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1.阴差跑了
    少妇一声叫喊,周围的住户纷纷赶来将他们围住,目光不善。

    上午他们见过的中年人越众而出,道:“三位大人来我们祠堂怎么不通报一声?”

    徐大怒声道:“我听天监上达天听,有什么消息通报给圣上,哪轮得到通报给你?”

    “或者,你想做圣上?”

    三人身上的锦衣短袍在跳跃的火光下闪动着玄黑色光芒,像是涂了一层墨水,又像是覆盖着一层寒冷阴气。

    而他最后这句话比阴气还要冷。

    周围的钟家人纷纷打了个寒颤。

    中年人立马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草民不敢、草民不敢!”

    这时候人群让开,有个小老头在个少年搀扶下一瘸一拐走来,正是钟家现任的族长钟有寿。

    但没人把他当回事,好几个人想跟杜操来交谈。

    这时候扶着钟有寿的少年沉着脸走出来说道:“族长在这里,轮得到你们说话?”

    杜操冷着脸说道:“钟族长,我们白天打过招呼,那我不废话了,你们钟氏有鬼,我来抓鬼,职责所在,你理解吧?”

    钟有寿笑嘻嘻的道:“杜官爷言重,我当然理解。”

    杜操道:“很好,那我有些事要查。先前我上山的时候听见有人说谁家孩子撞鬼了?怎么回事?”

    钟有寿眨眨眼要装傻,王七麟将钟二牛拉了出来。

    见此他说道:“劳官爷费心,是个老娘们不懂事瞎咋呼,那孩子只是梦魇了。”

    杜操将祟钱扔在地上说道:“我一声令下,怕是你们上宅所有的孩子明天都会梦魇!”

    看到这枚祟钱,钟有寿脸色大变。

    他几番犹豫,最后拱手道:“官爷,我们钟家这孩子真没撞见鬼!”

    他往左右吩咐道:“文字辈的留下,其他人先回去,都早些歇着,明天晌午地里还有活计呢。”

    众人磨磨蹭蹭不肯离开。

    农村晚上实在无聊,好不容易碰到个热闹,怎么肯错过?

    钟有寿的孙子站出来厉声道:“有福族长尸骨未寒,诸位祖先所在的祠堂就在眼前,现在要守着他们的面违背族长的命令吗?”

    王七麟冷冷的说道:“不错,想想吧,你们族长钟有福,急病死在家里才几天哪?忘了!他的棺材还在祠堂里面,现在就盯着你们呢!”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不情愿的离开。

    钟有寿对此视而不见,他还是傻呵呵的笑:“文英,你去把小石头带过来。”

    一个汉子答应一声,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不多会他又抱着个孩子回来,正是白天王七麟用铜铢换下祟钱那孩子。

    不过这孩子没了白天时候的活泼,他此时面无表情、浑身僵硬,睁开的眼里只有眼白没有瞳孔,大汉抱着他就像抱着个木头人。

    更古怪的是这孩子被放下后便往祠堂里走去,两条小腿迈的很快,嗖嗖嗖就跨上了升天桥。

    要知道升天桥是草木和纸片扎成的,非常单薄,按理说连一只鸡都撑不住,可孩子走上去后这桥却纹丝不动,仿若石桥!

    杜操上去将孩子给一把搂了下来,王七麟去帮忙,碰到孩子身体后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冰冷?”

    孩子像是冰块雕琢出来的一样,触手生硬且冰冷。

    杜操沉声道:“因为他撞阴差了,他现在是阴差附体!”

    徐大道:“不错,只有阴差才能走升天桥。”

    钟有寿畏畏缩缩的说道:“官爷你瞧,我说这孩子没有撞鬼吧?”

    杜操皱眉思索了一阵,问道:“钟有福过世几日了?”

    钟有寿道:“五日。”

    杜操喝道:“不可能,他过世五天了怎么还会有阴差到来?按阴阳规矩,他过世当天这阴差就把阴魂给接走了,以后再不会来!”

    王七麟快速思考,说道:“或许,他们族长的阴魂没去阴间,所以阴差今夜又来了。而且我猜测不错的话,阴差今夜出现不是巧合,他过去四天每个夜里都会来!你们知道这事,所以给孩子带着祟钱,对不对?”

    钟有寿和留下的壮汉们对视一眼,一脸问号。

    王七麟看他们的疑惑不似作假,便又问道:“那为什么给孩子戴祟钱?祖训记述?”

    “不,是族长叮嘱的。”钟有寿说道。

    听了这话,王七麟又思考起来,他隐隐有些眉目了。

    钟有福这个族长,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杜操围着棺材转了起来,然后在招魂铃跟前停了下来:“不对、不对,我看走眼了,这不是招魂铃,这是个金刚铃!”

    招魂铃是用来引灵回魂的,金刚铃却是用来镇邪压魂的。

    他用刀鞘拍了拍青铜古铃,突然问少妇道:“是不是钟有福还叮嘱过,说回魂夜的时候由你来摇晃招魂铃招他阴魂回来?”

    他的目光如雷似电般扫向少妇,少妇吓得娇躯乱颤,低下头不敢应答。

    杜操说道:“你是不是也戴了祟钱?而且从你怀孕后就戴上了?是钟有福让你戴的,并且只有过两天摇铃的时候才能摘掉?”

    少妇没作答,只是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慌张摇头。

    徐大严肃的说道:“我来检查一下。”

    钟家人冲他怒目而视。

    杜操摆手,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他对王七麟和徐大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嘿嘿,这钟有福不知道从哪里学了这么个邪术,竟然想要操纵自己轮回转世!”

    他指向少妇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快要被人掉包了。”

    他又指向钟有寿道:“难怪你们族长选了你这么个傻瓜来继承族长之位,这是给自己过些年能再坐回族长之位来铺路啊!”

    王七麟反应过来,他指着金刚铃问道:“钟有福的阴魂没有被阴差拉走,而是藏在这里面了?”

    杜操点头道:“不错,阴差找不到正主,只好每到晚上来祠堂寻觅。他应该也发现了这铃的古怪,但他是阴身,掀不开金刚铃,所以他附到了这孩子身上后,来到祠堂后第一时间就想跨桥去掀开金刚铃!”

    祠堂里的几个钟家人都惊呆了,有人说道:“这是胡说!”

    杜操喝道:“你们还不明白?根据阴阳规矩,一个人死后七日内阴差找不到其阴魂就不找了,孤魂野鬼就是这么来的。但钟有福不会成为孤魂野鬼,他找了个怀空胎的孕妇,到时候阴魂进入空胎中,鸠占鹊巢、转世重生!”

    女人怀孕后,阴间会有小鬼来投胎。

    但钟有福给这女人戴着祟钱,小鬼找不到她,无处可去,变成了婴灵,胎儿则变成了空胎。

    上宅的人要么是阳气旺盛的成年人、要么是阳气不旺但带有祟钱的孩童,阴差婴灵纠缠不了他们。

    可钟二牛的媳妇身子弱、阳气也弱,她来上宅拿绣线的时候被婴灵给缠上了。

    钟有福猜到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临死前安排好了一切:如果他死了族里闹鬼,那不准通知听天监。

    钟二牛去报官,回来后便被抓进土牢看管起来。

    听天监来查案,钟氏一族拒不配合也是这原因。

    他将真相说了出来,钟家人却不信服,纷纷摇头。

    钟文英说道:“大人明鉴,我们钟家不与听天监打交道的规矩并非是族长订的,而是记在祖训里的,祖祖辈辈都是这样。”

    钟有寿的孙子也说道:“福爷爷选我爷爷做族长也不是临时起意,什么给自己以后再做族长来铺路,这也是我们祖训……”

    “瓜儿,别说话。”钟有寿猛的捂住了孙子的嘴。

    有人接着说道:“不错,我们祖训有云,‘万物有缺,极盛则衰。天道有缺,无暇必毁’。我们钟家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为避免天妒英才,所以族长都是由人才和蠢材轮流坐,这规矩已经流传好几代人了!”

    徐大狐疑:“你们这叫英才辈出?”

    他又冲王七麟笑:“那大爷我也算是英才啊!我比他们强壮又有才智!”

    “徐力士不是才智,是睿智。”

    “谢谢。”

    杜操皱眉道:“不应该啊,但你们族长的阴魂肯定躲在这金刚铃里,不信自己看。”

    他放开了阴差,阴差立马踏着升天桥走向金刚铃并伸手抓了起来。

    金刚铃开,一大团模糊的黑影出现。

    杜操得意道:“怎么样,我说吧!这就是钟有福的阴魂,阴差,拿下!”

    号令阴差,威风赫赫!

    威风不过三秒!

    黑雾出现后便分散开,变成一团团小猪崽似的黑雾团。

    雾团落地萦绕化作婴儿形状,眉目渐渐清晰、渐渐扭曲,它们用古怪阴鸷的面孔看向众人,猛的在祠堂里飞速的攀爬起来。

    “不是钟有福的阴魂?是婴灵!”杜操惊呆了:“怎么、怎么这么多婴灵?”

    ‘咣当’!

    一声脆响,金刚铃落在地上,阴差附体那孩童猛的晕眩过去。

    徐大顿时愤怒:“阴差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