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日常系大侠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白玉潭
    锦合村离崇江所城没几步路,里面的村民白天在所城景区内兜售小玩具、木制品,晚上回到村里休息起居。

    某种程度上,这个偏远景区内的情况,也暗合了中国现代许多大都会城市规划方面的沉疴宿疾。

    白天,人流疯狂涌入中央商务区,进入高档办公楼里工作;到了晚上繁华的cbd则变成一座空城,人流涌回城郊甚至是邻近城市睡觉休息,生产生活的场所往往是分割开的。

    不过也许是所城景区带给当地居民的收益不错,锦合村内居民自建楼看起来都还不错,虽然在建筑设计师的眼中,全部都是农民房的水平,没有太多的设计,但用大众的眼光来看,已经可以夸一句气派了。

    关琅不是来这儿看房子的,他听说村后有一汪白玉潭风景极佳,之所以叫白玉潭是因为沿着深潭周边散落着许多白色光滑的小石头,看起来就像如脂般的白玉一样。

    “你们好啊,能告诉哥哥这附近哪有水池吗?”

    关琅向村里的小孩问了下路,几个到处打闹玩得脏兮兮的孩子咿咿呀呀地给他指路。

    一个胆大的七八岁的小男孩甚至还自告奋勇地要领着关琅去那儿。

    小孩子都这样,特别喜欢别人拜托他们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已经是成熟稳重的小大人似的。

    关琅不让他们带还不行。

    结果就是一大群孩子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他走着,他混在孩子中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王似的。

    在村子里兜了会儿,关琅也找到了白玉潭的所在。

    不过显然不光是他听说了这是个观景的好地方,潭边的杂草地上坐了不少的人。

    有几个握着鱼竿的钓客,更多的是一伙年轻人,坐在便携式折叠小布椅上,身前放置着画架和画板,正对着不远处的景物写生着。

    两伙人隔着老远,倒不会互相干扰。

    不过关琅原本想一个人独享美景的念头只能无疾而终了。

    关琅走了过去,突然他在写生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许久不见的唐棠学妹。

    关琅也不出声一个人静悄悄地挪移到她身后,想看看她画得如何?

    不过当关琅站在她身后的时候,还是很明显感觉她握住画笔的手陡然一颤,接着动作开始僵硬起来,继而缓缓垂下手臂,突然不继续画了,眼睛盯着前方的白玉潭一个劲地看着,似乎能把它瞪出朵花来。

    关琅想了会,也明白原因所在,他站在身后把阳光都遮挡了,自然被唐棠发现了,再加上写生过的人大多都有这种别人站在身后便如芒在背的第六感,许多陌生人看见别人写生就喜欢驻足观看,还有部分人甚至会指手画脚当着你的面和别人对着你的画作评头论足。

    关琅拍了拍她的肩膀。

    让她猛然吓得站起身来,反手就要作势打在关琅身上。

    不过待看到是关琅后,她脸颊突然飘起一抹飞红,手赶紧收住。

    “原来是学长你啊,我还以为是有人耍流氓。”唐棠若无其事地轻拍着胸口。

    关琅笑了笑,看向她的画。

    发觉关琅的视线投向了自己的素描,唐棠脸颊的红晕缓缓爬下脖子。

    “学长,画得不好,让你见笑了。”唐棠露出羞涩笑容,被盯着看画有种班门弄斧的感觉。

    “哪里,画得已经很好了。”关琅点点头道,脸色诚恳,他的确不是在安慰她。

    这幅画笔触带着一种女性独有的细腻感,有种特别的质感,是一幅个人风格浓厚的作品。

    比起坐在她附近的同学们的作品水平明显要高上不少。

    “学长,正好遇见你,要不你给指导一下吧?”唐棠克服了自己的羞臊,小声说道。

    “指导不敢当,我就提点意见吧。”

    既然唐棠提出来,关琅也不再客套,对于一个绘画学习者来说,比起谁都愿意听到的夸奖,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才能使她真正得到进步。

    “画面整体感觉还行,就是虚实关系处理得薄弱了些,你看这里,这处的对比在画面中是比较强烈的,你的笔触应该更加细致,至于这里远处的树木,由于是远景,笔触比起近景来说就要虚弱点。”关琅的手在画面上指着,一边点出几处画面中的问题。“对了,你带了擦笔吗?我给你处理一下。”

    “我带了,好像在笔袋里,我找找。”唐棠像只小动物似的点点头。

    关琅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美术老师似的。

    “学长,给。”

    唐棠翻找出纸擦笔,递给关琅。

    “问题也不是很大,我替你擦一擦就差不多了。”关琅接过笔在远景处给她抹了几下。

    ......

    关琅也没有改得特别多,主要还是以提点为主,让唐棠自己修改。

    唐棠照着关琅给的意见改了改,发现虽然没有着笔多少,但画面感觉给人的印象就完全不一样了。

    本来她的画面虽然看上去繁复,却有些呆板,但在调整完虚实关系后,画面的中心主体就显现出来,更加抓人眼球。

    “谢谢你,学长。”唐棠盯着画纸神情雀跃,她没想到这样的作品竟然是自己画出来的。

    “没事,我也就点了几句,主要还是你聪慧有灵性。”画都改完了,关琅也不会吝惜夸奖,而且唐棠确实把他的指点都听在脑里,付诸笔端。

    关琅走到白玉潭对面去,那里正有一伙大叔在钓鱼。

    他从没钓过鱼,倒是小时候跟随过关爸和几个舅伯去过乡下的池塘水田里捉过泥鳅。

    他小时候回乡下大多都是在清明假期,那时候的江城郊区的水稻田都蓄上了清亮亮的春水,泥鳅最爱在其中出没。

    关琅对于小时候的事已经记不大清楚,但依旧能记得那时趁着薄雾,在温凉的田水壕沟中摸泥鳅的野趣,虽然回到家里时,泥猴模样的他不免要被关妈唠叨两句,但是摸泥鳅是真的有意思。

    此时站在潭水边坐在大青石头上的大叔们大概不是本地人,而是从其他地方来的钓客,他们全副武装,用具齐全,野钓手杆,钓台,抄网应有尽有。

    关琅走到他们身边,脑海中响起叮咚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