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其他小说 > 问丹朱 > 第八章 意外
    对她的要求,这个朝廷大夫没有说话,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营帐外没有兵将再进来,陈丹朱感觉到守卫换了一批人,不再是李梁的亲兵。

    陈丹朱站在营帐里慢慢坐下来,虽然她看起来不紧张,但身子其实一直是紧绷的,陈强他们怎么样?是被抓了还是被杀了?拿着兵符的陈立呢?肯定也很危险,这个朝廷的说客已经点名说兵符了,他们什么都知道。

    唉,她其实什么想法都没有,醒过来就冲来把李梁杀了,杀了李梁后怎么应对,她没想,这件事或者应该跟姐姐父亲说?但父亲和姐姐都是深信李梁的,她没有足够的证据和时间来说服啊。

    陈丹朱坐在桌案前出神,视线落在那张军报上,原本的字迹被几味药名覆盖——

    “来人。”她扬声喊道。

    营帐外有兵卫进来了,果然换了人,是个生面孔,但的确是吴国的兵——心大概已经不是了。

    他面无表情的施礼:“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陈丹朱将军报递给他:“给我熬这几味药来,还有,早饭可以送来了。”

    兵卫应声是接过转身出去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干脆也不想了,陈丹朱对着镜子继续梳头。

    另一边的营帐里散发着香气,屏风格挡在桌案前,透出其后一个人影盘坐进食。

    “她说要见我?”沙哑苍老的声音因为吃东西变的更含糊,“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从陈丹朱那里离开的大夫,站在屏风外,此时此刻满眼惊疑不解:“是啊,卑职也不清楚,李梁都不知道大人您在这里,陈猎虎怎么知道的?”

    屏风后的声音了片刻,继续呼噜噜吃东西:“李梁不知道,陈猎虎不知道,她不一定不知道,一个人不能用别人来判定。”

    呼噜噜的声音更加听不清,大夫要问,屏风后吃饭的声音停下来,变得清晰:“陈二小姐现在在做什么?”

    大夫转头对帐子外问了句,片刻之后卫兵进来:“陈二小姐洗漱更衣梳头,然后吃饭,现在在吃药——刚写的药方。”

    小姑娘还真吃了他写的药啊,大夫有些惊讶,胆子还真大。

    屏风后男人声音沙哑的笑了,三口两口将东西塞进嘴里。

    “请她来吧,我来见见这位陈二小姐。”

    .....

    .....

    陈丹朱被兵卫请出来的时候有些紧张,外边没有一群卫兵扑过来,军营里也秩序正常,看到她走出来,路过的兵将都高兴,还有人打招呼:“陈小姐病好了。”

    陈丹朱心里叹口气,军营没有乱没什么可高兴的,这不是她的功劳。

    两个卫兵带着她在军营里穿行,不是押送,但陈丹朱也不会真当他们是护送,更不会大喊大叫救命,那男人肯让人带她出来,当然是心有成竹她翻不起风浪。

    一路上仔细看,没有看到陈强等人的身影,陈丹朱心里叹口气,引路的两个卫兵停在一间营帐前:“二小姐进去吧。”

    陈丹朱心想莫非是换了一个地方关押她?然后她就会死在这个营帐里?心里念头纷乱,陈丹朱脚步并没有畏惧,迈步进去了,一眼先看到帐内的屏风,屏风后有哗啦啦的水声,看影子是一人捧着铜盆,一人在洗漱。

    屏风前有人对陈丹朱施礼:“陈二小姐。”

    陈丹朱看着他,问:“大夫有什么事不能在那边说?”

    大夫还没说话,屏风后捧着铜盆的兵卫退出来,屏风也搬开,露出其后坐着的男人,他低头整理裹在身上的衣袍,道:“陈二小姐不是要见我吗?”

    陈丹朱一怔,看着这个男人,他的身形跟李梁差不多,裹着一件黑披风,其下是厚重的铠甲,抬起头,盔帽下是一张铁青的脸——

    陈丹朱吓了一跳,伸手掩住嘴压制低呼,向后退了一步,瞪眼看着这张脸——这不是真的人脸,是一个不知是铜是铁的面具,将整张脸包起来,有豁口露出眼口鼻,乍一看很吓人,再一看更吓人了。

    “你!”陈丹朱震惊,“铁面将军?”

    他怎么在这里?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但铁面将军已经明白了,铁面具上看不出惊讶,沙哑的声音满是惊讶:“你不知道我在这里?”

    他看屏风前站着的大夫,大夫有些没反应过来:“陈二小姐,你不是要见将军?”

    陈丹朱心里翻江倒海,她知道那一世铁面将军坐镇攻打吴地,而且不只是铁面将军,其实连皇帝也来亲征了。

    所以她说要见铁面将军,但她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认为的见铁面将军是骑上马,离开军营,去江边,坐船,穿过长江,去对面的军营里见——

    在吴地的军营里,距离中军大帐这么近的地方,她竟然见到了此次朝廷数十万大军的统帅?!

    陈丹朱心要跳出来,两耳嗡嗡,但同时又窒息,茫然,灰心——

    铁面将军都到了军营里如入无人之地,吴地这十几万的兵马又有什么意义?

    “陈二小姐,你——?”大夫看她的样子,心也沉下来,他可能犯错了,被陈二小姐诈了!

    陈二小姐并不知道铁面将军在这里,而他因为疏忽大意以为她知道——啊呀,真是要死了。

    陈丹朱看大夫的脸色明白怎么回事了,当然这件事她不会承认,越让他们看不透,才更有机会。

    “我是要见将军啊。”她道,坦然的再次打量铁面将军,“原来将军真的带着铁面。”

    铁面将军已经看出这小姑娘撒谎了,但没有再指出,只道:“老夫面貌受损,不带面具就吓到世人了。”

    陈丹朱道:“将军的面容是因为赫赫战功而损,吓到世人的并不是相貌,是将军的威名。”

    这是在奉承他吗?铁面将军哈哈笑了:“陈二小姐真是可爱,怪不得被陈太傅捧为珍宝。”

    陈丹朱施然坐下:“我就是不可爱,也是我父亲的珍宝。”

    铁面将军看着面前明媚如春光的小姑娘再次笑了笑。

    “所以,陈二小姐的噩耗送回去,太傅大人会多伤心。”他道,“老夫与陈太傅年纪差不多,只可惜没有陈太傅命好有子女,老夫想如果我有二小姐这样可爱的女儿,失去了,真是剜心之痛。”

    陈丹朱看着他的铁面,灰白的头发,眼睛的地方黑黝黝,再配上沙哑磨刀的声音,真是很吓人。

    她带着天真之气:“那将军不要杀我不就好了。”

    铁面将军看着桌案上的军报。

    “陈二小姐,吴王谋逆,你们下属子民皆是罪人,而你又杀了李梁,坏了我的战机,你知道为此将会有多少将士丧命吗?”他沙哑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我为什么不杀你?因为你比我的将士貌美如花吗?”

    他抬起头,黑黝黝的视线从面具洞内落在陈丹朱的身上。

    “用陈猎虎珍爱的娇花祭奠我的将士,岂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