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毁灭游戏世界 > 第三十四章 觉悟
    龙城新区第三医院。

    自从昨天金龙出现在了龙城公园,再加上泰恩虫族袭击的事件,已经彻底让官方重视了起来,开始着手龙城新区的撤离工作。

    只是王世浒身上的伤势严重到了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后,就没有再继续转院的可能。

    现在他只能躺在医院重症病房的生命维持设备上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岩峰捧着一束花默默的站在了病房的外面,透过了窗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队长。

    他是昨天龙城公园事件的亲历者,虽然在途中因为金龙的永眠之音昏迷了过去。

    可苏醒后岩峰靠着异稳局的无人机录制下来的录像了解了一切。

    那些虫族怪物的入侵,金龙最后将整个龙城公园的一半都给焚烧殆尽的龙息。

    这两种灾难不管是那一种都可能造成龙城公园内,甚至周边地区的普通居民死伤惨重。

    但是没有…昨天的灾难死亡人数为零,受伤者仅有一人,那就是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王世浒队长。

    正因如此岩峰比谁都清楚,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有王世浒队长,还有那只金龙,他和他的妻子还有小女儿,很有可能早就在睡梦中被那些虫族撕成碎片,当成口粮给吃得连渣都不剩下了。

    至少王世浒队长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

    可岩峰现在就连说一句感谢的话都做不到,只能站在这里看着这位传奇英雄的生命逐渐消逝。

    “很伤心?”

    阚少妮的声音在岩峰身旁响起,岩峰侧过头看着这位比自己矮上了一个头的同僚。

    “看着战友逝去会伤心是理所当然的,反倒是你…阚队员,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平静,你和王队长共事的事件不是最长的吗?”

    岩峰无法理解身旁这个女性是怎么想的,不同于他只是和王世浒认识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阚少妮可是跟了王世浒快十年的时间。

    但阚少妮表现得非常冷静,从昨天开始到现在冷静到了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岩峰能肯定阚少妮绝对没有在暗处偷偷哭过,或者发泄自己的情绪之类的,她的眼眶处并没有什么哭过的痕迹。

    过去岩峰身受重伤差点救不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可是哭到眼眶都肿了的地步。

    “是最长的,但我已经习惯了。”阚少妮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说“这种事。”

    “习惯?”

    岩峰听见这个词突然想起了什么,在他接受完了雪灵神的任务后,委托过自己过去在部队的朋友调查了一下…这些异稳局老探员的背景。

    调查出的结果让岩峰非常不安,王世浒的背景没什么问题,标准的前精锐部队退役下来的王牌,但阚少妮就不同了。

    阚少妮在加入异稳局前根本没有任何军方的背景,更离谱的是…阚少妮还有前科。

    她在十五岁时因为偷盗行为多次被关入少管所,被放出来之后就继续,然后又被抓住后关入少管所。

    一直到王世浒侦办一次异常事件时与阚少妮遇上,她才从自己的偷盗生涯中被转正。

    不止如此,异稳局老一辈的探员中多数都有前科,还是很严重的前科。

    “你是不是认为队长作为指挥官每次都冲在最前线很离谱?”阚少妮说。

    “这…确实有些。”岩峰根据以往在部队服役的经验来说,王世浒作为行动指挥冲在最前线确实…太离谱了。

    这又不是古代行军打仗,将领永远冲在最前线能增加士兵士气什么的。

    王世浒这种最有经验和战略头脑的指挥应该坐在指挥部给下面的士兵下达命令,这才是最正常的运转方式。

    但没有…不管是雪灵神事件还是金龙事件,他永远都会出现在最前线。

    “因为队长本身的职责就不是指挥,指挥和调度全局的工作是交给技术部来完成的。”阚少妮继续说。

    “那队长的职责是什么?”

    岩峰仔细一想,战场上的调度好像全都来自于技术部,王世浒只是根据当前的情况给出最合适的建议而已。

    阚少妮继续透过玻璃盯着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玻璃的折射中正好能看见她面无表情的面庞,还有岩峰疑惑的脸颊,最后她说出了很简单直白的两个字。

    “送死。”

    “送…死?阚队员,现在开这个玩笑是不是…有些不恰当?”岩峰第一反应是阚少妮在开玩笑。

    因为在岩峰的印象中,阚少妮今年虽然已经二十八岁了,可性格依然像是小女孩一样,总是喜欢开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这不是玩笑,岩队员。”阚少妮侧过头看着他的表情说“我听说你过去是在维和部队服役对吗?而且你经历过真正的战场,还活了下来。”

    “是。”

    岩峰对阚少妮知道自己的底细并不意外,毕竟想要调查他的过去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在战场上什么感觉?害怕过吗?”阚少妮又问。

    “你在小看我么?”

    岩峰承认自己在异稳局的前两次行动里太划水了,金龙事件还被当成了被保护对象,可他再怎么样也是有作为一位老兵的傲气,战场上的枪林弹雨对于岩峰来说早已习惯了。

    “没有小看你,我一直很尊敬你们,但岩队员…我们的工作环境可和战场上不一样。”阚少妮的声音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都是有危险,我知道。”

    “不,不单单是如此。”阚少妮看着自己在玻璃上的倒映逐渐响起了关于过去的一些事情。

    “你过去在战场上面对的东西是枪械,子弹,地雷,还有其他的爆炸物,再不济就是坦克,而所要面对的敌人和你一样都是人类,你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运作的,受伤的时候你也明白是什么弄伤了你,后勤知道该怎么处理你的伤口,起码死的时候也明白是什么杀死了你,但在这里…你要面对的敌人是……未知。”

    岩峰瞬间没说话了,他想起了关于过去异稳局调查,其中一项让他不理解的就是…超高的死亡率,可阚少妮的话却让岩峰瞬间意识到了,这一死亡率代表的是什么。

    “异常都是未知的,你不知道你会遭遇什么,因为什么而受伤,可能连最后怎么死都无法理解,但我们的职责依然是面对它们,处理掉它们!而在最初期我们能应对的手段,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我们自己的性命。”

    阚少妮说到这里原本隐藏的情绪有些无法压抑,她将手搭在了医院的走廊栏杆上越握越紧。

    “早期异稳局的战友们多数都是死于非命,他们都明白了这一点但却依然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接受自己会遭遇这种结局的准备。”

    “阚队员…”岩峰注意到了阚少妮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所以你呢?”阚少妮深呼吸了一口气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我和王队长都没有什么亲人,异稳局就是我的家,所以我最后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但你不是还有妻子和女儿吗?”

    阚少妮说完后转过身表情再次回归了平静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

    “过去十年没有什么异常出现,所以异稳局是一处混工资和职称的好地方,但现在异常已经来了,这里将会变成鲜血淋漓的战场,我最近已经收到了不少辞职申请,而上头都已经同意了,岩队员你现在辞职还来得及,上头会体谅你把你调到后方去。”

    岩峰看着这位外表有些年幼的同僚,岩峰明明比她要大上四岁,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却感觉一直在被她说教。

    最后还是被小看了。

    岩峰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王世浒,如她所说的一样,继续在异稳局待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落得和王队长一个下场,可能会更惨。

    但…

    “如果我辞退了的话,谁能代替我的位置?”岩峰没有任何畏惧的盯着阚少妮的眼睛说“而且我已经当了一次逃兵,这次不会再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