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穹顶之上 > 512.不义之城最强者战的赌注
    不义之城是特殊的存在。

    像普通世界里哪怕大战也会有被默许的中立国,它是这个源能幕后世界里的混乱中立,用于藏污纳垢的唯一地方。

    包括蔚蓝在内的各大组织孤立它,在外围布置人手,围困和狩猎被放逐者,强势凌驾于它之上……但其实,没有人敢于轻易说要彻底击碎它。

    因为那样的代价必然会很大,下手的不论是哪家,都势必遭受重创。

    同时以蔚蓝为主,多数人的理智告诉他们,他们不能让这个极端武力世界里的所有亡命徒,都彻底失去希望,不能让污浊与仇恨,彻底失去流向。

    那样,你将不知道他们会毁掉什么。

    这是不义之城存在的逻辑和根基之一。

    除此之外,这座城市自身内部的生态,或者说运行规则,是让它长久存在的另一个逻辑。

    这种生态在高端武力层次的存在方式,简单举例说:

    比如在四大超级势力的时代,如果束幽突然对其中一个势力痛下杀手,那三个势力会迅速联合起来,寻求自保。

    而现在,如果韩青禹真的动用蔚蓝的力量,想要统治这座城市,那么以老三家为首的大量势力,会迅速站队,一致对外。

    这其中很可能包括青龙帮中的一部分人。

    他们能接受一个被蔚蓝放逐的青少校,不代表他们都能接受蔚蓝,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他们中有的人可能来自雪莲,来自地心,有的人可能曾经被追杀,亲亡友故,深恨蔚蓝……

    同时,外部的雪莲,清白炼狱,深海、地心等各大组织,为免不义之城完全被蔚蓝统治,也都有很大可能会迅速参与进来。

    正是在这样的生态下,这座城,很多看似不存在的规则,其实都在默默的运行着。

    这是韩青禹最近刚了解的事情,而束幽一直知道……他铺垫好了,目光看向韩青禹,“势力范围的问题交给他们去谈,你把你的永……”

    在站在这座城市的至高点长达十余年后,束幽对于势力范围和财物的欲望变得很小……这次,他想要的是永生骨。因为只有那样,他才有机会突破战力瓶颈……

    韩青禹知道束幽已经决定要这么干了。

    上次对话后,他就猜到了。

    所以这十多天来,他一直回避见面,一直通过青龙帮做准备,真正的目的,正是要应对这件事。

    现在,人亲自找上门来了。这一样是预料之中的情况。

    “我们有共同的仇人。”韩青禹抢话,打断,没让束幽直接把话说完。

    束幽看看他,“那又怎么样?”

    “我很好奇,为什么束幽老大这么多年除了自己去尝试,从没想过动用这里的力量,去协助完成复仇?”韩青禹说:“别告诉我你想一对一堂堂正正地杀他,你比他弱……另外,阿方斯那条老狗可不会跟你堂堂正正,否则你也不至于一次次铩羽而归。”

    这正是症结所在,每次在不义之城的范围外,束幽都是一个人,而阿方斯是一个组织,他连想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找不到。

    当韩青禹说完,束幽看他的眼神猛地一下愤怒起来,咬牙说:“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的蔚蓝……”

    “不是我的,我被放逐了。”韩青禹说。

    束幽知道他的故事,想了想,转向一旁,压抑说:“总之我一个人出去,暴露后都会被蔚蓝追杀……如果我想要动用更多力量,蔚蓝的军队一定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围剿。”

    “是啊……你不能。”韩青禹的眼神和语气一样真诚,缓缓说:“可是我可以。”

    “什么?!”束幽猛一下转回来。

    “我说,我可以带一万人去杀阿方斯!这里不缺一万想离开的战士,我有陈不饿和华系亚方面军撑腰,有蔚蓝盟军内至少一半的人心。真到那个份上,阿方斯没有组织优势。”

    韩青禹顿了顿,放慢语速强调说:“所以,你做不到的事,我可以,我可以带上一万人,去砍死阿方斯。”

    束幽整个人懵一下,恍然:

    是啊!他似乎真的可以。

    原来他的目的,是这样!

    “等到那一天,当一切真相都被揭开,蔚蓝欠你,也欠我!欠我们的战友兄弟一个交代!”韩青禹再说一句。

    这一句,重重砸在束幽心上。

    “所以……”他犹豫问。

    “所以把你那六块永生骨给我吧?”

    韩青禹诚挚说,说得理所当然。

    束幽差点就信了。

    “可是,这话听着怎么感觉有点耳熟啊?”

    他懵一下。

    “FUCK!这不是我来这准备说的吗?!”

    “明明我想的是,拿到这小子身上的永生骨,我就可能更强,就有更大的机会去复仇。而且,既然我自己有机会,为什么要假他的手去做?”

    “为什么不是你的给我?”捋清楚了,束幽沉声问。

    “因为我机会更大啊。”韩青禹坦然说。

    “明明是我更强。”

    “你给我了,就可能是我更强。”

    “……”好像又被绕进去了,束幽努力想了想,终于明白逻辑缺口在哪了,改换语气冷淡说:

    “我好像没有理由完全相信你,更根本没必要跟你谈论这些。因为至少现在这里,是我更强,我负责决定谁去。”

    “但你有把握吗?”韩青禹问。

    束幽眼神避开一下,“你又怎么保证你有把握?”

    韩青禹顿住。

    “说吗?说我能吞噬永生骨吗?尤其超级之后,除了角骨想吞就吞,你敢把永生骨给我看一下,我就敢把它们变没……”

    他犹豫着,因为他其实还不那么了解束幽,更不了解自己身上的特殊情况代表什么,直接说了可能会带来什么。

    “你个人实力太差了。”束幽说:“想谈,至少等你能跟我接近平手再说吧……”

    这一句说到这,束幽自己怔住。

    韩青禹也沉默看着他。

    “好吧,我决定了。这一年内你想走都走不了了。”束幽转身说:“一年后,你我城外一战,就用永生骨做赌注。”

    说罢,束幽直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