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31.枕戈待鬼
    向威带走所有游星和力士的选择在王七麟意料之中。

    毕竟自己掉粪坑里了,不赶紧拉几个人下去作伴还能干什么?

    除了人事任免就是案件汇总,王七麟问道:“这段时间,县里各地有没有什么难以解决的诡事?”

    三个小印摇头,他们地盘风调雨顺。

    游星和力士们互相对视,最终董季虎起身抱拳说道:“王大人,县里还好,倒是没什么事,可是咱驿所里有个诡事!”

    王七麟问道:“什么事?”

    董季虎说道:“石大人的、不对,是石周山的卧房有点事。他家不在咱县里,所以平时都是住驿所,然后前些日子石大人被你整死了,不对,是伏法!石大人伏法……”

    “是石周山伏法!”向威忍不住哼道。

    王七麟不动声色的撇撇嘴。

    以前陪着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

    天下男人都一样啊。

    “对对对,石周山伏法,然后他卧房不就空出来了吗?但平时苏嫂子还是去照常收拾,结果这几天她晚上去收拾的时候,总会看到有个人影出现。”

    王七麟皱眉:“驿所闹鬼,这是它自寻死路,你们没去解决它?”

    董季虎干笑道:“苏嫂子说,这个人影有点像石周山啊。”

    “绝不会是石周山。”王七麟断然道,“那我晚上看看吧,还有吗?”

    没毛壮汉白虎殷勤的将一本案宗递给他道:“大人,其他的都详细的记在这里面了。”

    王七麟收走案宗,淡淡的说道:“行了,今天的会到这里结束,诸位大人请便吧。”

    有人下意识问道:“不聚餐吗?”

    王七麟起身拂袖,脸色阴沉:“诸位须知我等还都是戴罪之身,现在当务之急是去镇压邪祟、抓捕侯德才,怎么,你们准备论功行赏喝大酒?丧事当喜事办?”

    众人悻悻的抱拳,纷纷离开。

    等屋子里没人了,徐大忍不住说道:“七爷,带队伍不是这么带的,你得收买人心。”

    王七麟笑道:“你想错了,我现在要做的不是收买人心,而是给他们压力,让他们畏惧我、想方设法讨好我、投靠我。”

    为上者严、为官者威。

    “以前从石周山到游星力士都坑我,不坑我的也没有帮我,如今我做了大印,这些坑就一笔勾销?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我不找他们麻烦,已经是恩赐了。”

    “而且你得知道这些人不是我的班子,我再怎么示好也不可能得到他们对石周山那样的忠心。所以,不如让他们畏惧我,这样他们起码不敢糊弄我。”

    王七麟继续讲解道:“同样道理的还有我把所有人都调给向威这件事,我是要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做的不好,我就将他们全部换掉!另外,万大人说侯德才应该被这伙人给藏在了县城里,那我现在把他们全给调走,看看他们还怎么来给侯德才打掩护!”

    听了他的解释,谢蛤蟆惊诧道:“大人你才踏入官场两个月,怎么会有这些手腕?”

    王七麟笑而不语。

    保持神秘感也是制造威严的一种手段。

    反正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在梦里看了许多宫斗官争的电视电影。

    谢蛤蟆骑马赶去小水乡,徐大则去监视向威一行人前往伏龙乡。

    王七麟给他们期限了,让他们必须今天收拾家当赶紧去赴任,将他们逼得很紧。

    他刻意要制造距离感,所以手腕强硬,出手不留情。

    县里的驿所有厨子,王巧娘来了后没事可干,便去后厨做帮工。

    这样干活的多了吃饭的少了,一顿晚餐很快收拾出来。

    为了讨好他这位新任大人,厨子将晚饭做的花样百出,很是丰盛,馋的黑豆一个劲吞口水。

    一口气能吞六口!

    太阳没下山的时候王七麟去石周山的卧室看过了,这个卧室其实是一座小房子,这就有些古怪了。

    要知道驿所是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主要房间都是并肩建成,石周山的房间却是独立于其他房子之外,就像是后面重新建起的。

    这房子全木质地,颇为古旧也颇有格调,里面家具跟房子是成套的,中间有个客厅,两边各有卧室对称,徐大选了一个,早早就把行李给搬了进去。

    王七麟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本想将灵官冲厄符贴到卧室门口,但想了想暂时没用,他倒要看看房子里的鬼影是怎么回事!

    吃过晚饭,徐大先拎着一壶酒醉醺醺的回了房间。

    带来的檀木棺材板成了他的床板,供桌石板摆放在客厅正北,风水鱼在罐子里露头露脑。

    八喵从阴影中走出来,风水鱼赶紧缩头缩脑。

    但人家没看它,八喵出来后也缩头缩脑,它往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后便甩着长尾巴去了徐大房间,将酒壶偷了出来,掰着壶嘴舔了两口老酒。

    酒壶没多少存货了,它喝了两口便没了。

    这样八喵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拖着酒壶上了供桌,毛爪毛脚的将酒壶摁入水瓮中。

    风水鱼懵了,它死死贴着水瓮瓮壁惶恐的看向水面上的猫脸:下手了下手了,杀鱼了杀鱼了……

    八喵给酒壶里灌上水,心满意足的准备拖回徐大房间,但是不经意间一扭头:王七麟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它。

    “嗷呜。”八喵拔脚就跑。

    王七麟追着要揍它,风水鱼露出光头很激动的看:弄死它!下狠手!刀呢?抽刀啊,劈它!

    八喵跑出门去钻进了草丛里不见了,王七麟骂道:“你有种别回来,竟然学会偷酒喝,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回身要进屋,却透过灯光看到徐大房间的窗棱纸上出现了一个阴影。

    这是个壮汉的身影,背着手在房间里转悠着。

    却不是徐大的形象,确实跟石周山更像!

    王七麟立马冲进房间中,可是他推开徐大门后却没有看到鬼影,只有徐大双腿夹着被子在一脸满足的打呼噜。

    刚才肯定不是徐大醒来下床走了几步!

    他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异常。

    这样他回到房间,不过开着门。

    妖刀在枕头下。

    真-枕戈待鬼。

    他眯着眼睛往外打量,两个卧室是对称的,打开门后他能看到徐大的床。

    屋子里空空荡荡,时有风水鱼搅动水花的声音,此外只剩下寂静。

    他侧耳倾听,没有声音。

    他悄悄的扫描房间内外,没有人影。

    嘴里的冰台珠被他含得都发胀了,却没有变冷,屋子内似乎没有阴气。

    王七麟监视了好一阵,没有任何发现,他有些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眼前有黑影快速晃了一下。

    刚才晃过的黑影,仿佛只是他迷迷糊糊中的错觉。

    但他快速往周围看,屋子里还是什么都没有。

    桌子上的火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只有袅袅炊烟摇曳升起。

    屋子里有些黑。

    但今夜月色很好,雪白的月华照在地上,像铺了一层雪。

    没有发现他的精神放松,眼睛又眯了起来。

    瞌睡之中再度有黑影在他眼前晃过。

    这次不是一晃消失,而是在他眼前左右晃了晃。

    王七麟忽然想到了这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人或者东西,伸手在他眼前晃动,想要试探他是不是能看到东西的那种晃动!

    心头一浮现出这念头,他的头皮都炸开了!

    他猛的瞪大眼睛,但房间里还是没有东西!

    接着他脖子扭动,余光偶然扫过床头正对的屋顶。

    一张模糊的脸在房角露出,正仔细打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