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88.东孟村庄
    放下案卷,王七麟道:“孙大人,帮我把往年的受害人家属和今年报案人都叫到驿所来,我要开堂。”

    自从在县衙开了一次堂,他有点上瘾了。

    权力果然是男人最大的瘾。

    孙缪道:“没有这个必要吧?”

    王七麟道:“我昨晚跟鬼车交过手,鬼新娘没有露面,仅仅是一匹鬼马我便应付的很吃力。所以,这鬼新娘很可怕。”

    “但三十年来乡里因它而死的人并不多,这说明它并没有滥杀无辜,只是在有目的的找一个人或一样东西。”

    “可是今年它表现很反常,好像已经没有耐心了,你说,一旦她彻底失去耐心,选择在牌坊乡大开杀戒,你到时候怎么办?”

    孙缪沉默了。

    思索了一会,他拱手道:“我这就带宗龙宗虎去叫人。”

    “我们也去,”徐大看了看这些人的名单后说道:“一共四十六个报案人,我负责三十二个,怎么样?”

    谢蛤蟆诧异:“徐大人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积极?”

    他打眼扫了扫报案人卷宗记述,顿时大怒:“东孟村一个村庄就有三十二个报案人?你是只打算跑一个村呀?”

    徐大争辩道:“你误会我……”

    “等等,东孟村有三十二个报案人?”

    王七麟拿过卷宗看姓氏和籍贯地记述,果然如此,这个月见到鬼车最多的便是东孟村人,几乎每天都能在村里村外看到。

    他立马反应过来:“鬼新娘要找的人或者东西应该在东孟村!”

    但他又皱起眉头。

    以鬼新娘的能力她可以屠戮整个村子,可她没那么做,为什么?

    村子里有什么辟邪物让她不能动手?但东孟村一样有过死于鬼新娘手下的人。

    或者这人、这东西不在东孟村,她只是去缅怀什么?

    另外她依然在外害人,勾走人的魂魄,这又是为什么?

    诸多谜题出现在他脑中,他沉默下来,皱眉苦思。

    孙缪等人动作很快,各自分了几个村,然后就下村去找受害人家属了。

    上午时分,百多口子人被叫到了听天监。

    门外停着一辆辆马车牛车驴车,牛吼驴叫倒是热闹。

    王七麟诧异问道:“你们都回来了?这么快?”

    徐大道:“我去通知的几户人家几乎都有牲口有板车,我让他们坐车过来的,当然快。”

    宗龙宗虎点头,谢蛤蟆回过味来了:“家里都有牲口、有板车……”

    他看向王七麟,王七麟看向二锤叫道:“二锤,你过来。”

    当众被听天监大人叫了名字,二锤深感荣耀,胸脯挺的老高。

    “你爹会不会驾车?”

    “会呀,当然会,我家有个牛车……”

    “你爹死的那晚你看到了鬼车,鬼车上没有车夫,是不是?”

    “是。”

    “查这个点!”

    果然,问了一下死去的人家全都有或者有过牲口车。

    死者也都会赶车,其中有几个就是名闻乡里的车把式。

    见此王七麟明白了,道:“鬼新娘从来不是找什么鬼丈夫,它在找车把式吧?”

    孙缪一头雾水:“它找车把式?找车把式干嘛?这不搞笑了吗?再说了,乡里会驾车的人不少,它为啥偏偏害死这些人?难道它找车把式还看投不投缘?或者看八字?”

    王七麟也只是做出这么个猜测,他同样觉得这猜测很扯。

    不错,鬼新娘找车把式干嘛?

    可这是死者的最明显共同点,他是根据这共同点做出的推测。为了做出更靠谱的推测,他寻找死者的其他共同点。

    共同点不是那么好找,他找了一阵发现最相近的地方是逝者多为老人,根据案宗记载,这些人十有七八都是七十岁以上死的。

    这算是高寿了!

    又一个猜测出现在他脑海中,他问道:“你们说,会不会鬼新娘没有害死人?它没有那么可怕,或许它知道这些人的死期。是这些人要死了,它也去了,然后被人给误会了?”

    孙缪拂袖道:“胡扯!”

    王七麟暂时放下后面的猜测,说道:“我觉得它应该就是出来找车把式的,阴车上缺车把式。另外还记得吕老实临死前一直说的那句话吗?二锤,我先问一句话,然后你把你爹的话重复一遍。”

    “我缺一个车把式,你跟我走,去做我的车把式,吕老实,你愿意吗?”

    二锤说道:“我不愿意,我不跟你去,你找别人!”

    这对话毫无漏洞!

    孙缪听不下去了,他失笑道:“王大人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太荒谬了!我告诉你,鬼新娘就是出来找鬼丈夫的,不是找什么车把式!我哥哥当年用香谱推算过,它就是在找一段阴缘!”

    阳世男女的婚配缘分叫姻缘,阴间的则叫阴缘。

    徐大道:“不冲突,鬼新娘要出嫁,那马车得有车把式。”

    孙缪冷笑道:“还得有吹拉弹唱的呢,怎么着,她后面还要再凑一个唱戏班子?”

    听到这话,二锤双腿一软跪下了。

    “怎么了?”

    “我我我是乡里红白事的唢呐手。”二锤哆哆嗦嗦的说道。

    徐大将他拖起来道:“孙大人随口一说,我们只是想猜出这鬼新娘到底想干嘛。”

    王七麟道:“她到底要干嘛,现在都是猜测,不如这样,我们去东孟村看看,或许去了能找到答案或者线索。”

    鬼新娘几乎每晚上都要去东孟村一定有原因。

    还有昨晚鬼车就是一路往东行驶,那正是东孟村的方向。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他阻拦,鬼新娘还是会去东孟村。

    见他要出门,孙缪的怒火压不住了:“王大人你就这么走吗?你让我把这么些人叫来,是戏耍我还是戏耍他们?”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也对,这么多人不能白来。”

    他走向院子大声道:“我问你们一件事,你们都仔细考虑——如果你们有一辆车,驾着车去了外地,然后还在当地要找个车把式,这是为了什么?”

    “钱太多烧得慌?”

    “为了排面,上次我去县里学堂给儿子送铺盖,就是在县里又找了个车把式,总不能让我儿的同学知道我是个赶车的吧?”

    “太累了,换着赶车,让我来歇歇。”

    “不熟悉当地的路,找个车把式来领路。”

    回答千奇百怪。

    王七麟一一分析答案,寻找里面有用的信息:

    为了面子。

    为了替换。

    为了领路。

    ……

    最终他汇聚信息做出一个新的推测:“根据孙大人兄长卜算,鬼新娘是来找阴缘。如果,它不知道这段阴缘在哪里呢?车把式常年走村窜寨最了解乡情,那会不会是鬼新娘想要借助他们的见识帮自己找关于阴缘的线索又或者是给自己带路?”

    听到这里孙缪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脑壳疼。

    宗龙宗虎更是满头雾水:这都说什么呢,直接去找鬼车砍它不就行了?

    见此徐大轻蔑一笑:一群棒槌。

    他产生了智商碾压的快感。

    无谓的推测毫无意义,王七麟借了一辆马车,让徐大赶车三人去往东孟村。

    阴车留恋这村庄,必然有原因!

    东孟村是个寻常村子,小路阡陌、农田片片,村外一圈树木,里面有一间间茅草屋井然有序的排列。

    谢蛤蟆大概看了一下后说道:“阳宅风水讲究背山傍水,以山为屏障、有水流环绕为最好,其中水最为重要,正所谓未看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不寻地。这村子虽然没有高山依靠,却有一座土山来遮邪风挡阴雨,村前有小河流淌,不错不错。”

    “村子里也没问题,宅子整齐、街道方正,生气聚集、阴阳气畅通,《地经》有云,气聚气畅民多稠,气散气堵民多离,总之这村子风水尚可。”

    徐大道:“有点阴气,应该是阴车频繁往来所残留,不过不浓密,对村里人的运势和身体影响不大。”

    王七麟点头,直接去找族老,然后让族老将村里老人和见过阴车的人都喊到了一起。

    PS:弹壳家狗子死了,弹壳得回去看看怎么回事,提前更新,谢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