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章 清贫如洗
    顾青有点尴尬。

    他发现自己无意中制造了某些误会,昨**丁二郎叫爸爸纯粹是前世打架后的规矩。

    所谓“成王败寇”,胜利者问一句“服不服”是必须走的流程,绝大部分失败者都很识时务,说一句“服”,然后双方偃旗息鼓,当然,也有脾气倔的说“不服”,没关系,再战三百回合便是,战到其中一方说“服”为止。

    前世孤儿院的游戏规则里,暴力能解决绝大部分问题,因为没有爹娘管教,孤儿们自己制定了暴力之后的一切流程,唱“征服”和叫“爸爸”是流程里必走的两个项目。

    后来长大了离开孤儿院出去读书工作,便再也没有多少机会使用暴力手段了,顾青几乎已忘了自己的打架技能,直到昨日被丁儿郎追打,技能才再次被点亮。

    胜者为爹,败者为儿,天经地义的事。所以打了丁二郎后,顾青下意识地把这个规矩带到了这一世。

    只是顾青没想到宋根生如此识时务,猝不及防的一声爸爸令顾青有些失措。

    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打算给我送终……

    顾青一愣之后,马上朝宋根生露出慈父般的微笑,点头表示已收到他的诚意。

    不解释了,误会就误会吧,解释起来太累。

    日暮时分,宋根生看了看天色,向顾青告辞回家。

    看着宋根生单薄瘦弱的背影,顾青心中不由浮起几分暖意。

    昨日揍过丁二郎后,全村的同龄少年皆畏他如虎,隔着老远用惊惧的目光看着他,只有宋根生毫不犹豫地主动上来将他扶回家,并且打水给他洗伤口。

    顾青知道,自己的前身跟这个宋根生的关系一定很亲密,可能他是自己在村里唯一的朋友吧。

    以后尽量好好待他,那声爸爸不能白叫。

    莫名其妙的,顾青忽然觉得自己的肩头担起了一种责任,说不清道不明,可能是父爱吧。

    奇怪的是,丁家兄弟也叫过,顾青却完全不想对他们负责,宛如渣父。

    胃部饿得隐隐作痛时,顾青才察觉自己应该做饭了。

    无父无母,独居陋室,一切都得自己动手。

    顾青揭开家中存米的小缸,然后开始忧虑了。

    家中有粮,大约有一升黍米,可长久的忧患意识告诉顾青,这点粮食吃不了多久,如今才八月,离秋收还早,家里的存粮恐怕不够一个月的量了,也就是说,粮食危机近在眼前。

    更过分的是,家里除了那点黍米,居然没有任何菜。

    所以,唐朝人吃饭就是货真价实的吃饭吗?除了饭什么都没有?

    不太明白唐朝的规矩,顾青觉得很不适应。前世过得再落魄,至少有一小碟咸菜下饭,没想到这一世竟被命运打落谷底。

    站在家门前,顾青来回踱步,踌躇不已。

    很想去邻居家串个门儿,一通废话寒暄后点明来意,我家今天吃米饭,谁家借点肉?

    这么干可行性还是很高的,毕竟自己挟新任村霸之余威,只是有点不要脸。村霸的名头已经够low了,总不能真去抢乡亲们篮子里的鸡蛋吧?

    天色已黑,顾青觉得自己今日很难吃上肉了,只能明日再想想办法。

    小心翼翼捧出一小把黍米,洗过之后用家里唯一的破陶罐装上水,灶台的干柴倒是不少,山村里最不缺的就是柴了。

    米饭熟了之后,顾青看着面前一小碗冒着热气的米饭,幽幽叹了口气。

    这顿饭怎么吃?没菜也就罢了,连米饭也只有小小的一碗,难怪自己这副身体又瘦又干,前世若遇到丁二郎那样的恶霸,只需两拳便能让他跪在地上狂掐丁二郎的人中求他不要死,这一世揍人不但自己受了伤,居然还让丁二郎活蹦乱跳回去,而且胆敢第二天叫帮手来复仇。

    这就是体质的差距啊。

    顾青决定从明日开始,要为自己的身体素质做点什么,如今的他一无所有,唯一的资本就是他的身体。

    断绝一切娱乐活动和夜生活甚至连生存都有危机的日子里,还有什么动力能支撑他继续活下去?

    当然是一颗想吃肉的心。

    …………

    山村之所以叫山村,自然是有山又有村。

    第二天一大早,顾青便爬上了村子旁边的一座无名矮山,在山腰一颗槐树下挖坑,不停的挖坑。

    宋根生站在他身后,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顾青埋头干活,在一块地势相对平坦的杂草丛中,徒手挖出一个半径一尺的坑,坑底一如既往地布置上削尖的木枝,再小心翼翼做好伪装。

    看着面前那个完美的大坑,宋根生小心翼翼地道:“你……似乎很擅长挖坑?”

    顾青头也不抬道:“我还擅长抬棺,擅长埋人,擅长布置灵堂,总之我多才多艺,你那声爸爸没白叫。”

    “是。”宋根生立马毕恭毕敬,瞬间入戏到那个神秘而高端的仪式里。

    顾青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你以前也这么怕我吗?”

    宋根生犹豫了一下,道:“以前不怕,现在怕。”

    “怕我揍你?像揍丁家鼠辈一样?”

    少年郎终归有点血性的,宋根生顿时想否认,再露出一个“我不怕你”或者“我很扛揍”之类不怂的表情,然而看到顾青那张看不出情绪的脸以后,宋根生还是很不争气地道:“是。……我不会惹怒你的。”

    乖巧得让人心疼。

    顾青笑了:“我也不会揍你的。”

    宋根生松了口气,这两天面对顾青时惴惴不安的心理终于稍有舒缓,胆子大了一点的同时,话也多了些。

    “我能问问……你又挖坑做什么吗?”

    顾青叹道:“做陷阱,我在等某只倒霉的小动物一脚踩空,小兔兔,小鹿鹿,小熊熊,小鸡……咳,总之任何动物都行。”

    宋根生恍然:“原来你想打猎。”

    犹豫了一下,宋根生又道:“可你挖的这个坑……太浅,洞壁也不光滑,就算有猎物掉进去,它也会很快逃出去的。”

    顾青脸色一僵,挖坑他擅长,但打猎……真的不擅长,两辈子都没干过。

    “这里的猎物如此聪明吗?我昨日在家门前挖的坑,连人都上了当,难道还困不住猎物?”

    宋根生解释道:“那是丁家兄弟不察,他们根本没想到你居然如此……”

    “如此卑鄙?”

    “不,如此机智。”宋根生显然是个很会聊天的人。

    顾青看着眼前这个不成功的坑,心里充满了挫败感,然后……不知为何又发起了呆。

    宋根生也不说话,二人就这样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良久,顾青喃喃自语:“猎物不上当,人却上当了,也就是说,丁家兄弟连畜生都不如?”

    宋根生呆滞,然后苦笑道:“你……太犀利了,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顾青一惊:“我刚才说话了么?”

    宋根生给了他一记肯定的眼神。顾青顿时有些迷惑,为什么发呆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把心里话说出口?记得自己前世没这毛病,难道自己的灵魂还没适应现在的身体?

    顾青叹了口气,埋头将坑里倒插的木枝拔了出来,继续往深挖坑。

    “想吃口肉为何这么难?”顾青黯然叹息。

    宋根生道:“村子后面有个山谷,那里有个石潭,如今正是鱼肥虾壮的季节,为何不去那里试试?”

    顾青欣赏地看了他一眼,越来越发觉宋根生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如果“朋友”二字像游戏一样能升级的话,在他心里已悄悄将宋根生从陌生人升级为狐朋狗友,离真正的朋友尚有差距,努力攒攒经验值,年底以前大约还能再升一级。

    “稍停便去,这个坑还是要挖的,做事不能半途而废。”顾青埋头挖坑,挖得很认真。

    宋根生也上前帮忙,二人合力挖了很久,约莫挖了三尺左右的深度才停下。

    他们不得不停下,因为挖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顾青抬起双手,手上一片漆黑,惊讶地道:“这是什么?”

    宋根生看了一眼,神情颇为淡然:“石墨,也叫石炭,早年间听村里的老人说,青城山附近有石墨,不过无甚大用。”

    顾青神情古怪地盯着漆黑的手,缓缓道:“你读过书吗?”

    宋根生露出傲然之色:“我祖父在世时教过我一些,他是村里唯一读过书的人。”

    “我读过书吗?”

    “你当然没读过,村里读过书的只有我祖父和我,我爹都没读过,他说他不是读书的料。”

    顾青语气愈发缓慢,指着大坑中间那块黑漆漆的物事,一字一字地道:“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这东西你们管它叫‘石墨’?它难道不叫‘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