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日常系大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磨刀霍霍
    心里有些许猜测的关琅靠了过去。

    虽然在人行道上已经被警戒带隔绝,但还是有一群人停在外边围着看热闹。

    附近的一些住户也在楼上阳台探头看着下面的场面。

    这种围观的行为无可厚非,谁都有窥探欲和好奇心。

    关琅也不例外。

    他的身高在众人之中鹤立鸡群,所以倒不用往前挤,就能在后面看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

    几名身穿制服的公职人员正围在一条小过道。

    这条过道通往的是正门这家多味烧烤店的后厨。

    关琅虽然没有进这家烧烤店中消费过,但因为它处于自己上下学的路途中,多少还是有点儿印象的。

    烧烤店朝着街道的店门紧锁着,当然这看不出什么,因为现在才是早上八点,本来就不是这家菜馆子的营业时间。

    但是关琅灵敏嗅觉闻到的一股淡淡的怪异臭味,却让他知道了背后这条烧烤店处理食材的后厨小巷发生了什么。

    几名协警以及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站在警戒带后正在维持现场秩序,对现场的围观群众进行着疏散劝导。

    “我们正在执行公务,请大家不要围观,多谢大家的配合!”

    “诶!大姐,不要摄像!”

    关琅看街尾已经有几辆骑着摩托车的巡警赶来,也没有待在现场继续围观。

    而是在周边的出租楼找了个楼顶爬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现场的情况。

    他站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清店铺后厨巷子的情况,几十米的距离虽然不近,但也不足以成为他的阻碍。

    只见几名警察正在周围勘测取景拍照,而一名穿着口罩、手套等一次性衣物的法医,正在用一个银色的勘察箱里的装备对着一具男人的尸体进行着检查。

    男人的肚子中央被剖出一个骇人的大洞,衣服上布满撕裂的痕迹,现场到处都溅射着已经凝固的血迹,后厨的厨余垃圾桶、厨具,设备散乱一地。

    恐怖的伤口,结合上系统发布的支线任务【变异的血气生物】,他当然能猜到大概的凶手。

    他的心头变得稍微凝重了些。

    等到警察将尸体抬上了一辆运尸车呼啸离去后,关琅也离开了楼顶。

    这是他人生头一次较近距离接触这种死相惨重的尸体,脑袋里的思绪有些乱。

    上课的时候,因为走神还被老师提醒了好几次。

    不过因为关琅给老师留下的印象一向不错,所以老师也没舍得太批评他,以为他今天是身体不适,反而还在课后提醒他平时注意休息,不要熬夜。

    关琅回去的时候,在烧烤店门前稍微停留了一会。

    店门紧闭着,旁边通往后厨的小道入口的警戒线倒是已经拆除了。

    关琅的神情稍微有些恍惚,说实话,要说他因此受到了什么强烈心理冲击,那当然没有。

    毕竟他和店主也没有什么接触过,最多是路过的时候,探头进去看过几眼。

    但也不可能全然是淡漠的情绪,昨天还活生生走动的人,今天就已经化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种生命的脆弱感,还是让他生出了几分感慨。

    他变强的心思又迫切了几分。

    现实中的意外实在太多了,哪怕是现在强如他,也可能因为一粒0308英寸口径的金属弹丸而受到致命伤害。

    只有更强的身体素质和充沛的内力才是最好的安全保障。

    关琅环视着已经恢复秩序、来来往往的人流,心里坚定了变强的决心。

    他回到公寓里,开始着手准备武器的事情。

    他昨天晚上用的匕首就是他前些年在漫展的摊子上卖的未开刃的工艺品刀剑。

    当时陆续也买了几把其他的刀剑模型,用料实在,已经经过热处理的锰钢。

    开刃的工作则是他自己买磨刀石自己慢慢磨的。

    不过后来也用不到,就丢在卧室里吃灰了。

    他将四五把短兵器和磨刀的工具装进书包里。

    都是一些类似于飞刀,短匕,脱手镖之类的暗器。

    其实他还有一把端正儒雅、威仪十足的黑纹汉剑,舞起来也十分潇洒,可惜那把武器剑身太长,全剑达到了九十厘米,带出去恐怕别想猎杀血气生物了,他首先就要因为非法携带管制刀具而被拘留了。

    所以还是选择了低调的暗器。

    关琅带着一书包沉甸甸的装备进了院子,小心地关好院门。

    掏出里面的工艺品刀剑,其实这些在漫展购买的模型严格上也不太合规,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可以去购买一柄合法备案的、有证书的收藏刀剑。

    书包里的是一柄双刃飞刀,一柄黑色的短匕,还有一枚火影忍者中出场率极高的苦无,最后是一只三棱脱手镖,长三寸七分,重达七两,不大的体积,让它具有很强的隐蔽性。

    这些刀具当时他买回来后都进行了初步地开刃,但是并没有磨得很细。

    俗话说的好,磨刀不误砍柴工,那他现在准备猎杀血气生物,应当也是同等道理。

    他手头上有三块砥石,目数分别是四百,一千,五千,基本上这三块砥石就足够日常所需了。

    因为他之前就已经磨过一次,所以他直接就上五千目数的砥石,不必从低到高慢慢磨起。

    首先磨得是双刃飞刀。

    他撒了点水在砥石上,同时将刀刃按在石头上,仔细感知着刀刃和石面的角度。

    磨刀过程中,最终要的就是保持一个正确的角度始终如一地磨下去,将刃线打磨锋利。

    而关琅的手非常稳健,随着蹭蹭蹭的轻微声响,他的手就像是一台精准的机器一样,不断按着刀刃往前推进。

    很快几把短武器就在他的手中变得锋利无比,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他小心地将暗器装鞘,放进书包里。

    面对这些锋利无比的暗器,他也需要多加小心,毕竟他现在的皮肤也没有达到能硬撼刀剑的程度。

    如果刃具大大咧咧地就装进衣服里,袖子里藏着,万一不小心割破他的血管就麻烦了,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