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十章 顺水人情
    宋根生大部分时候都像读书人,偶尔也有不像的时候,不但不像,反而比正常人更猥琐。

    此时此刻,他就进入了猥琐男模式。

    整整一上午什么事都没干,像个痴汉一样远远跟在秀儿后面,看她挎着竹篮采野菜,看她哼着俚俗歌谣走过林间小径,看她悄悄脱了鞋子,将脚泡在清澈蜿蜒的小溪里,舒服地仰头闭上眼,与山林溪涧融合成一幅绝美的画卷。

    宋根生就这样静静地远远地看着她,目光痴迷,嘴角带笑,像观音菩萨座下的黑熊怪忠心守护紫竹林一样守护着她。

    看到秀儿穿上草鞋,整理衣着后回家,宋根生急忙跟上。

    一直到秀儿走回村子,遇到相熟的村民,停下脚步寒暄,宋根生便悄悄躲在一堵废弃的土墙后,探出头偷偷瞄她。

    一记巴掌拍上宋根生的肩,顾青的脑袋凑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好奇地道:“你在做贼还是在做淫贼?”

    宋根生吓得啊地大叫,惊惶扭头发现是顾青,这才长松了口气:“正人君子是不会在后面吓人的。”

    宋根生有些羞恼。

    “我不是正人君子,只是个普通人,有时候干的事或许连人都算不上。”顾青无所谓地道。

    宋根生一愣,劝道:“不论是君子还是普通人,都应爱惜羽毛,你怎可如此诋毁贬低自己?”

    “名声这东西是枷锁,我不需要,别转移话题,你在偷窥谁?”顾青探头看了一眼,看到远处的秀儿,顾青恍然:“衣冠禽兽啊,大白天就干这种偷窥小姑娘的事,这种事不是应该晚上干的吗?居然好意思教我做正人君子……啧!”

    宋根生脸涨得通红:“我,我不是偷窥,是……是在保护她!怕她遇到坏人。”

    “村里的坏人只有丁家兄弟,他们已被我卖掉了,还有谁是坏人?”

    宋根生没说话,只用笃定的眼神看着顾青。

    顾青倒吸一口凉气:“我是坏人?”

    宋根生缓缓道:“你自己刚才说过,有时候你连人都算不上。”

    读书人除了读书,大抵都要练嘴皮子功夫的,怼人的话说得好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顾青脑海里想了好几句反击的话,然而终究杀伤力太弱,于是呆怔片刻,接着仰天长笑,单手摁住宋根生的脖子,把他的脸按在土墙上摩擦,摩擦……

    片刻后,宋根生面无表情坐在土墙后揉脸,顾青神清气爽地伸着懒腰。

    “是你最近飘了还是觉得我扛不动刀了?”顾青斜眼瞥着他。

    “你已摩擦过我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如何才能让秀儿对我倾心仰慕?”

    顾青沉默,又是这个该死的话题,他完全不擅长。

    “不知道你们求偶是怎样的章程,反正我所知道的是,送花啦,烛光晚餐啦,月下散步啦,还有在她门外弹琴唱情歌什么的,听起来是不是很土?没错,确实土,但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宋根生眼睛亮了:“土?怎会土?我听都没听过,好像很新奇的样子……她若对我有意,会怎样暗示我呢?”

    顾青努力回忆前世电视剧里的情节,然后道:“她……大概会说最近新茶上市,邀请你去她家喝杯茶吧。”

    “茶?村里没人喝这东西呀。”

    “喝水也行,重要的不是喝什么……你这种钢铁直男我真是服了。”

    “何谓‘钢铁直男’?”

    “我不想跟你解释如此深奥的问题,只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喜欢秀儿为何不直接请人上门提亲呢?聘礼准备丰厚一点,秀儿她娘一定不会反对吧?”

    宋根生摇头:“我希望先两情相悦后再去提亲,若秀儿不喜欢我,我提亲将她娶过来,岂非欺男霸女行径?此非君子所为也。”

    顾青含笑看着他,宋根生这人单纯,儒雅,也有一些迂腐的书呆子意气,顾青对他好不仅仅因为他是朋友,更多的是,顾青从他身上看到很多自己所不具备的性格品质,宋根生就像是一个互补式的存在,恰好将顾青性格里缺憾的一面补上了。

    远处的秀儿终于看到土墙后的顾青和宋根生,挎着竹篮快步走来,离二人五步距离时又站定不动,怯生生地看着顾青。

    顾青笑着朝她招了招手,秀儿这才慢慢走近。

    宋根生的表情顿时有点慌,顾青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都加重了不少。

    秀儿朝顾青和宋根生微蹲福礼,这令顾青颇为惊奇,秀儿的家教礼仪似乎做得不错,贫瘠的山村里很难看到如此识礼数的姑娘了。

    “秀儿见过顾家兄长,见过宋家兄长。”秀儿轻轻柔柔地道。

    宋根生手足无措,紧张得脸望向别处,努力端着兄长的架子嗯了一声,脸已一片通红。

    顾青瞥了他一眼,笑道:“找我还是找根生?”

    秀儿怯怯地道:“找你。”

    “都是同村乡邻,有事直说。”

    “听村里的长辈们说,顾兄长的陶窑召集村里的劳力帮忙做事,是有酬金的,对吗?”

    “没错。”

    秀儿脸蛋通红,垂头低声道:“我,我娘说……她也想去陶窑做事,她说她也算劳力,男人能干的事,她也能干。”

    顾青愣了,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提了这个请求。

    见顾青久久不语,秀儿急道:“我也能顶半个劳力,我和我娘一起做事,酬金可以少一些,行吗?”

    顾青皱眉,看秀儿焦急的样子,想必她家已是非常穷困了,否则不会抛头露面去陶窑干苦活儿。

    然而一想到陶窑里干活的都是些糙汉子,整天光着膀子一边干活一边说些荤素不忌的玩笑,秀儿母女处在那个环境里,实在很不妥。

    旁边的宋根生也焦急得不行,红着脸两眼期待地盯着他。

    顾青眨眨眼,决定送个顺水人情,于是转头看着宋根生道:“陶窑呢,应该暂时不缺劳力,而且女人干那种糙活儿未免不妥,根生,你说要不要给秀儿母女安排个活干呢?”

    宋根生忙不迭点头:“要,要!当然要!”

    秀儿望向宋根生,眼神浮上感激之色。

    顾青笑道:“看在根生的面子上,秀儿,你和你娘干脆给陶窑的劳力们做饭吧,粮食我每天分配给你们,秀儿你辛苦一下上山采野菜,你们母女每天做一顿便可,我给你们每天两文钱酬金,如何?”

    秀儿大喜过望,急忙朝顾青行礼道谢,抬起头时,脸上已挂满了泪珠。

    “顾家兄长,您的大恩大德,我和我娘一生铭记在心。”

    顾青一把将宋根生扯了过来:“谢他吧,原本不打算请人了,根生帮你说了好话,我才改了主意。”

    秀儿又朝宋根生行礼:“多谢宋兄长。”

    道谢过后,秀儿告了声罪,挎着竹篮蹦蹦跳跳回家了,看得出她的心情很雀跃,迫不及待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娘。

    宋根生感激地道:“多谢你帮我。”

    “顺嘴一提的事,莫客气。”

    宋根生尴尬地道:“为了帮我,你每天除了付村民酬金,还要多付出一顿饭,这可是不小的开支。”

    “终归是乡邻,多给点好处我不吃亏,再说,我多付出的部分自然有人帮我付账,何乐而不为。”

    宋根生好奇:“谁?”

    顾青望向村口的山路,努了努下巴,嘴角露出了笑意:“他们。”

    山路尽头,两拨人马缓缓朝石桥村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