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八十九章 局部地区
    “跟我练功,你身子太弱,再不打熬身体,活不长的。”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张怀玉神色认真地对顾青道。

    顾青心里充满了挫败感,这女人力气好大,居然一路把他拎到山腰,很没面子。

    那么暴力,说话还那么难听,情商绝对负分,以后谁敢娶?

    “你注定孤独一生。”顾青瞪着她道。

    “不劳你费心,孤独一生未尝不是好事。”张怀玉淡淡地道。

    一手拎着顾青的衣领,一脚将他的膝盖踹弯,张怀玉喝道:“先扎马步,蹲好,不准动。”

    顾青是什么人?他是莫得感情的男人,怎会听一个女人摆布?于是不服地站直了,眼神挑衅地瞪着她。论拼命,他两辈子都没怕过谁。

    张怀玉不慌不忙从胸前的储物空间掏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旁若无人地修剪指甲。

    顾青于是乖巧地开始蹲马步。

    人家也不是害自己,练好身体终归是没坏处的,就当是自己免费请了一位健身私人教练吧。

    枯燥的练功生涯开始了,没蹲多久顾青便觉得双腿又酸又麻,大腿肌肉不由控制地颤抖起来,顾青仍咬牙坚持着。

    又过了半炷香时辰,顾青终于受不了了,忍不住道:“多久能休息一下?”

    张怀玉垂头专心修剪之家,头也不抬道:“没有休息,蹲到死。”

    顾青绝望地往地上一倒,仰望头顶的蓝天,叹道:“你杀了我吧,活着不一定是多么有乐趣的事,真的。”

    张怀玉皱眉:“这才多久你便坚持不下,你父母当年教我的时候,我可比你强多了,那年我才四岁。”

    “休息一下,聊聊天,我们聊聊……”

    张怀玉无奈地叹气,她其实很想把顾家夫妻的技击之术教给顾青,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可惜顾青并不想学。

    顾青坐了起来,道:“你们行走江湖的人是不是都有外号?”

    “何谓‘外号’?”

    “就是一些很威风的名字,江湖少侠必备的名号,比如‘铁掌镇神州某某某’,‘火云邪神某某某’,‘飞天鹞子某某某’,名号大多跟他们本人的功夫或某些著名的事迹有关,你有名号吗?”

    张怀玉果断摇头:“没有。”

    顾青失望地喃喃道:“名号都没有,怎么好意思闯荡江湖?难道我又遇到一个水货?”

    “好好的人有名有姓,为何要给自己加个外号?”张怀玉不解地道。

    “威风啊,正所谓‘树的影儿,人的名儿’,行走江湖遇到不平事,只需要报出名号,恶徒便闻风丧胆远遁,这才是大侠之风范。”

    张怀玉无语地道:“若真是成了名的侠客,报出姓名不是更简单吗?为何非要编个外号?”

    顾青叹道:“算了,你不懂,一千多年的代沟我很难抹平。”

    “你若行走江湖,会给自己取个怎样的外号?”

    顾青咳了咳,双手抱拳豪迈状:“在下‘威震石桥村以及青城县东南偏西局部地区,玉面不高兴小郎君’顾青,请了!”

    张怀玉睁着懵懂的双眼,半天没消化过来:“局……局部地区?”

    顾青于是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是刚出山的少侠,很多地方还没来得及被我威震到,所以暂时是局部地区,假以时日应该会改个名号,改为‘青城县大部分地区’。”

    张怀玉呆怔片刻,道:“如果你给我取外号,你会取什么?”

    “‘注孤生钢铁暴力直女一顿三碗饭’张怀玉,就问你怕不怕。”

    张怀玉骤然变脸:“你给我老老实实蹲马步,蹲一个时辰,敢动弹一下我便废了你,快蹲!”

    …………

    接连几日,张怀玉每天清早都会拎着顾青上山练功,什么都不教,只有蹲马步,蹲得顾青生不如死,每次问张怀玉逼自己蹲马步究竟是何居心,张怀玉却懒得解释。

    天气越来越冷,冬天万物俱寂,村民们也都不愿出门,今年冬天村里人家都过得不错,很多孩子都添置了过冬的新衣,有些干活卖力的村民竟然能奢侈地烧木炭取暖了,也算是石桥村一个可喜的变化。

    腊月时节,郝东来和石大兴来到村里,兴奋地告诉顾青两个好消息。

    第一是甄官署的文书,正式将瓷窑定为贡瓷,每年需向长安进贡各类瓷器总计一万件,将来瓷窑规模扩大后还会增加进贡的数量。

    这次被定为贡瓷原本是不大顺利的,甄官署将瓷器样品送进宫后,被内府局的宦官否了。

    情理之中的事,这年头很多事情都需要用钱来开路,而因为瓷窑被查封,郝东来和石大兴忙得焦头烂额,没来得及去长安打通关节。

    后来峰回路转,不知为何内府局又准了甄官署的文书,非常高效地下文批准了贡瓷。

    顾青大致明白了,应该是鲜于仲通在其中做了什么,他与当今最得宠的贵妃娘娘的堂兄杨钊交好,天子李隆基又对杨钊和杨贵妃颇为信任,一个小地方想向宫里进宫瓷器,这种小事在杨家兄妹的运作下,基本没有任何难度,传个话便落定了。

    第二个好消息是黄文锦离任青城县,吏部新派来的县令姓魏,昨日刚到青城县,黄文锦与魏县令办完交接后便马上启程去蜀州赴任司田参军了。

    确实都是好消息,但顾青高兴不起来。

    他的腿发软,站都站不直。

    郝东来和石大兴离开后,顾青继续蹲马步。

    山路的尽头,远远走来一个人。

    这个人身形瘦削,一身白衣不知多久没洗,有些泛黄了,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下盘不稳的样子,走近后顾青从他身上闻到一股很浓的酒味。

    顾青眯眼打量他。

    是个陌生人,他从未见过,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这个山村里。从他身上的酒味大致猜测一下,应该是喝多了迷了路?

    这个人大约五十来岁年纪,面容有些沧桑,他的腰间挂着一只酒葫芦,另一侧配着一柄剑。最有趣的是他的那双眼睛,眼神里充满了狂放而散漫的神采,仿佛什么事都不在乎,就算有把钢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都会先灌一口酒,然后大笑抛却头颅。

    男子走近后,他也在打量顾青,上下端详一番,见顾青正在蹲马步,男子哈哈一笑,摇头道:“花架子而已,殊为无用。”

    说完经过顾青身边,摇摇晃晃朝山下走去,走了几步,男子打了个酒嗝儿,忽然仰天长啸,接着嘶声长吟:“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群山巍峨,清音悠悠,随着诗句的回荡,天地间仿佛换了颜色,触目所见,山河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