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二十三章 迎来
    陈丹朱回到吴军军营,等候的太监急急问怎么样,说了什么——他是吴王派来的,但不敢去朝廷的军营。

    “皇帝使者说,陛下已经准备渡河,但我要朝廷兵马不得渡河,皇帝孤身入吴地。”陈丹朱道,“使者说去回禀陛下,再来回复我们。”

    她还真说了啊,太监心惊肉跳,这话别说是跟皇帝说,跟周王齐王任何一个诸侯王说,他们都不肯!

    “丹朱小姐。”他愁眉道,“惹怒皇帝直接打过来,那你就是罪人了。”

    陈丹朱心里冷笑,皇帝打过来可不是因为她。

    “公公放心。”她道,“真要打过来,我们就以死报大王。”

    要死你死,他可不想死,太监又气又怕,心里立刻想让这里的兵马护送他回国都去。

    陈丹朱不理会他,看来迎接的将官们,将官们看着她神情惊讶,陈二小姐短短一月来来了两次,第一次是拿着陈太傅的兵符,杀了李梁。

    他们已经知道李梁是怎么死的了,陈太傅在京城将李梁悬尸城门的同时,派了兵马来军营通告,查抓李梁同党,这件事还没闹完,陈二小姐又来了,这次拿着大王的王令,成了迎接皇帝的使者!

    先前朝廷兵马列阵舟船齐发,他们准备迎战,没想到那边的人举着吴王的王令,说吴王要迎皇帝入吴地,简直匪夷所思——皇帝使者来了,把王令给他们看,王令千真万确。

    迎接皇帝!这仗真的不打了?!想打的惊讶,原本就不想打的也惊讶,短短时日国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陈二小姐怎么成了吴王最信重的人?

    陈丹朱不在意他们的惊讶,也不解释这些事,只问陈强等人在哪里。

    上一次陈强见过陈立后就消失了,她也没有时间在军营中查问,带着李梁的尸首匆匆而去,此时手握吴王王令,什么都可以问都可以查。

    令她惊喜的是陈强没有死,很快被送过来了,给的解释是李梁死了陈二小姐走了,所以留下他接手李梁的职责,虽然陈强这些日子一直被关起来——

    不知道是张监军的人干的,还是李梁的同党,还是朝廷潜入的人。

    陈强是刚知道陈丹朱来意,颇有一种茫然换了天地的感觉,吴王竟然会请皇帝入吴地?太傅大人怎么可能同意?唉,别人不知道,太傅大人在外征战多年,看着诸侯王和朝廷之间这几十年纷争,难道还不明白朝廷对诸侯王的态度?

    诸侯王一旦低头,皇帝就不会给他们生存的机会——因为看到陈丹朱来,陈强自然认为是代替陈太傅来的。

    陈丹朱心里叹口气,用王令将陈强安排到渡口:“务必守住堤坝。”

    就算这辈子还是死,吴国还是灭亡,也希望前世洪水泛滥哀鸿遍野的场面不要出现了。

    陈强挑选最可靠的兵将离开去守渡口,陈丹朱站在军营外看远处的江水,滔滔无边,对岸不知有多少兵马陈列,江中有多少舟楫待发。

    此时的江水中只有一舟横渡,铁面将军坐在船头,手中还握着一鱼竿,此情此景宛如一幅画,但一向爱书画的王先生没有半点作画的心情。

    “将军,你不能再触怒陛下了!”他沉声说道,“战事时间拖太久,陛下已经动怒了。”

    铁面将军道:“这不是马上就能进吴地了吗?”

    王先生上前一步,窄窄船头只容一人独坐,他只能站在铁面将军身后:“陛下怎么能孤身入吴地?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了,皇帝再也不用看诸侯王脸色行事,被他们欺辱,是让他们知道皇帝之威了。”

    铁面将军道:“老夫觉得,丹朱小姐说得对,比起千军万马横扫吴地,皇帝一人独行吴地,更显天子之威。”他看向江面,声音几分怅然,“诸侯王势大盘踞天下多年,这些封地里民众只知大王,不知天子。”

    果然是被那丹朱小姐说服了,王先生跺脚:“不要老夫了,你,你就是跟那丹朱小姐一样——小儿胡闹异想天开!”

    江水凶猛小舟摇晃,王先生一跺脚人也跟着摇晃起来,铁面将军将鱼竿一甩让他抓住,那也不是鱼竿,只是一根竹竿。

    “王知,大势已定,诸侯王必亡。”他笑着唤王先生的名字,“天子之威天下无处不在,皇帝孤身一人,所过之处民众叩服,真是威风凛凛,更何况也不是真的孤身一人,我会亲自带三百兵马护送。”

    王先生——王知将竹竿甩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陈猎虎的女儿虽然发了疯,但陈猎虎这头老兽还没死呢,三百人在他面前算什么!”

    虽然在吴地遍布了眼线防备,但真要有万一,朝廷兵马再多,也救不及啊。

    或许这就是陈猎虎和女儿故意演的一出戏,诱骗皇帝,别以为诸侯王没有弑君的胆量,当年五国之乱,就是他们操纵挑拨皇子,干涉搅乱帝位,如果不是三皇子忍辱负重活下来,现在大夏天子是哪一位诸侯王也说不准。

    想起来这几十年皇帝卧薪尝胆养精蓄锐,就是为了将诸侯王这个顽疾铲除,千万不能在此时大意功亏一篑。

    铁面将军哈哈大笑,在船头将竹竿如长刀挥向江面,高声喊道:“我一人能抵千军万马,纵然吴地有千军万马,我与陛下心之所向,披靡无敌,一统九州!”

    疯子啊,王先生无奈摇头,皇帝不是疯子,皇帝是个很冷静很冷酷的人。

    皇帝因为决心大,心如铁石,为了千秋大计没有不可杀的人,唉,周大夫——

    王知看着滔滔江水神情复杂。

    江水起起落落,陈丹朱在营帐中等候的心也起起落落,三天后的清晨,军营中鼓号齐鸣,兵将纷动。

    “朝廷兵马渡江了!”

    “朝廷兵马打过来了!”

    听到这紧急警报,已经准备好兵马的太监立刻就嘶声催促快走,又捶胸顿足自己走晚了,现在只怕逃不掉了。

    陈丹朱站在军营里没有什么慌乱,等候命运的裁决,不多时又有兵马报来。

    “只有五只船渡江三百兵马。”那信兵神情不可置信,“那边说,皇帝来了。”

    三百兵马?皇帝来了?

    将官们惊愕,还要再问再查时,陈丹朱已经翻身上马,带着阿甜向江边疾驰而去,众将一番犹豫纷纷跟上。

    吴地兵马在江面上密密麻麻陈列,江水中有五只战舰缓缓驶来,犹如弯弓射开了一条路。

    陈丹朱站在高处凝视,为首的战舰上龙旗烈烈飞舞,一个身材高大身穿王袍头戴天子冠冕的男人被簇拥而立,此时的皇帝四十五岁,正是最壮年的时候——

    那一世她只见过一次皇帝。

    她低下头往后退了几步,在确信真的只有三百兵马后,吴王的太监也不跑了,带着禁卫高兴的迎去,这可是他的大功劳!

    陈丹朱没有上前,站在了将官们身后,听皇帝靠岸,被迎接,脚步轰轰而行,人群起伏下跪高呼万岁如浪,海浪滚滚到了面前,一个声音传来。

    “这就是吴臣陈太傅的女儿,丹朱小姐?”

    身边的兵将们避让,陈丹朱抬起头,看到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与记忆里的印象渐渐融合——

    陈丹朱觉得有些刺目,低下头叩拜:“陈丹朱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的视线在她身上转了转,神情惊讶又微微一笑:“后生可畏。”

    啊,这一次是后生可畏,陈丹朱眼微微一酸,她不再是上一世那个被抓过来一家人死光战战兢兢等候别人裁决生死的可怜稚子了。

    陈丹朱再次叩头:“陛下亦是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