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 第72章 背摔
    信任背摔。

    几乎世界上每个国家都会进行的一项训练,通过这项训练,可以建立团队内部的信任感,克服自身恐惧。

    萧辰之所以首先选择这一项,就是为了告诉许三多,军队是一个需要放下小我成就大我的地方。如果他扔不掉心里的懦弱,那他将连获得其他人信任的资格都没有。

    “萧辰,准备好了吗?”

    距离高台三十厘米的地方,伍六一和一名上等兵结成对子,紧紧抓着对方的胳膊,沉声询问。

    背对着高台下的人床,萧辰不知道他们准备的情况,先是回答了伍六一的问题,接着回问:

    “你们准备好了吗?”

    史今和许三多在旁边看着。

    对于许三多,三班的其他人习惯性地选择了忽略。这种危险性极高的合作,他们很难将许三多也融入进来。按照人体的高度本来就只需要三到四组,当然就不用让许三多画蛇添足。

    听到萧辰的询问,八个人齐声回答:“准备好了,开始。”

    许三多眼睁睁地看着高台上双脚并拢的萧辰像一根木头一样直挺挺倒了下来,没有哪怕一点犹豫和挣扎,似乎对下边的人床抱有十足的自信。

    此时他真的担心萧辰倒下去的角度不够,跟人床擦肩而过。

    可这种幻想也终究只是幻想,他不懂什么叫做信任。信任是相互,是萧辰相信伍六一他们能接住自己,而伍六一他们也相信萧辰能够倒在他们的手臂上。

    所以最精彩的一幕,发生在他闭上眼睛发出惊呼的刹那。

    若非史今死死拽着他,可能他还会主动凑上去,凭自己的感觉去接住萧辰。

    惨叫和惊慌没有发生,史今拽他衣服的力气也消失了。

    当许三多睁开眼睛的时候,萧辰已经被高低有序的人床倾倒在地面上,这场以信任为名的训练,显然成功了。

    “许三多,看到了没,这可是咱们当兵的最基础的东西。”

    白铁军有意识地教育许三多什么叫做基础,可是伍六一却无情地剥夺了他好为人师的权利:

    “他看懂了个屁,萧辰倒下来的时候他就吓得闭上眼睛了。你是没看到他那熊样,只听到他熊叫唤。”

    跟在萧辰身后的其他人纷纷低声笑了起来,许三多从这些笑声中听出了不屑和嘲讽。

    但他对此不以为意,比起那差点掉到地上的惊险,这又算得了什么?

    “许三多,该你了。”

    史今沉默了很久之后终于发出了声音,他知道想要拿许三多和萧辰比,可能真的有点比不上。

    但这项训练对一名士兵和一个集体的意义又非常重要,许三多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他就真的在三班其他人心里彻底没有一点地位了。

    “我,我……”

    面对那个一米多的高台,许三多有些结巴。

    他很想说,这东西一个不好会摔死人的。可是面对史今,他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班长眼神里已经充满了失望,如果自己再不服从命令,他可能真的会被赶走。

    老马已经要复员了,这是那天他用两个热鸡蛋葬送了七连一场辛苦一周准备的演习之后,躲在步战车里听到的消息。

    如果七连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红三连五班,自己还想回去吗?

    没了老马,草原上也就没了对自己好的人。就像是在钢七连一样,不,至少钢七连还有一个班长,始终对自己好。

    史今看着犹豫的许三多,心里忍不住冒出了深深的失望。现在他真的很迷茫,他已经不知道当初在心里做的那个承诺是不是真的错了。

    眼前这个孩子,可能真的不适合当兵。

    可是,他又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弃,在自己和许三多已经被逼到现在这个境地的时候,在这片除了苍凉的晚风和凄惨的夕阳外没有任何感觉的训练场上。

    “我都要被你拖死了,许三多。”

    “我没想到我招来的兵,居然是这么一个龟儿子。”

    “你连这个高台都不敢上,他们怎么看你,又怎么看我。我跟连长说,是我把你招进来的,我得对你负责。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是要拖死我吗?”

    “部队不是我家,我要对他们所有人负责,不只是为你。现在连长已经对我无话可说了,因为你萧辰三天两头跟我闹,在这么下去明年我就得走人了。”

    “你连个高台背摔都不敢,你说你还能干什么?你还想回去被你爹叫龟儿子吗?”

    “他不是龟儿子,是龟孙子。整天缩头缩脑的,关键时刻永远指望不上。”

    看着史今有些声嘶力竭的呵斥,伍六一看着许三多,冷冷说道。

    不同于史今,他对这个老乡从始至终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好感。如今更是恶感倍增。

    他需要的战友,是一群战场上能够生死相依的。许三多,死倒是可以相依,因为他能拖死别人。生?估计没戏。

    “你闭嘴。”

    史今心里烦着呢,听到伍六一这么说许三多,心里更是生气。回头冲伍六一吼了一句,让伍六一讪讪地闭嘴之后,指着高台冲许三多说道:

    “今天,你不上这个台子,明天,我陪你一起打包走人。”

    “走?走哪?”

    显然这番话让许三多心里有些慌了,史今对他好,所以他不希望自己连累了史今。

    班会的时候他心里就蒙上了一层压力,到这个时候更是紧张。说话声音极为小心,生怕声音大了,史今所说的走人就会变成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炊事班,生产基地,回家。”

    史今出离地愤怒,许三多永远那般不开窍一般,连他最不想说的话,都要逼着他说出来。这些地方,没有一个是史今真心想去的。

    可是如果今天许三多真的表现还跟以往一样的话,那他真的没脸在三班继续当这个班长了。

    离开,可能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伍六一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史今。

    他没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这么想。

    所以,他又看着许三多,眼神里愤怒和愤恨交织,像要喷射出火焰一样,想要将这个自己特别讨厌的家伙焚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