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 第53章 给史今的冲击
    伍六一和史今表现出了跟高城一样的错愕。

    感觉自己终于有了说话的主动权,萧辰这才轻咳一声,将两位士官游离在各种复杂情绪中的心思唤回来。

    “班长,趁人少,你跟我们交个底吧。为什么要对许三多这么照顾?”

    见史今想要反驳,萧辰摇摇头:“别否认,新兵连的时候我就看出不对劲了。作为新兵排的排长,你对许三多用的心思比别人多至少一倍。”

    “而且这次许三多来到七连,我听连长说是你主动把他要到咱们三班的。我跟许三多成才都一个地方来的,他到现在也并没有表现出格外的特点,如果不是班长你的原因,我想我为了班里的成绩,也会做出一些自私的举动的。”

    萧辰的意见容不得史今不重视。

    他很清楚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家伙说的都是事实,而且比起许三多,甚至伍六一和他自己,萧辰的未来都更加明朗和广阔。

    史今很清楚,如果萧辰真的不顾他的意见向高城提出反对,许三多绝对会再次被调到其他地方去。

    能够让七连安插人手的其他地方,史今都知道,算不得什么好地方。

    而且他也清楚,自己这次将许三多带回来,其他战士心里都是有怨言的。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有。

    之所以不说,也只是因为给他这个任劳任怨的班长面子。

    如果许三多得不到三班的认同,那所谓的不放弃不抛弃也只不过是形同虚设的废话。不放弃也不抛弃,前提至少是在任何情况下能在一起。

    许三多,能跟得上?

    史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所以他只能将原委清清楚楚地告诉萧辰。

    伍六一当然也在听,他无法拒绝史今的任何请求,所以当他听到这样一个理由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有些羡慕和嫉妒。

    他有一种感觉,许三多可能会抢走他的友情。这弥足珍贵的东西,在钢七连里他也只有史今这一份。他不想失去,所以心里对许三多有了更多的厌恶。

    听过史今的讲述,又听过了史今的希望,萧辰很是坚决地摇摇头。

    “班长,你这么做,不对。”

    萧辰莫名其妙的评价让史今有些不解,所以他有些期待地问道:

    “怎么了?”

    “伍班副,给根烟,这事儿得说的深沉一点。”

    萧辰是没有抽烟的习惯的,但这时候为了活跃气氛,正好看到伍六一鼓鼓囊囊的口袋,下意识地伸伸手。

    好奇心迫使伍六一有些不舍地从口袋里掏出那盒刚从他好朋友手中捞到的红河,仔细地抽出一根扔给萧辰。但见萧辰捏着烟只是凑在鼻尖上嗅,一点都没想点着的意思,便想要问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萧辰没给伍六一满足好奇心的机会,问道这股子烟草的味道,正好就有了那种回忆过去的感觉:

    “当年我十六岁考上大学的时候,跟许三多差不多的。”

    “我爸将我托付给市里一个同届的大哥,让他将我带到学校照顾我。说真的那时候人生地不熟,我干什么都想让这位大哥陪着去。”

    “他人好,所以也愿意带我。但我过于占用他的时间,以至于第一年考试的时候,他有两门课没考过。”

    “再有一门没过,他就要被退学了。所以为了他的前途,我开始学习一个人怎么生活。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宿舍,但第二年我愣是忍着没让他帮我太多,那年,我学会了独立。那年,他将挂的科全都高分考过。”

    萧辰认真地盯着正在思考的史今,有些质问地说道:

    “班长,你现在这么帮他,你觉得你能帮多久?再过一年,你得走人,他也得走人。你觉得你实现了自己的诺言,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很自私。”

    “我还比他许三多小一岁。可我经历过更艰苦的训练,也见识过更繁华的世界。因为我爸有胆量放开了让我闯,我自己有决心让自己闯。”

    “你这么宠着他,离开你,他的脚敢迈出七连吗?”

    “部队是炼钢的熔炉,不是养花的温室。你史班长也只是个士官,不是上校,更不是将军,你能护他到哪一步?”

    如果那一锤来的更早一些,或者说用其他方式代替那一锤,将习惯于依赖别人的许三多打醒,想必史今也不会含着泪离开钢七连。

    萧辰不想这么好的班长走,所以他只能另想办法。

    而一切的源头,恰好就是史今过于温和的态度对许三多一再地包容甚至是放纵。

    如今能够让史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接下来针对许三多的训练和提高,未必没有更好的手段和更快的效果。

    史今沉吟了一阵子。

    萧辰的话带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心里的那些烦乱,开始仔细思考。

    这些年他对班里的战士都太好了,以至于无论是班会还是民主生活会,大家都将他说成一个好班长。

    所以他以为所有人都能够喜欢这种温和的方式,也习惯于将自己当做一个慈父般的存在,能顾让班里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从自己这里产生的部队的温暖。

    这种方式一直没有出过问题。

    但现在萧辰告诉他,他的这一套对许三多不管用。

    他又想起了临上车前那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对他说的那句话:“任你打,任你骂,对他好点。”

    自己做的不就是想对他好点吗,可是打骂战士,真的不是他史今能做出来的。所以他只能对许三多好,可是现在,难道对战士好也成了一种错误?

    史今开始陷入了迷茫。

    看着双眼失去神采的史今,萧辰轻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史今还没有完全认识到许三多那种强烈的依赖心,在草原上的五班,他就像是在一座孤岛。他想要自救,所以他能够修出一条路。

    但在这里,他是在温暖的家里。

    家里最习惯的是什么?当然是逃避父亲的打骂,找大哥说说话,找二哥出出头,而他自己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坐在那里。

    见伍六一想要叫醒史今,萧辰摇摇头,示意伍六一跟他离开。

    有些事情,想是想不明白的,只有遇到了,才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