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穹顶之上 > 604.灿烂的名字
    清剿战斗的厮杀声,正在逐渐向校园外的城市扩散,校园广场上狙击枪一声一声在响。

    “砰!”

    “咻…”

    源能死铁子弹在快速飞行的过程中,划出尖锐而清晰的呼啸声。

    其实如果讨论对普通大尖的杀伤效率,一个子弹充足的温继飞,很可能是整个溪流锋锐团队里最高的,甚至他现在可以站到这个世界最前列的三五人里。

    韩青禹虽然有一手“刀阵覆盖”,但是那个施展起来缺乏可持续性。

    时间在走,广场上夕阳的余光渐浓,渐沉。

    因为清剿范围的扩大,此时校园各个角落的学生、老师们,逐渐都被指引或护送过来了,越来越多人集中到飞船依然保持扩大防御的尾部。

    他们站在那里,在恐惧过后的惊惶中,噙着眼泪,木木地看着眼前巨大的黑金色飞船,以及站在飞船上的背影。

    那把枪一直在响,但是开枪的人并不显得仓促或忙乱。伴随着枪口一次次沉稳地偏转……远处的怪物,以距离为唯一标准,像是被点数一样,不断地倒下。

    因为是在近处了,因为保持着不自觉的安静,人们能在子弹持续的呼啸声和远处传回的厮杀声,乃至大尖的嘶嚎中,清晰听见枪栓偶尔拉动的声音,切换弹夹的声音。

    这些声音平静而坚实,有力,带着某种特有的节奏,带给他们安定感。

    “请问食堂的师傅在吗?”一个面庞青涩的战士,匆忙跑进人群。

    “在,在。”人群让开,食堂的厨师们走上来。

    “可以做饭吗?”士兵指向就在飞船尾部不远处的一间食堂说:“那里应该还有备用的粮食和菜,可以做饭吧?”

    “……有,嗯,有很多。”一名厨师先是犹豫,说到最后,坚定地点了头。

    “战士们饿了吧?”另一名老厨师问。

    “不,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几顿不吃都没事。”年轻战士自豪拍了拍背后的金属匣子,转头示意说:“而且我们现在也没空啊,得等砍完。”

    “……啊。”“嗯。”很显然,关于他们为什么几顿不吃饭都没事,在场的厨师们一时理解不了。

    但是这不重要,今天他们理解不了的东西本就已经太多了,老练的厨师开始转头估算人数……

    “那么,做饭吧,我们陪你们过去。”战士扭头看一眼站在飞船顶上那个背影,说:“温少尉说,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人得吃饭。”

    很快,七八名士兵握着刀,护送食堂师傅离开了人群。

    …………

    依然持续的枪声中,饭菜的味道开始出现,学生老师们开始感觉到饿了,这个世界仿佛又活过来了一些。

    “林丫你干嘛去?!”

    姚悦的四名室友里,因为其中一个端着之前拼死带出来的相机,突然朝向走去,另外三个慌张地喊道。

    “拍照啊,这些都得拍下来,别忘了咱们是新闻系。”名叫林丫的女生站住回头说。

    “可是……”

    “可是你在这里拍不就好了么?前面好危险。”

    室友们着急劝说。

    刚才,林丫在飞船尾部拍人群,透过人群拍食堂的烟……这些,她们都没有阻止,因为这一切确实应该被记录,可是这会儿,她往大尖那边去了。

    “不危险,远着呢,只是吓人一点而已。”林丫说着,走到飞船的侧面,拉开距离拍下了飞船顶上的画面。

    变换着距离和角度,拍了好多好多张。

    接着,林丫又拍下好几处,战士们战斗的身影。然后还不满足,她继续向前走去,拍下远处正面冲来的大尖群,地上垒叠大尖的尸体。

    姑娘站在最近的大尖的尸体边上了,背对大尖来的方向,从正面拍下来飞船和人群,以及飞船顶上的画面,尝试捕捉开枪的瞬间。

    她退进地面大尖的尸体堆了,白色的运动鞋,踩在地面恶心的怪物血液上……

    一直到温继飞终于看不下去,枪口轻点了一下,严肃喊道:“回来!不然小心我把你当成大尖,一枪干掉了。”

    林丫这才老实听话的一溜烟跑回飞船尾部。

    “对不起啊,林丫不小心就容易这样,她其实不是我们寝室胆子最大的,但是用教授的说,她是那种,随便给点阳光就瞎灿烂的。”

    姚悦在身后说,这是温继飞开始屠杀后,她说的第一句话。

    “是吧?”温继飞笑起来,大尖落地的频率已经跟不上温继飞杀戮的速度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问:“闷吗?”

    “不闷呀,一点都不闷,怎么会闷?!”姚悦用力地摇头,接着着急提醒说:“那边,那边下来一个。”

    “没事,我这顾得上。”温继飞把脸埋在狙击枪后,砰,砰,连开了两枪说:“要不我给你讲我过去这四年吧?”

    “……嗯。”姚悦在身后,看着他说。

    “怎么讲呢?”温继飞嘀咕着,想了想说:“这个故事,好像得从另一个人说起……你记得韩青禹吗?姚悦,我在信里跟你提过好几次那个家伙。”

    “嗯,记得,我当然记得啊,你说他是你最重要的朋友。”姚悦点头,接着有些担心问:“他怎么了?他也跟你一样,在这种部队吗?”

    “嗯,不止也在这种部队,而且他就是电影里那个人。”温继飞顿了顿,说:“《战无退路》里,站在冰雪断崖上的那个侧影就是他,最后那道冲天的身影也是他……”

    说着,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姚悦的反应,温继飞问:“怎么,你没看那部电影?”

    《战无退路》的宣传力度是绝对空前的,就连校园里都张贴着海报,温继飞以为姚悦会看过。

    “我没看。”姚悦弱弱说。

    “我看了。”

    “我也看了。”

    以林丫为首,叽叽喳喳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飞船侧面。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当时都看哭了。”

    “我也知道……是那个灿烂的没有名字的身影,对吧?”林丫显得很激动,她说的,其实是外媒影评转译过来的一句话。

    事实,韩青禹并不是《战无退路》的主角或重要人物,片中连他清晰的正面都没有出现过,准确的说,他只是背景板或大场面里的一员而已。

    但是,就是那仅有的两幕,那个猜想和推想中一定很好看的人,那个身影,留给观众的印象,太震撼,也太灿烂了。

    以至于电影热映后关于他的讨论,超过了电影绝大多数主要演员。

    “对的,就是他。”温继飞在狙击镜后微笑一下,说:“他有很多名字……好好活下去,以后你们都会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