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先驱者
    武道系东南角,被一片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遮掩的犄角旮旯里。

    一栋粗粝如堡垒的钢筋混凝土七层建筑,被变异爬山虎覆盖,又有藤蔓从窗户里钻出来,显得有些萧索。

    这里曾经是武道系的主教学楼。

    地上七层,地下还有三层武道实验室。

    后来,农大强势崛起,变成“怪兽大学”,得到各方资金和资源的支持,兴建了更多、更大、更豪华的教学楼和实验室,这里就渐渐空置,辗转变成进修班的宿舍和教室。

    顾剑波安顿好了社会学员,带着孟超走进教学楼深处,开启一扇布满铁锈,吱吱呀呀的大门,顺着螺旋楼梯,深入地底潮湿的黑暗中。

    “波哥,你还藏了这么一座秘密据点?”

    马洪等社会学员也是第一次知道,闹着要一起下去看看。

    顾剑波拗不过,招呼马洪作为代表,一起下去。

    地底三层如停尸间般冰冷。

    吸一口气,鼻腔都会有冰锥戳刺的感觉。

    幽暗的灯光照亮狭长走廊两侧,都是各种浸泡在防腐剂里,完整剥离出来的血管和神经,纤毫毕现,密密麻麻,看得人毛骨悚然。

    顾剑波把孟超和马洪带到一间要用密码开启的实验室。

    里面摆满各种好似刑具的修炼器械。

    正中央一款器械,甚至像是处决犯人的电椅。

    顾剑波从角落的保险柜里,取出整整两大摞实验笔记和底稿,还有两个很大的档案袋。

    档案袋里是一叠厚厚的病历,各项生理参数的检测结果,以及身体各个层级的扫描图片。

    还有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年轻十岁,英俊帅气的顾剑波,和同样年轻十岁,明媚动人的李英姿手挽手。

    他们和另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站在一起,看着红日喷薄的方向,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笑得很开心。

    “他叫宗烨,我们那一届最优秀的学生,远远比我更强。”

    顾剑波轻轻触碰着照片,喃喃道,“事实上,他才是‘1024项目’的主导者,我只是被他拉下水而已。”

    孟超点头“我看最初的文章,都是以他为主发表的。”

    “没错,现在有很多人都说,十几年前的农大武道系,是我和李老师‘双子星’大放异彩,碾压驭兽系的时代,其实,哪有什么‘双子星’?我们充其量是两颗卫星,反射宗烨这颗‘超新星’的光辉而已。”

    顾剑波笑笑,道,“宗烨是宗院长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他在大三时,就已经突破天境,成为四星超凡者。”

    “什么!”孟超震撼。

    超凡境界,三级为一个大台阶。

    本科院校里,很多才华横溢的天骄都能在毕业前冲到三星境界,成为“地境巅峰”。

    但从“地境”到“天境”,不仅仅是灵能级数的堆积,也不是多贯通几条灵脉,多强化几个器官这么简单。

    必须对生命磁场、灵魂力量、精神和意志,都有极深刻的领悟,才能将碳基智慧生命的境界,提升到全新的层次。

    大三就冲上天境,真是不可思议。

    “宗烨的天赋和才华,远胜我的十倍,而他的离经叛道和野心勃勃,更像是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令人恐惧,却又充满了炽烈的吸引力。”

    顾剑波道,“宗烨自视甚高,认为整个农大武道系,只有我和李英姿能勉强理解他的想法,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最前沿的武道理念,外人眼中,是形影不离又不相上下的‘铁三角’,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我和李英姿是完全被他震撼、折服了。

    “就在他冲上天境之后不久,一个暴雨倾盆的晚上,他忽然找到我和李英姿说,他觉得自己走错了路。

    “我们自然大吃一惊。

    “彼时的他,刚刚以一当十,打得驭兽系溃不成军,还刷新了武道系几十年来的多项记录,就连周边几所大学和远在城西的龙大,都听过他的名字。

    “倘若连他都‘走错了路’,整个农大武道系,又有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他却一声不吭,拿出一本鬼画符般的笔记本,阐述了一种全新战斗理念,喏,就是这本。”

    顾剑波将一本封面剥落的怪兽皮革笔记本,用双手捧了起来,小心翼翼揭开扉页。

    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一行大字“唯有死亡,才是生命的极限!”

    这行字写得很重,力透纸背,像是烙印在上面。

    “宗烨唾沫横飞,向我们阐述了整整一夜,最初我们都不赞同他的理念。”

    顾剑波叹息道,“修炼支脉来战斗,听上去很美,但仔细想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支脉既细,又脆弱,怎么可能用修炼主脉的方法,去简单粗暴地贯通?

    “就算贯通了,支脉的径流量这么小,如何能输出足够强大的灵力?一个技能都放不出来,怎么和‘兽魂流’,‘超杀流’那些必杀技满天飞的强者抗衡?”

    “倘若是别人拿出这么荒唐的东西,只怕第一时间就会被我和李英姿丢进垃圾桶,偏偏是宗烨,这个聪明绝顶的武道天才。

    “再一次,我们被他天马行空的想法和滔滔不绝的雄辩所折服,被他拽上高速行驶的列车,一路风驰电掣,深入未知的领域,这就是‘1024项目’。”

    孟超听得入神“后来呢?”

    顾剑波平静道“后来,他死了。”

    孟超“什么!”

    “龙城几十年摸索出来的超凡者修炼方法,主要就是吞服灵能丰富的秘药,然后用冥想、桩功和战斗来炼化,如果是本科院校或者超级企业,就会提供‘修炼舱’,用生物电流刺激修炼者的神经和血脉,加速灵能流转,冲击并强化灵脉,但这一方法,主要适用于主脉。”

    顾剑波叹息道,“宗烨异想天开,改造药剂配方和修炼舱的结构,将药剂的浓度和生物电流的强度都大幅降低,希望能贯通并强化1024条支脉。

    “但他远远低估了支脉的复杂和脆弱,也低估了贯通支脉时,锥心刺骨的痛楚,以及这种痛苦,会对心灵指数造成的干扰。

    “最终,在我们毕业前夕,一次实验中,他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只留下半篇还没写完的毕业论文,以及大量病历和研究资料。

    “我们看了这些病历才知道,原来各种极端实验早就严重摧残了他的身体,细微的暗伤在他的血脉和经络之间郁结,貌似健康的他,根本是在疯狂透支自己的生命,让有可能延绵百年的生命之火,在短短数年间就燃烧殆尽!

    “他非常清楚自己命不久矣的处境。

    “在一封写给我们的信里,他表示自己知道推进‘1024项目’,将会付出何等惨烈的代价。

    “只是,他非常乐观地估计,自己还有好几年生命,足以坚持到1024项目大功告成,全新的武道理念能大放异彩,到时候,作为祭品的他就算粉身碎骨,也值了。”

    孟超接过顾剑波颤抖着递过来的病例,无比震撼地翻阅着。

    触目惊心的数据和图像,清晰表明了一个才华横溢、强横无匹的武道天才,如何心狠手辣摧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步走向毁灭。

    每次实验,都像是主动跳进绞肉机,把自己大卸八块,每个器官乃至每条神经都解剖出来。

    惟其如此,才能得到第一手数据,改变基因药剂的浓度,微调生物电流的强弱,将适合贯通主脉的修炼器械,改造成适合修炼支脉!

    “说心里话,其实我并不相信1024项目能够成功,从第一天起,我就抱有极大的怀疑,经常当着宗烨的面抱怨。”

    顾剑波笑笑,“不过,看到他在修炼舱里血肉模糊的样子,我反而觉得,应该继承他的遗志,不能让1024项目就此中止,否则,宗烨不是白死了吗?

    “倒是李英姿,因为宗烨的死而痛心不已,认为都是1024项目害他走火入魔,我们两个,都是害死他的‘帮凶’,她深深自责,从此之后,转向‘兽魂融合术’,再不看‘1024项目’一眼。

    “这时候,宗岳院长已经全面主持武道和生命科学院的工作,对于幼子之死,他老人家自然也心碎欲绝,但生长在战火纷飞的岁月,老一辈的生死观更加淡然,他对1024项目,并未全盘否定。

    “既然我愿意继续宗烨的研究,他也不反对,反而拿出不少资源来支持我,如果项目真能成功,宗烨的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吧?”

    孟超听到这里,好奇道“既然如此,项目怎么会停滞不前呢?”

    “因为,我没有‘才华’。”

    顾剑波眼神空洞道,“宗烨陨落之后,很多人把对他的褒奖和各种光环,都转移到我的头上,我也发誓要背负着他的遗志,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但在内心深处,我非常清楚,自己和宗烨的差距实在太大。

    “像我这样的‘高材生’,只能在别人规划好的路线上埋头猛冲,只能在有唯一正确答案的试卷上拿到满分,只会完美解读每一条游戏规则并取得胜利。

    “但是,如果没有试卷,没有规则,在一片空白的画卷上,我就什么都办不成了。

    “之后几年,1024项目一直在拖泥带水地推进着,我貌似研究出了很多药剂配方,也改造了一些修炼器械,甚至偶尔治疗了一些灵脉枯萎的病患,帮他们贯通了三五条主脉,发表了一些凑数的文章,得到无数荣誉和赞美。

    “但这些都是皮毛,我根本没办法像宗烨一样,触及到1024项目的灵魂,对现有的战斗模式,进行脱胎换骨的变革!

    “我心急火燎,我的灵魂饱受煎熬,我做梦都能看到宗烨对我充满期盼的眼神,我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同样号称‘天才’,同样是‘1024项目带头人’,为什么我和他有着天差地别,真正的天才早已陨落,活下来的我,却一无是处,只是沽名钓誉之徒!

    “被这些恶魔般的念头纠缠,我变得急功近利,研究风格渐渐激进,终于,铸成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