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毁灭游戏世界 > 第三十五章 黎院士
    岩峰的话音刚落在医院走廊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位身着白大褂的身影。

    “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

    谁?

    岩峰侧过头去看向了那个身着白大褂的女性,她并非是这里的医生,从她胸前的铭牌上岩峰读出了这位女性的名字。

    “黎婉院士?”

    岩峰在认清对方身份的第一时间挺直了腰身,向着她行了一个军礼。

    这位院士的身份可不简单,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也能算是岩峰在异稳局的上司之一,同样也是阚少妮的上司。

    结果阚少妮看见这位院士的瞬间,用手直接卷了一下自己的袖子。

    “老巫婆!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阚少妮说着就直接走向了这位黎婉院士,看这架势是打算用拳头来招呼这位国宝级的科研人员了。

    “阚队员!你怎么了?”岩峰第一时间伸出手搭在了阚少妮的肩膀上遏制住了她的行动。

    “放开我…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阚少妮试图挣脱开岩峰的束缚,同时用自己的手远远的对黎婉院士比着中指。

    完全…变成街头的小混混了!岩峰不明白为什么阚少妮会对这位院士有这么大的敌意。

    “小丫头你还是那么吵。”黎婉院士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位吵吵闹闹的异稳局探员。

    “你说什么!”

    “冷静!阚队员。”

    “如果你还想让你的队长活下来的话,那你就安静。”

    黎婉院士的下一句话,让有些接近失控的阚少妮瞬间呆在了原地后,迅速冷静了下来。

    一同呆住的还有岩峰,岩峰抬起头看着那位黎婉院士,当他仔细观察黎婉院士时,他也注意到了这位院士的特别之处。

    那就是她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黎婉院士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可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她的眼睛,并非是黎婉院士的眼睛有多么好看。

    而是岩峰发现自己盯着她看了这么久,她都未曾眨过一次眼睛。

    这种与黎婉院士对视时…有种猎物被猎人盯上的毛骨悚然感,特别是这个女人的嘴角总会若有若无的笑着。

    仿佛像是在说‘下一个要肢解掉的人,就是你了。’

    “在意我的眼睛吗?一次异常接触中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我的上眼皮出了点问题,不过倒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眼神。”黎婉院士做了一个简单的解释,瞳孔再次一转看向了阚少妮。

    岩峰觉得自己的小女儿站在这个女人面前绝对会被吓哭,她实在是太像是鬼片中那种女鬼的感觉了。

    “你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救下队长吗?”

    阚少妮其实还有一丝希望,现代的医学是肯定无法治好王世浒,就连续命都做不到。

    那么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以前收容的异常上了,只是…

    “当然不能,这只是一个让你安静下来的借口,你忘记了吗?十年前的异常不管是活物还是死物都已经失效了。”黎婉院士说到这里换了一个话题“我来这里是接手那两只名为雪魄的异常生物,阚少妮探员,你…把它们藏哪儿了?”

    十年前的异常都失效了?但更让岩峰关心的是阚少妮把雪魄给藏了起来这件事。

    “阚队员,那两只雪魄可不是我们的私人财产。”岩峰在这一点上站在黎婉院士一边,他似乎以为阚少妮是想将那两只雪魄当成自己的私人宠物。

    但阚少妮并没有那么肤浅。

    “全都失效你也有责任!我把它们交给其他的研究者都不会给你!落在你手上的生物没有一只能活下来!”

    阚少妮再次有些失控的对黎婉院士喊着,还是岩峰再次拉住了阚少妮才能让她冲出去。

    “这次上面的意思应该是以繁育雪魄为主!你休想对它们动刀!”阚少妮喊。

    黎婉院士没出声,她那毛骨悚然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阚少妮,像是在说‘再喊你也要上解剖台!’

    许久黎婉院士给出了回答…

    “你以为我不想救它们吗?”

    不想救它们?

    意思是十年前被收容的异常生物,不是因为各种实验而集体死亡的,而是自然集体死亡?

    原因?适应不了地球的环境?岩峰脑海里转过了很多念头。

    最后不管是阚少妮的叫嚣,还是岩峰的疑虑都被一位小护士焦急的声音给打断。

    “先生前面是重症病房,您需要预约才能进入,还有请把面具摘下来,否则我们要喊保安了。”

    医闹?

    岩峰松开了阚少妮,放下了手中的花束准备给那些打算在医院闹事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结果在医院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位戴着怪异面具的身影,看见那个面具的刹那,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岩峰心头。

    “是异常!”

    阚少妮的反应比岩峰更快,她直接拔出了自己的配枪,自从昨天之后异稳局的探员已经允许外出配枪。

    原来是异稳局的探员。

    秋仁借助森灵神的视觉打量着走廊中的众人,他们的谈话都被秋仁听得一清二楚。

    第三医院的守备很森严,但森灵神依靠他植物掌控的能力依然能轻而易举的来到这里。

    看样子要吓一吓他们。

    秋仁控制着森灵神来这里首要做的就是清场,如今重症病房中的病人仅有王世浒一人。

    所以秋仁需要让重症病房中所有的医生和护士与其他人员离开。

    虽然很对不起那些护士,可从森灵神脚下延伸出的树枝将那位挡在森灵神面前的护士给卷起,然后轻轻的将她给送出了重症病房。

    阚少妮的手枪已经上膛,但她没扣动扳机。

    重症病房外的走廊空间太狭小了,这种狭小的环境下开枪,一旦出现流弹对他们三人来说都是致命的,特别是黎婉院士。

    而且现在阚少妮要保护的人不是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队长,而是面前这个被她称之为老巫婆的黎婉院士。

    “后面有安全通道,走!”

    阚少妮第一时间抓住了黎婉院士的手腕,直接拉着她和岩峰一起向着重症病房另一侧的安全通道跑去。

    一直到最后最理智的人依然是阚少妮,生命走向尽头的王世浒已经没有救下他的价值,就算将其舍弃掉也无所谓。

    而黎婉院士那怕阚少妮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必须要保住她。

    因为黎婉院士是这个国家对异常最了解的研究者,而她对异常的所有知识全都是异稳局探员多年以来拿命换来的。

    “跑这么快做什么,我这次用的角色又不吃人。”

    秋仁瞅着那两位异稳局的探员一溜烟的跑没影了有些无语。

    “不过先把人给救了吧。”秋仁把注意力放到了正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