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29.黄家小姐
    夜已深。

    汉子们抬了半天的棺材已经累了,逐渐的都睡了过去。

    鼾声此起彼伏。

    营地里响声很杂。

    风吹树枝摇曳摩擦发出哗哗哗声

    篝火烧的噼里啪啦。

    还有徐大时而磨牙、时而放屁、时而说一句梦话。

    不知道他梦见什么,王七麟听见他说了一句‘三扁不如一圆,大爷今天过年’。

    现在营地里就他一个人醒着,汉子们太累熬不住,他们醒着也没用,于是谢蛤蟆跟他和徐大商量,三人轮流守夜。

    徐大说他能熬夜,他每次去倚翠楼都要一夜不睡。

    谢蛤蟆信不过他,让王七麟来守上半夜他守下半夜。

    徐大感觉被小看了很生气,他赌咒发誓要跟王七麟一起守上半夜。

    结果这会梦话就他最多。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时间消逝的会很慢。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王七麟听见有人在树林边陪笑道:“王大人、王大人,您能陪我去解个手吗?”

    听见这话,他猛的抬头。

    一个黑衣大汉抱着小腹半蹲在林边嘶嘶的倒吸凉气。

    好像肚子疼憋不住了。

    王七麟问道:“你什么时候过去的?”

    大汉陪笑道:“我刚才肚子疼醒了,下意识就往外跑,到了林子边上才想起这地方危险,然后就想找您陪同一下。王大人,麻烦您了,我实在是肚子疼的受不住!”

    王七麟将斩马交到左手,起身道:“走。”

    大汉弯着腰、吸着气转身往林子里窜去。

    王七麟脚步转快,左手往后一甩、手往前挪,刀鞘顿时向后飞射而刀柄被他握住,他右手顺势握刀再度加快脚步,斩马由上往下一刀劈出!

    虽然我十年内力是吃出来的!

    但这终究是十年内力啊!

    抬棺人只是普通壮汉罢了,怎么能在他无知无觉中走到林子边上?

    他出刀极快,从后面追上汉子后便是劈头一刀!

    一声夜枭般嚎叫,汉子继续往前跑了两步,接着上身下身分成两截跌落在地。

    造化炉立马出现。

    但王七麟顾不上去管造化炉,这时候他的头顶响起了破空声!

    对方不知什么来路,比他预想中要高明。

    他以为对方想冒充抬棺人近距离偷袭他,其实人家仅仅是要把他引到树林旁就会动手。

    太阴断魂刀中途转势,大夜弥天!

    斩马妖刀带着诡异的呼啸声迎头撩上,可是这一刀却撩了个空!

    树林两旁有几个黑影分从左右冲他扑来,如狼扑羊,悍不畏死!

    王七麟心里一沉。

    来不及变招!

    两块燃烧的木头从他身后飞了过来,当头扑上的两个黑影眼看要撞上木头,赶紧手脚并用的减速转身以避开这着火的木头。

    这一个空隙争取了机会,王七麟抽刀回劈!

    刀锋比寒冬夜风更冷,他一步迈出不退反进,浑身上下斗志冲霄。

    内力从丹田冲向四肢百骸,血气旺盛好像地下迸射的岩浆,王七麟蓄力挥刀!

    一刀挥出寒光闪烁、血光流淌,斩马妖刀千军辟易,势不可挡!

    唰唰唰!

    快刀切开空气带出隐隐的音爆,王七麟连续几刀斩出将扑到近前的一个阴影给劈成碎片。

    连绵的内力汹涌澎湃的顺着双臂经脉涌入斩马妖刀之中,妖刀刀刃极速的颤栗,一道寒光破刀而出!

    刀芒!

    它像一道激光般倾泻射出,只见王七麟挥刀如流星闪电,冲到他跟前的黑影连同空气都被撕碎。

    带起的刀风席卷地上的枯叶枯枝飞起,刀芒掠过,枝叶化作零散碎片纷纷飞。

    后面连续有燃烧的木头飞过来,火焰被刀芒撕碎,甩在黑影上便是一团火!

    林子深处响起一声尖利的嚎叫,燃烧的黑影纷纷四肢着地飞奔而去。

    穷寇莫追。

    徐大扔掉手中的木柴不屑的笑道:“大爷就知道他们半夜要搞鬼,草他吗,没有创意!”

    王七麟收起刀笑道:“原来你没睡。”

    徐大道:“都说了我能熬夜。”

    谢蛤蟆去林子里一看,找到一个断成两截的石头人。

    看着光滑的切面,他惊异的看向斩马:“这把刀……”

    “我用牛二的家传宝刀跟黄将军换的。”王七麟含糊的说道。

    谢蛤蟆欣然笑道:“那你赚了。”

    他又面色一整:“果然是山傀!你起初碰到那石人的时候是不是用尿洒在它身上了?”

    王七麟道:“好像是吧,当时我感觉身后有人急忙转身,应该洒在它身上。”

    谢蛤蟆给他大有深意的一瞥:“幸亏你还是个童子,否则会有大麻烦!”

    但山傀麻烦更大,被他一口气斩杀了四个,当夜再没有妖魔鬼怪现身。

    六步气玉诱惑力显然没有被杀死的震慑力大。

    朝阳升起,他们带上棺材原路返回。

    路上谢蛤蟆问道:“你们要走一百里,那就围绕着乡里转上一百里,干嘛进这片荒山丘?”

    陈九苦笑道:“我家将军怕吓到乡里百姓,让我们去人烟稀少的地方。”

    看见抬棺队回来,黄化极大为诧异。

    陈九将昨夜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得知自家隔壁的这片荒山丘中竟然隐匿着大诡异,黄化极更为诧异。

    得知王七麟三人救了手下八个军户,老将军拱手施了一礼:“王大人青年俊杰,好身手。”

    王七麟回礼道:“黄将军谬赞,其实昨晚妖孽现身,我当时害怕极了。幸好我兄弟及时援助,然后将它们给杀了个溃不成军。”

    徐大昂起头等待夸赞,老将军却误会了,转身又冲谢蛤蟆拜了一拜。

    这把徐大气死了:“莫欺少年穷,”

    谢蛤蟆笑道:“莫欺少年穷,莫欺中年穷,莫欺老年穷,死者为大?”

    黄化极为表感谢领他们去吃早饭,将军府早饭却很简单,是玉米饼、白米粥、咸菜丝老三样。

    徐大很失望:“还不如找个茶摊去吃。”

    然后他吃了五个脸那么大的玉米饼、喝了五海碗白米粥,咸菜丝全给他搂光了,最后厨娘只好切了咸菜疙瘩给他们送上来凑数。

    他们吃完饭又被请去待客厅喝茶,黄化极的儿媳黄姚氏亲自给他们奉茶。

    这黄姚氏生的面色桃红、五官端庄,走起路来风姿摇曳、如踩莲步,真是满身风情。

    但随后,一个青年扶着一个更有风情的姑娘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姑娘身段高挑、腰细腿长,一头黑发用一根红色细带绑着披肩而下,瓜子脸上五官秀美,真如外面说的那样是个罕有的俏佳人。

    只是可能妖鬼缠身,她的面色苍白、娥眉紧蹙,但这让她多了几分温雅娇柔的气质,当真是举手投足黯然销魂,抬头回眸楚楚可怜。

    徐大顿时捂住心头:“老七,兄弟怎么突然心疼了?”

    “去找张神医看看,我猜是心脏病。”王七麟关心的叮嘱他。

    扶着姑娘的青年相貌与她有七分相似,只是阳刚气更重,长得面如冠玉、目似朗星,英俊的相貌竟隐隐能逼的上王七麟。

    看见两人进来,黄化极点点头,黄姚氏上前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姑娘就是他的孙女黄轻云,青年则是他的孙子黄流风。

    徐大听了介绍后面色古怪,他看看黄流风又看看管家,然后给王七麟使了个眼色。

    王七麟也看出来了,将军的孙子竟然跟管家有点像……

    但黄化极那边已经切入正题,他说道:“云儿,你来把梦里的鬼跟三位大人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