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 第113章 血性
    当刘参谋一行十六人开开心心考试结束回到团部,萧辰的考试才姗姗来迟。

    考试的第一个项目是心理素质测试。

    全师参与这场考试的,人员还没有坐满一个只安装了三十二台电脑的电教室。按照学历排座次,萧辰位列第一。

    试题是由总部随即下发的,当使用内网登陆专门的考试网站后,填写自己的考号和证件号,题目便会自动跳转。时间一小时,题目三百道。

    每分钟五道选择题,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全凭第一反应。

    什么叫第一反应,就是从小到大所经历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形成的潜意识。

    萧辰很清楚地记得有很多题目重复出现了好几次,但是它总是会变换正确答案的位置。

    这种手段,不仅是测试考生对试题的专注度,同样是在考验考生有没有使用其他的辅助手段。

    萧辰最终得到的结果是a。

    这一轮过后,还没有坐满的教室内又遗憾地退出了两人。

    他们测试的结果是d。

    这套经过很多心理学家进行周密设计的题目,得就说明心理素质很差了。d,不用辩驳什么平时战时,它至少代表在当下,此人无法接受非常严苛的心理压迫。

    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是不适合成为带队主官的。因为在危急时刻,会葬送很多人的性命。

    只是一顿午饭过后,入伍训练考核就开始了。

    对萧辰来说,这简直就是小儿科。钢七连的训练水平比这个不知道超出了多少倍,在场的除了个别直接下连的,其他人新兵连过后都被分到了机关单位,所以现在他们的表现明显有些捉襟见肘。

    停止间转法,满分。

    三千米,满分。

    302蛇形跑,满分。

    射击,满分。

    仰卧起做,满分。

    当萧辰率先完成这些考核的时候,负责评分的几位军官献上了他们祝贺的掌声。

    “萧辰,不愧是钢七连出来的,真是好兵。如果这次考不上,回去努力干,你这个年龄,再当一年副班长,保准给你保送。”

    萧辰现在唯一的短板就是军龄太短了。

    像他这种条件的,在这种特殊的时期,如果军龄足够,师里绝对可以保送。这次考试已经有了一个等级的特拔,连续两个等级的特拔,师里没权利,军里肯定不同意。

    这名军官越看萧辰越喜欢。

    相比而言,刚才在垫子上吭吭唧唧,两分钟连六十个仰卧起坐都坐不够的那些学生兵简直差远了。

    萧辰咧咧嘴:“谢首长鼓励,我一定努力考核,争取能够一把过。团里名额有限,能有一次机会已经很不容易了。”

    军官还能说什么,冲萧辰竖起一根大拇指,随即指挥所有人列队:

    “一个个的,你看这熊样,明天的分业考核不得趴窝?都给我滚回去好好准备。”

    分业训练,即使这些人都呆在机关单位,他们的分业训练考核依旧是按照单位兵种的标准进行的。细致一点,萧辰属于侦察兵,有两个是电子对抗团的,其他人全都是步兵。

    所以明天考核,自然大家都不在一起了。

    这位军官通知之后,似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跟萧辰这种人在一起考核是件压力非常大的事情,眼睁睁看着自己才做一半,人家的考核已经完成而且拿了满分,心里那种压抑,简直难以描述。

    一觉醒来,萧辰的分业训练考核终于开始了。

    其实对他来说,考核的项目似乎就是钢七连平时练的那些。掩蔽伪装,战术射击,三防作业,还有各种侦察手段。

    当再次捞到一个满分后,萧辰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表扬。

    只是萧辰也知道,现在经历的三场考核,对所有参考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三道最简单的关卡,真正的重头戏,还是三天后的综合知识和能力考试。

    综合知识和能力考试。

    考试时间150分钟,总分四百。虽然题目分为四个部分,但大部分人最为关注的还是第三部分的分析判断能力题,因为它有一百八十分,分值高不说,还会作为社会行为能力的判断依据。

    当萧辰坐在考场上的时候,对此却有些不以为然。

    这其实就是一场公考。

    前三部分就是行策,所谓的分析判断能力题,跟行策中的社会常识题根本没什么区别。至于最后的综合能力题,就是申论。

    萧辰感觉有点难度的还是最后这两道分值三十的论述。

    头一道,是关于部队改革的。这种敏感点,想要将话说的让所有人都能够接受,又不会当出头鸟,是一门非常巧妙的艺术。萧辰写的很小心,当然,自我感觉也很满意。

    真正让萧辰内心有些震撼的,是第二道题目。

    题目给出的材料中,有从古至今很多与血性有关的故事。一怒杀人,忍辱负重,又或者慷慨就义,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以血性写一篇文章。

    萧辰对着这两个字,忽然就想起了钢七连。两世为人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缺少过血性,但是来到钢七连,跟一群战友建立生死相依的情谊之后,这种血性才被放大出来。

    “在我下连的第一天,我经历了一场特殊的入连仪式。”

    钢七连的连史是一道引子,萧辰被引出来,便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血性是人固有的东西,它可能源自于人对自身信念的守护。中人的血性,来自于对国家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所以当遇到装备和战术远强于自己的敌人,在弹尽粮绝之际,依然可以挥起大刀,向敌人头上砍去。”

    “他们知道,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后的祖国和人民被铁蹄践踏——那将是对一名军人最大的侮辱。”

    写作这种东西,从来都是需要灵感的。

    灵感来了,一挥而就,洋洋几千言也不过转眼功夫。

    灵感未至,任你怎么抓耳挠腮,也不可能在纸上写出花来。

    对于萧辰这个考场上唯一的大学生,监考军官自然给与了格外的注意力。当他开始写作文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还在阅读短文,所以其中一名少校走过来,想要看看大学生的水平有多高。

    于是他就看到了,萧辰用半个小时,写了一篇八百来字的作文。不是他写的慢,相反,落笔的时候,萧辰不仅字迹工整,书写还非常流利。真正拖慢节奏的,是萧辰写那么一两个段落,便会低着头思考。

    不,阅读了萧辰作文的少校知道,那不是思考,而是回忆。

    钢七连的大名他也知道,但是钢七连的连史他却不甚清楚。萧辰笔下只是简短的几行字,便让他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字数寥寥,却更容易让他清楚背后隐藏的流血牺牲。

    ps:对不住大家,今天修改了前边的内容,所以最后五百字是粘贴复制昨天最后一章的部分,还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