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养的宠物都是神 > 第9章 我只是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楚叶本来是提醒一下几只宠物开吃,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它们已经吃了起来。

    “啧啧啧,这条鱼我就不客气了,其它的你们随意。”

    暹罗猫端走一条大鱼,舔了舔鱼尾巴,顿时眯起眼睛,表情很是享受,喃喃道:“真香。”

    大白鹅和松鼠抢那盆青菜。

    蛤蟆则看中一盆汤,端起来咕噜一下,一盆汤没了。

    那条鱼张嘴到处戳戳,好像只是尝尝味道,却不吃。

    如此狼狈的场景很吸引人的注意。

    虽然食客经常看到武者带开启灵智的生灵一起进客栈吃食,但是这副光景,倒是第一次看到。

    楚叶也是无语,没想到它们一点都不注意形象,可能是在禁区习惯了。

    这场关于吃的战斗在一刻钟后停止,松鼠轻轻揉着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向楚叶伸手道:“我要吃松果。”

    松鼠的存粮已经吃光,它每次吃光都会问楚叶给。

    “你还吃?”

    楚叶彻底无语,伸手戳戳它鼓鼓的肚子,松鼠把楚叶的爪子拨开,依旧伸出两只爪子问松果。

    “松果有助饭后消化。”它一本正经说道。

    “呵呵。”楚叶默默吃饭,没搭理它。

    松鼠委屈巴巴望着楚叶,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楚叶可是个铁石心肠的人,说不给就不给。

    松鼠见楚叶不给自己松果吃,只好趴在桌子上,用肚皮在桌面上滑来滑去,眼睁睁望着楚叶。

    那条在空中游走的鲲鱼见那只松鼠好萌,忍不住把它叼起来,在空中游来游去。

    “放开我。”松鼠大喊大叫。

    砰——

    鲲鱼松开嘴巴,然后那只松鼠直接跌落地面,肚子中的食物差点弹出来,它爬起来怒道:“谁叫你放开我的。”

    “不是你吗?”鲲鱼一时间有些茫然,这只松鼠怎么口是心非啊。

    “你气死我啦……”松鼠说着就跳起来,瘦小的爪子对着空中那条鱼一抓,空中出现一道抓痕。

    抓痕越来越大,传来轰轰的雷鸣,如果打在这间客栈,会引起不小的动静,眼疾手快的楚叶用筷子把那道裂痕夹碎。

    “你们总是不省心。”楚叶把松鼠提起来,放到桌面上,道:“别打架,低调。”

    这一幕速度过快,以至于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什么。

    松鼠鼓着嘴巴,瞪着眼睛,看着一副我超凶的样子。

    楚叶笑了笑,弹弹它的脑袋。

    “别碰我。”松鼠的嘴巴鼓得一动一动。

    楚叶伸手戳戳它的嘴巴,松鼠气得张嘴就咬,楚叶把手迅速拿开,松鼠咬到空气,楚叶伸手戳它,松鼠还是咬到空气,如此再三,松鼠趴在桌面上,用两只后腿作为动力,在桌面缓缓滑动。

    楚叶玩性大起,拿起酒葫芦倒了一碗酒,递给松鼠,道:“你也尝尝?”

    松鼠伸出舌头舔了舔,顿时辣得直摇头。

    见它的样子很搞笑,楚叶也连续倒了几碗酒,给暹罗猫,蛤蟆,大白鹅和鲲鱼都倒了一碗酒。

    可能是动物的本性还是什么的,每次看到它们被酒辣得呛到的样子,楚叶就想笑。

    他喝了几口酒,发现葫芦中的酒没了。

    “这么快几坛酒就没了。”楚叶站起来,向坐在前台的老板走去,他想看看都有些什么酒。

    “需要什么?”老板问道。

    “我看看。”楚叶在前面看了一圈,最后道,“这个酒的味道感觉不错,我可以尝尝吗?”

    “可以。”老板点点头。

    楚叶尝了几口,发现味道还行,于是道:“把我的葫芦满上。”

    楚叶递出葫芦,老板接过葫芦,站起来,突然吓楚叶一跳。

    原来老板一直是坐在里面,没想到他站起来居然两三米高,楚叶一副见鬼的表情,略微惊讶后,恢复过来。

    原来这里也有巨人症。

    这时候门外走进一个戴斗笠,背着一把大刀的壮汉,他匆匆忙忙进来,满脸横肉,把店小二也吓一跳。

    壮汉抢过店小二的茶水,直接就往嘴巴里面倒。

    “烫!”店小二提醒一句。

    但是店小二的话并没有让壮汉的动作停顿,壮汉仰着脖子,把滚烫的茶水倒进喉咙。

    “舒服。”壮汉咕噜咕噜喝着茶水。

    楚叶能够清楚看见壮汉的身上出现灰白色的灵力,灵力直接把滚烫的茶水转化成冰水。

    喝得差不多,壮汉把茶壶递给店小二,直接扔出一枚金子,道:“上酒,来一碟花生,我等会点菜。”

    “好嘞。”店小二赶紧去忙碌。

    随着壮汉的出现,包你满意就变得热闹起来,因为壮汉讲着他在路上的所见所闻。

    “树屋村出现无尽的血雾,听说全村的人惨死,死的样子很吓人,本来我想进去看看血雾中有什么东西,但实在看不清。

    我走了几步,隐约间看到了一块黑色的石碑,石碑带着古老的韵味,似乎融合了天地,我想触摸它得到它的力量,但是够不着,它慢慢的离我而去,我有种预感,这块石碑肯定不凡,甚至是传说中的神兵。

    正当我想追石碑时,突然感觉到血雾中有某种力量在吞噬我的身躯,吞噬我的神智,我吓得赶紧退出去。

    结果我还是受伤了。

    要不是我跑得快,我的左手会废掉。”

    壮汉伸出他的左手,上面的食指和无名指没有一点血肉,已经化作白骨。

    他好像在说着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件事,他修炼的道受到影响,一直在检修体内的经脉,也是今天才出关。

    “树屋村出事不是十几天前的事情了吗?”

    一位中年男子站起来,端着酒坛来到壮汉前,道。

    “这么久吗?”壮汉疑惑,看来自己闭关有十几天了。

    “嗯,树屋村是第一个出事的,现在血雾在继续弥漫,往远处侵蚀,现在石村也被血雾笼罩中。”中年男子道。

    “事态如此严重,都没有人出手调查吗?”

    “好像剑仙派去调查了。”

    “我怎么听说瑶池也着手调查了?”

    他们一直在讨论血雾笼罩这件事。

    楚叶也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想到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听剑仙派的沈宁说是妖魔乱世,当时他就觉得稀里古怪,妖魔乱世,纯属扯淡。

    现在也听到这里有人在讨论。

    楚叶倒不是对妖魔什么的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壮汉说他看到一块黑色的石碑,这块石头出现在壮汉的视线中,然后消失了,是不是说明这……

    “肯定是好东西啊!”

    楚叶眼眸一亮,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缺少一件趁手的神兵,或许,自己这一回真得去一趟树屋村,把属于自己的神兵取走。

    现在,楚叶已经把黑色石碑当成自己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