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毁灭游戏世界 > 第十二章 王队
    两个小时前,龙城警局。

    乐哥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铐在了龙城警局的审讯室里,两位警官正坐在他对面。

    “警官同志我都说过了,我才是受害人,那只哈士奇把我打…咬得这么惨,你们怎么不把它的主人给抓起来?”

    乐哥也是一个老油子了,他抓狗从来都是盯街上那些没牵绳子的狗,这类狗就算真的有主人,抓到后也能找地方说理去。

    那只哈士奇把他揍得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经历依然让他记忆犹新,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口都还疼着在。

    所以乐哥除了认自己违规携带管制刀具外,偷狗这项罪名他打死都不认!

    有谁见过偷狗的人被狗打得进医院躺个半个月都出不来吗?

    其中一位年轻的警官看了一眼审讯室挂在墙上的钟表,审讯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这场案件他们也无法从乐哥口里问出更多的东西。

    无奈之下两人就只好暂时离开了审讯室。

    “这次真的只能以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定他的罪?”一位比较年轻的警官询问着身旁的同僚问。

    “那能怎么办?现在别说那只哈士奇的主人了,连狗都没找找到…现在最多只能让他在少管所待一段时间。”另一位警官也有些无奈的说。

    两人还没走出多远,年轻的警官在一处转角迎面撞上了一位高大的身影。

    年轻警官看清了那个身影的样子时立马站直了自己的身子对着对方敬了一礼。

    “王队!”

    “别这么拘谨,小于问出什么了吗?”

    那位被称之为王队的警官后退了一步,给两人让出了位置,他的身躯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把本来就不算宽的楼道给死死挡住。

    “没,那个叫乐平的是我们局里的常客,他对自己背后的团伙闭口不谈,我们这边没找到哈士奇的主人也没办法进一步对他定罪。”

    小于警官如实将自己审讯的结果如实告知了眼前这位临时上司。

    “你们辛苦了,去休息一下,接下来换我们来审。”

    王队用言语鼓励了一下这两位年轻的新人,就带着一位自己的同僚向着审讯室走去。

    小于警官看着王队离去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询问了一声自己的同伴。

    “他到底是谁啊?咱们局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小于警官问。

    “这种时候你就该收起你的好奇心。”

    另一位警官同样小声的回应了一句后,直接扯着小于警官离开了这里。

    王队沿着走廊来到了审讯室的门前,推开了审讯室的大门后微微低下了自己的头走了进去。

    在审讯室内乐哥依然是那一脸‘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

    少管所这地方进得多了之后,他胆子也肥了起来,在警官面前可能还会收敛一下,可审讯室一没人他就又变回了那天王老子的模样。

    只是这嚣张的样子一直持续到了王队走进审讯室里。

    靠!哪里来的熊?

    乐哥差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以为一只棕熊跑进了审讯室里,但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位穿着警服的警官。

    “我能说的都说了…”乐哥的语气本来有些不耐烦,但看见王队在审讯桌后坐了下来,然后摘下了头上的警帽后,原本嚣张的语气瞬间憋了回去。

    王队在警帽下的面孔非常的具有压迫力。

    如果说乐哥身上密密麻麻的纹身,还有他那嚣张的气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地痞流氓和坏人一类的角色。

    那么王队的面孔也能让人一眼联想到坏人,还是那种在幕后点着一根雪茄,用着冰冷阴狠的眼神看着主角说‘做掉他!’的那种大boss。

    在王队左侧下巴上有三道伤疤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脖颈之上,光是这三道伤疤所带来的威慑力就完爆了乐哥花了不知道多少钱纹的纹身。

    这画风他娘还是警·察吗?过来当他们老大都没任何违和感!

    乐哥被王队注视一眼,就莫名有种‘今后您就是我大哥了!’的那种膜拜冲动。

    王队拿起了桌面上乐哥相关的案底,然后从自己兜里面拿出了一副…老花镜。

    戴上了老花镜的王队看起来像是一个在火炉前织毛衣的老奶奶,或者说…熊奶奶?

    “乐平十六岁,这么小的年纪已经进了四次少管所,这个年纪为什么不去上学呢?”王队的开场白让乐哥完全没想到。

    “没钱…”

    乐哥本想很嚣张的说出这句话的,但在王队孔武有力的身形前只能变成了唯唯诺诺的回答,竟然还带上了一丝呜咽的感觉。

    “你真有心想读书我可以资助你,前提是你在少管所里表现优秀。”王队的下一句话也让乐哥完全没预料到。

    “我……”

    “咳,世浒队长,我们还有正事呢。”

    跟在王队身侧一起进来的探员小声提醒着王队说。

    “那就先聊正事。”王队合上了手里的案底,在老花镜下的眼睛盯着眼前那位不安的年轻人说“你对那只哈士奇了解多少?”

    “那只狗?”乐哥一提起那只哈士奇就瞬间来气“我被那只狗咬得现在身上都还在疼,你们怎么不把他主人喊来审讯?”

    “我们确实是在找它的主人。”王队摘下了鼻梁上戴着的老花镜,将其放到了眼镜盒里后说“可你身上的伤…恐怕不是被那只哈士奇给咬的…”

    王队的话让乐哥呆在了原地。

    “我说是被那只哈士奇打的,你信?”乐哥问。

    “我相信。”王队想都没想就回答说。

    乐哥听后之后内心竟然涌起了一股委屈的情绪,他被关进审讯室里后无数次和那些警官说,自己是被哈士奇给打的而不是咬的。

    结果那些警官打死都不信,到最后乐哥自己都觉得哈士奇打自己可能是幻觉,记忆错误了。

    现在终于有人愿意相信…原来天底下存在能把人暴揍到还不了手的哈士奇了。

    “所以你在和那只哈士奇互殴时有什么发现吗?”王队接着问。

    “发现?”

    被哈士奇暴打能有什么发现的?例如我昨天打拳输给了一只哈士奇,那只哈士奇的拳法很快,是用惯性出拳之类的?

    “我就直接问了…那只哈士奇会说话吗?”王队问出了一个更加骇人听闻的问题来。

    “说话?狗怎么可能会说话!”乐哥说到这里顿时笑了,但没笑多久就僵住了。

    那…狗也不可能站起来打人啊!用的还他娘是咏春?

    王队本还想继续追问更多的东西,他的耳麦里突然响起了某人的声音。

    “很遗憾今天就只能问到这了,你因非法持有管制刀具,还有无证驾驶等多项罪名被判在少管所里待两年的时间,到你成年那天刚好刑满释放。”

    王队简短的汇报了一下对他的判决后,站起身准备离开审讯室。

    “等等!你说资助我读书的那件事…”

    “只要你在少管所中表现优秀,再回这里报王世浒这个名字,我会资助你到读完大学。”王队重新戴上了自己的警帽,在对方的注视下离开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