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四十八章 铺垫计划
    憨叔就在顾青的眼前逝去,那嘴角微扬的面孔永远停留在顾青的脑海里。

    周围的工匠们再次围拢起来,除了致憨叔于死地的那根木棍,他们没找到任何线索,看着死去的憨叔躺在地上,工匠们有人叹息有人愤怒。

    顾青仍面无表情,不见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他从人群里找到了宋根生,让宋根生办理憨叔的后事。

    首先要给憨叔净面换衣,准备棺木,让他干干净净地走。其次派人向憨叔家报丧,憨叔有两儿一女,全都请来石桥村。再去请青城山上的道士下来,在憨叔的家乡搭起灵台道场,为憨叔做足法事……

    一件件后事交代下来,宋根生一一记住,当他问起要不要报官时,顾青拦住了。

    “不报官,憨叔村里的里长宗亲问起来,就说是意外,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赔钱,多赔,尤其是憨叔的家人,以后他们一家子的衣食我管了,二郎的亲事我也管了,憨叔丧事办完之前马上找媒婆说亲,找良善之家的闺女配给二郎,钱敞开了用,一定要丧事办完之前找好,办完丧事后三年服孝,耽误二郎年纪了。”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用成熟沧桑的语气条理分明地安排一位老人的后事,连他的家人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看起来显得有点古怪,只是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没在这上面。

    宋根生有点奇怪:“可憨叔明明是被贼人所害,怎能不报官?”

    顾青笑得很诡异:“听我的,别报官,跟憨叔的家人好好解释,钱给够,总之别报官。”

    宋根生听出顾青话里的坚决之意,只好讷讷点头应了。

    回头再次深深看了一眼憨叔的遗体,顾青沉默地独自走下山。

    这一世虽是少年的身体,可灵魂毕竟已是三十多岁了。真正成熟的成年人遇到任何事不会太冲动,憨叔死了,顾青的心情自然是悲痛的,可没到刻骨铭心的程度,毕竟他与憨叔认识的时间不长。

    说什么悲痛欲绝未免太给自己加戏,顾青悲痛之外更多的是隐而未发的愤怒。

    冤有头债有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顾青现在要做的是帮憨叔报仇。之所以阻止宋根生报官,是因为他信不过这个年代的王法,在人治大于法治的年代,一桩人命官司可能出现的意外和反转实在太多了,而顾青做事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达到目的,不想平添太多波折。

    “姚贵堂”这个名字,已深深印在顾青的脑海里,憨叔拼尽最后一丝余息说出来的名字,若让他死得太痛快便是违了顾青在憨叔面前发下的誓言。

    第二天一早,憨叔的两个儿子来了,跪在憨叔的遗体前嚎啕痛哭。冯阿翁一边安抚,一边解释憨叔的死因。在顾青的授意下,憨叔的死因是一次意外,山上流石滑坡砸到了头,顾青当场掏了一贯钱赔罪,并表示以后憨叔的家人每年都给一定的抚恤。

    悲痛却无可奈何的两个儿子只好接受了事实,接下来便是入棺和道士做法事。

    未尽的后事交给宋根生处理后,顾青独自出了村。

    村口的山路边,宋根生匆忙跑出来,拽住了顾青的胳膊。

    “你要去给憨叔报仇?”宋根生盯着他的眼睛。

    顾青笑了:“读书人突然不傻了,我有点难以适应……”

    “你不能去!”宋根生加重了语气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虽说你还不算千金,但以你的本事,迟早要腾达的,莫为了一条人命把自己搭上了。”

    顾青平静地道:“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

    “这不是你该做的事!这是官府该做的事!”宋根生执拗地拽着他的胳膊不肯松手。

    “我对憨叔发过誓,要亲手为他报仇。”

    “顾青,你莫冲动,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你已是石桥村的脊梁,多少乡邻村民要靠你吃饭,你若有了闪失,整个村子又要回到食不果腹的从前,为了一条人命,值得吗?”

    顾青想了想,认真地道:“值得。”

    “很多人活着是为了吃饱饭,我不是。”

    …………

    与石桥村相隔二十多里地的翠江村,村头三里外的山坡上,顾青坐草丛里,嘴里咬着一根草茎,眯眼望着村子参差错落的房屋。

    顾青在思索行动计划。

    首先,要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帮憨叔报仇,保全自己是前提。顾青不会真的热血上头不管不顾冲进村里大杀四方,最后被官府判个斩立决。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成年人做事有做事的章法,冷静的计划,缜密周全的铺垫,一丝不差的行动,不留痕迹的善后,所有这一切加起来,才是成年人世界的游戏规则。

    除了憨叔,没人知道凶手是谁。这是一个对顾青有利的条件,所以顾青才会决定不报官,甚至对外解释憨叔是意外而亡,这一切都是铺垫。

    然后顾青从憨叔寥寥数字的遗言里找到了翠江村,仇人就是这个村子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具体的行动计划了。

    在来的路上,顾青对计划已有了大致的轮廓,说不上天衣无缝,若官府铁了心要深挖下去的话,还是会暴露一些不利的线索。然而世上原本就没有毫无漏洞的犯罪,顾青能做的是尽量减少痕迹,最大限度地将痕迹消弭于无形。

    山坡上坐了一个多时辰,顾青终于等到了一位路过的村民,村民头缠白巾,背着一捆干柴,显然是上山砍柴的樵夫。

    顾青拦住了他,笑得很和善:“敢问你是翠江村的吗?”

    村民一愣,还是很和气地道:“正是。”

    顾青仍然笑得和风细雨:“我是外村的,想跟足下打听一个人,你们村是否有一个名叫姚贵堂的人?”

    村民顿时露出惧色,看得出这位姚贵堂在翠江村也是一个村霸,难怪跟丁家兄弟认识。

    “兄台莫慌,我不认识姚贵堂,只是受人之托来翠江村给他捎句话,可我听说姚贵堂此人有点……凶,我胆子小,不敢进村,在此处坐了一上午,正是进退两难呢。”顾青苦笑道。

    村民好奇地打量他,嗯,长得干瘦干瘦的,看起来很不扛揍的样子,而且天生一张不高兴的脸,确实很容易挨揍。

    “你要给姚贵堂捎句什么话?”村民是个善良的人,见顾青踌躇的模样有些不忍。

    顾青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大约十几文的样子,塞到村民的手中。

    村民顿时受宠若惊,被这突然来临的幸福惊到了。

    “兄台高义,在下感激不尽,这点小意思请兄台笑纳,只消给姚贵堂带一句话,就说昨夜之事已事发。”

    村民神情茫然地跟着念道:“昨夜之事已事发?”

    顾青笑得愈发和煦:“没错,就这一句。他若问起是谁说的,你就说是一个不认识的外村人带的话。”

    村民此刻满脑子问号,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太有悬念了,可手里那满满的一把铜钱告诉他,问号再多也别问,老老实实传话便是。

    村民拍着胸脯保证完成任务,正打算离开,顾青指着山下的一条羊肠山道,问道:“这条路是否能出村?”

    “是的,而且出村只有这一条路,否则只能爬山绕过去,那就太辛苦了。”

    顾青笑道:“多谢兄台,还请兄台将话带到,在下告辞。”

    村民兴冲冲下山,顾青微微一笑,也跟着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