的陈猎虎此时反而站起来,神情愕然又颓然:“这哪里是大王威武,这是皇帝威武,这是蔑视大王,视我吴地为囊中之物啊。”

    他喃喃旋即又愤然,上前一步高呼大王。

    “请让我带兵,击退皇帝——”

    吴王吓了一跳:“陈太傅,不要胡说八道!”

    旁边有人冷嘲:“陈太傅,您的女儿与皇帝同行呢,你怎么杀啊?”

    陈猎虎神情冷冷:“如果我女儿能听我令,拦住皇帝,她就还是我女儿,如果她一意孤行,那她就不是我陈猎虎的女儿,是背弃吴国的贼,我将亲手斩下她的头。”

    “陈太傅!”张监军喊道,“你就不要再说这种狂话了!皇帝如约不带兵马而来,诚心与大王和谈,你喊打喊杀的像什么样子?你这是要乱我吴地!”

    其他人也纷纷站起来,怒声呵斥“成何体统!”“那里有半点信义!”“简直令我吴国蒙羞!”“你这是让大王背负造反谋逆之名吗?”

    陈猎虎看着殿内,似乎在听到皇帝入吴之后,朝臣们的态度又变了,除了寥寥不说话的,其他人都变的精神奕奕兴高采烈,就连文忠都不再斥责吴王与皇帝和谈,大家都因为能和谈而开心,为皇帝的到来而激动,迫不及待——

    因为知道大势已去了,所以半句反对的话也不敢再说,唯恐惹怒皇帝,影响了以后的前程吧。

    大王还站在大家面前呢!陈猎虎仰头悲呼:“大王,待老臣去质问皇帝,何来大王刺客刺杀皇帝,为何污蔑大王谋反,可还记得高祖圣训。”

    说罢转身就走。

    两边有大臣反应快上前拦住陈猎虎“太傅,不能去!”,其他人则乱喊“大王!”

    吴王不用大家提醒就反应过来了,怎么能让陈太傅去质问皇帝,那非得打起来不可,皇帝只带了三百兵将入吴,那表明不会打仗了,太平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这个老东西可以关起来了。

    吴王站起来竖眉下令:“陈太傅,交出兵权!”再唤来人,“将太傅押送回府!”

    陈猎虎惊怒:“大王——不可听信谗言!不可与皇帝和谈!不可与皇帝共谋周齐!不可——”

    陈猎虎年老腿残挣扎,三五个禁卫竟然不是他的对手,大臣们纷纷挡在吴王面前惊呼,更多的禁卫涌进来,将陈猎虎按住向外拖去——

    陈猎虎终于被拖了出去,机敏的太监命人堵住了他的嘴,喊声骂声也消失了,殿内只余下挣扎中跌落的帽子和鞋子——

    朝臣们松口气,殿内气氛重新变得融融。

    “大王,我替大王先去见皇帝。”张监军抢出来喊道。

    其他朝臣争先恐后纷纷请命,吴王大笑:“皆去,让皇帝看看我吴国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