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04.试探
    “……屋子里肯定还有其他人,一定有,一定有!只是我我我以前没发现,太黑了,里面什么也看不见,我不知道有人!一定有人!幸亏我被大人们惊醒了,否则我会死的!我知道,我会死的!”

    少年将梦中遭遇说了出来,前面还好,他尚能理清思路,说到今天撞开墙壁看到半张脸开始人就崩溃了。

    穆小娘也崩溃了,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

    王七麟将她拉起来说道:“夫人你且放心,本官既然来了,自然不会任凭妖邪纠缠令郎,一定帮你们解决这起诡事!”

    “多谢大人!大人开恩!”

    王七麟让少年平复情绪,然后又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

    少年说道:“四天之前。”

    王七麟道:“四天之前你去过哪里、碰到过什么、看到过什么?把你感觉异常的说给我听。”

    少年仔细想过,无奈摇头:“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从早到晚都在书房里诵读诗书和练字,没有出过门,自然没有碰到或者看到什么古怪。”

    王七麟又问道:“那关于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猜测?”

    少年慌张的说道:“我猜测不出什么,我只是在梦里有些预感,我预感屋子里只有自己、预感自己被困住了、预感只要不离开屋子就是安全的。但我不甘心被困住,一直想要离开那屋子,结果……”

    说到这里,泪水又流了出来。

    徐大捞了个苹果啃的咔嚓咔嚓响:“别哭,别怕,我跟你实话说吧,你面前这位乃是咱新汉朝第一小印,江湖朋友尊称翻天麒麟。而我呢,是咱新汉朝最强游星,江湖朋友抬爱,叫我顶天山公。还有我身边这个老道士,他就是我们的江湖朋友。”

    谢蛤蟆无奈:“轮到我了就这么一句?”

    徐大想了想说道:“我们这江湖朋友也是大有来头,你别看他长得坏,其实心眼好……”

    “算了算了,我一句就行了。”谢蛤蟆更无奈了。

    徐大嘿嘿笑,王七麟想踢他,结果这货插科打诨还真有效,听了他的话穆太航来了信心,面色从苍白变得红润。

    见此他接着问道:“你为什么有这些预感?”

    穆太航困惑的说道:“我不知道,预感不就这样吗?莫名其妙出现在你心里。而且我看到那半个脸后,还预感到他非常凶,非常可怕,绝不能去见到他……”

    说到这里他又开始瑟瑟发抖。

    王七麟问道:“你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会被困进去,醒着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

    穆太航点头。

    “那你在什么地方睡觉都会这样吗?”

    穆太航沮丧道:“大人,学生有个毛病就是认床,如果不在自己床上睡觉,学生别说做梦,连眼睛都闭不上。”

    徐大问道:“那你以后怎么去府上乡试?背着床去?”

    穆太航怔住了。

    人生好艰难啊。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道:“你怎么看?”

    谢蛤蟆沉吟道:“魇其实是一种小妖灵,喜欢缠着意志力薄弱的人,而人往往极度疲惫的时候意志力最薄弱,所以这时候容易被魇住。”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指点向穆太航额头,然后摇摇头:“他没有被魇给缠上,没有妖气。不过也有可能这魇修为非凡,它平时躲了起来,所以查不到它留下的妖气。”

    王七麟道:“应该怎么办?”

    谢蛤蟆道:“让他回去继续睡,我们守着看看。”

    穆太航摇头:“我睡不着了,大人们,我不敢睡觉了。”

    穆小娘搂住儿子抹眼泪。

    人是铁饭是钢,一觉不睡累的慌。

    她知道儿子的身体快崩溃了,再不能睡好觉他会死的!

    王七麟道:“这样,我们今天就在你家里住下了,你想睡觉了随时回去,记住,有我们三个在你身边,你在梦里不管看到什么都别怕,那都是假的!”

    “不是假的。”穆太航摇头,“我有预感,都是真的。”

    王七麟道:“那你有没有预感会碰到一位诡道高手?”

    穆太航又摇头。

    刀光闪过。

    一盏茶杯‘啪啦’从中裂开。

    他拿了半个茶杯双掌对搓,茶杯化作瓷粉。

    屋里的八仙桌是厚重实木做成,他单手抓住桌角稳稳的提了起来,面色平淡:

    “你预感是错的。”

    穆家母子被他的实力给震慑住了,但穆太航真的被吓到了,一直到日落时分也没有睡意。

    他的眼圈越来越黑。

    王七麟明白,他精神问题很严重了。

    谢蛤蟆老江湖,更是清楚这点,他直接把少年给打晕了,交给穆小娘道:“今晚你们母子一起睡,穆少爷必须得好好休息了,否则他扛不住。”

    “可他魇了怎么办?”穆小娘惊慌的问道。

    王七麟道:“今晚我和徐大睡你儿子的房间,我这道长在你门外,你仔细看好你儿子,如有不对立马叫他进来。”

    穆小娘咬牙道:“大人无需避嫌,请让道长进我房间,奴家清誉岂能有孩子的身家性命重要?”

    她见王七麟三人可靠,于是招待的无所不周,晚饭特意是去酒楼叫的菜。

    王七麟知道一个妇人独自拉扯儿子本就艰难,还要供儿子读书这就更难了,这从穆家陈旧的家具便能看出来,怕是自从穆先生过世,他们家再没有添置新家具。

    于是他掏出两个银铢递给穆小娘:“本官不吃百姓一粥一饭,你收下钱,有钱换个家具。”

    “我换过,有必要的我就换。”穆小娘急忙摇头,王七麟道:“那你别让本官给你断案了。”

    看他真起身要走,穆小娘终于接过银铢。

    她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个头道:“多谢大人体谅,奴家衷心愿大人步步高升、飞黄腾达,若能官至柱国,定是百姓之幸!”

    王七麟摆摆手道:“为官一任应该做的,快快请起。”

    穆小娘老是不起来让他很着急,徐大已经开吃了!

    他娘的,先吃鸡腿!

    夜幕降临,他和徐大进了穆太航的卧房。

    这房间里头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桌子、四方凳子,此外便是一张陈旧的木床。

    王七麟不认床,但他不习惯睡人家的铺盖,于是打了地铺,反正天气已经热起来了。

    徐大倒是无所谓,他选择去睡床。

    两人轮流值夜,但王七麟对徐大没有信心,于是让他守上半夜:“你什么时候困了什么时候叫我起来。”

    徐大冷笑:“你想睡一夜啊?那大爷熬个夜吧。”

    “少扯犊子,还有你别去床上,你就坐板凳上给我守夜。”

    这货上床肯定睡觉,王七麟还能不了解他?

    吩咐之后他躺下,念着金刚萨埵心咒很快入睡。

    佛家法咒很催眠。

    不出意外,半夜被呼噜声震醒了。

    徐大趴在桌子上,那哈喇子从桌子边上快挂到地上了!

    他气得一脚踢在桌子上。

    徐大猛的跳起来:“大爷在此!嘿,大爷的狼牙棒呢?”

    王七麟怒道:“不是让你守夜吗?”

    徐大眨眨眼,装作深思熟虑:“大爷怕那妖怪不来,所以装睡,结果装着装着真睡着了。不过那妖怪就是没来啊,你看咱俩都睡的这么香……”

    王七麟阴沉着脸道:“谁跟你说我睡得很香?谁跟你说我没有梦魇?”

    徐大问道:“你也梦魇啦?”

    王七麟摇摇头:“没有。”

    徐大迷迷糊糊的搓搓眼说道:“那我入睡试试会不会被魇上,你起来那你守夜吧。”

    他趴在桌子上继续睡。

    呼噜声几乎是立马接上了。

    王七麟叹了口气,徐大睡觉能辟邪,妖魔鬼怪不敢近身,他呼噜声太响了,跟雷声似的。

    什么妖魔鬼怪敢去听雷?

    ps:说一句哈,本书六月一号凌晨上架,然后发布一个群号‘272351965’,有兴趣的一起去群里吹牛。最近运营官大佬在帮弹壳众筹白银,如果大家愿意帮上一把,弹壳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