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 第55章 人车协同
    这一夜三班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不了解情况的老兵只是因为忽然多了这么一位战友,让三班本就不算宽敞的宿舍显得有些拥挤;而伍六一和萧辰,乃至其他列兵们脑子里全都是许三多在新兵连闹出的笑话。

    史今也没那么容易睡着,他已经感受到在这昏暗的沉默里所掩藏的每个人的心思。

    所以这一晚他格外翻来覆去。

    唯有许三多,早早地陷入了来到七连的喜悦和兴奋。他睡的很熟,梦里的他似乎梦到了往后跟红三连五班一样的生活。

    修路的生活是那么充实,所以他的梦也那么真实。

    是以一觉醒来后,许三多将梦里的开心延续到了脸上,哪怕一场专门为他准备的仪式正式开始,这种开心也没有终止。

    许三多的这场入连仪式格外糟糕。

    或者说,如果不是有仪式自身的庄严,这场仪式压根就是一个笑话。

    萧辰知道高城将史今叫出去之后说了什么,这位连长的话他深以为然。因为从许三多那格格不入的言行中,萧辰看不出他对这支连队有最起码的崇敬。

    什么钢七连有四千九百五十七名士兵,什么钢七连是在烈士的鲜血和牺牲中存在的,这些足以让钢七连的兵抛头颅洒热血的言辞,对许三多来说,跟字典上每个字的释义没有任何区别——都只是他彰显高明的记忆力的背诵材料罢了。

    一个不能将钢七连的精神渗入到骨髓的兵,如何能被钢七连所接受。

    入连仪式结束之后,七连又跟往常一样投入训练。

    三班不同往常的是,这一次有两个人需要从头开始接受训练。

    跳上早就预热好的运兵车,萧辰跟伍六一坐在一起,翻下帽子盖住眼睛。

    任卡车如何晃动腰肢展现妖娆的舞姿,两人都闭着眼睛随惯性前俯后仰左摇右晃。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必须要学会抓住一切机会恢复精力和体力。

    昨天晚上大家其实都睡的不好,今天想要全身心投入训练的话,这样短暂又不平静的休憩机会必须牢牢把握。

    伍六一作为七连的训练尖子,当然明白这样的道理。而萧辰在集训中心每天只能连续睡四小时,自然也学会了这种手段。

    倒是成才几个人,或许没有他们这么多杂念,到了车上精力充沛的很。

    白铁军一如既往地挤兑着成才兜里的三包烟,如果不是声音太过琐碎惹恼了心里窝着气的伍六一,只怕这场挤兑最终会变成两个人的争吵。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今天的训练科目是人车协同,高城刚刚讲过要求,不远处就传来了轰鸣的战车声。

    “96a。”

    作为t师的主力机步团,702列装的是最为先进的准三代主战坦克。集训中心呆了那么久,萧辰已经能够非常熟练地通过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其他一些声音判断战车类型。

    这玩意他在集训中心上手很多次,已经能够熟练驾驶。

    一想到这里,萧辰感觉有些手痒。

    内心火热的大有人在,安之若素的也很多,唯有一个许三多居然捂上了耳朵,一时间惹得高城一通训斥。

    王庆瑞从坦克上跳下来,却并没有来队列前讲什么,只是跟高城说着一些私话。七连的训练并没有因为王庆瑞的到来宣告暂停,相反大部分人都憋着劲,想要在团长面前表现表现。

    人车协同科目,是从还没有登车那一刻就开始的。

    车在人还没有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发动了,人车协同的第一个项目,集体快速登车,这一项就让三班碰了一鼻子灰。

    三班的人员已经溢出,而步战车的载员数量是有限的。许三多的到来意味着必须要有两人交替轮换,或者,采用其他方式跟三班一起训练。

    史今执意让许三多参加训练,所以萧辰这次做了一回老好人。

    “班长,这个我不着急,你先让许三多上吧。”

    萧辰是真不着急。在集训中心的时候,他们学习的可不仅仅是战车驾驶,有时候为了配合其他驾驶员训练,还要充当战斗人员。虽然平常都荷枪不实弹,可战术训练却不是假的。

    为了让史今尽早死心,萧辰只能给许三多更多的机会,让他暴露出所有问题。

    萧辰这种谦让让史今有些过意不去,他想说点什么,可是被萧辰给堵住了嘴:

    “班长,机会我已经给他了,如果他不珍惜,我想我下一次就不会这样了。三班是一个整体,有时候为了整体牺牲个体可以理解,但一直牺牲下去,三班也就垮了。”

    说完这句话,萧辰向史今立正敬礼,随即后退几步,看着三班还愣着的其他人,有些不满地吼道:

    “都愣着干嘛,人家一班二班都上车了。”

    连队的人车协同不是一个班单独拉开了练,像现在就是一排三个班一起协同。不仅是人与车的协同,也有车与车的协同,这是应对实战的最基本要求。

    三班的人全都愣了一下,包括许三多。

    然后在伍六一的带领下,一个个迅速冲上步战车。

    他们最少都训练了八个月,可许三多却是第一次。而这第一次自然是需要出些洋相的。

    没有掌握步战车高度的许三多学着其他人猫腰往上窜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让头上的钢盔和步战车后门顶部来了次亲密接触,整个人被无情地拦在步战车外,只留下咣当一声响。

    那一下是真的疼,史今已经看到眼泪花都在许三多眼睛里打转,可是当两个人视线接触的时候,许三多忽然又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傻笑。

    不知为何,史今内心被触动了。所以他没有催促,只是将许三多扶起来,然后让他慢慢上车。而他自己,则关上后车门,走到步战车驾驶舱处,怀着一万个不放心跳了进去。

    因为许三多一个人,三班登车的时间比其他两个班足足落下了一分钟。

    一分钟对普通连队不算什么,可是在钢七连,这意味着完全垫底,没有任何翻身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