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要变形了
    ps:我绝对不是在水,一百多章了,这一章是主角心态开始转变的一章,从一个被动的咸鱼,开始变得主动。嗯,大概是这样。当然,本书的主要基调不会变,没那么苦大情深,甚至带上一丢丢的小轻松。还有,大佬们感觉这一章哪里很生硬,请务必告诉我,我赶紧修改~(我从六点写到十点,就写了这玩意~)

    ...

    随即,卢青园对着孔捕欠身拱手行了礼,便低着头快步走开。

    孔捕看了一眼卢青园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明白,虽然自己是总使铁断山提拔上来的,但根本不能令人信服。

    若是自己一日不展示出压服一众属下的实力,得到的最多只是表面的尊敬。

    而且他们尊敬的还不是自己本身,而是自己的六扇门金章使身份。

    轻轻摇了摇头,孔捕觉得自己很失败。

    他心中暗暗思索,不是说实力提升就必然要去装星打脸了吗,自己是不是应当在恰当的时机展示一下实力?

    可是要在谁的面前装星?又要去打谁的脸呢?

    孔捕自己提出的问题一时间把自己给难住了。

    他虽然身高体壮有些慑人,但追根寻底他可是一个纯良和善的好孩子,喜欢安安静静的提升自己,可不喜欢去故意找茬。

    “见过大人!”

    这时,两名结伴去膳堂的银章使经过,看到孔捕,顿时上前行了一礼。

    孔捕正在思索,并没有看他们,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便与他们错身而过。

    走出了三十多步,孔捕忽然眉头一皱,转过身,大跨步朝着刚刚那二人追了上去。

    “站住!”

    那两名银章使听到孔捕的喝声,不禁停下脚步,转过身,对视一眼,眼中均有微微惊愕之色。

    怎么?难道背后议论他所说的坏话被听到了?

    不,不可能的。

    两名银章使心中摇了摇头,二人交谈是在走出二三十步之后,并且刻意压低了声音,对方又有何手段能听得到?

    那这位名满六扇门的金章使大草包叫住自己二人所为何事?难不成是想要用身份让自己两人劳心费力不成?

    两人心中短短一两个呼吸之间想到了许多,但他们心中对孔捕却是没有半分的惧怕。

    孔捕若是想要用身份压他们做事,二人可不怕,他们头顶可也有金章使,轮不到孔捕来指使他们行事。

    更不要说二人本身都是内力境,虽然都只是内力境一重,但自认实力可以轻松碾压孔捕。

    若是孔捕实在不智,恼羞成怒想要动手,二人甚至不用出手,只要内力护体反震一下,今日就能让这个名不副实的金章使丢尽脸面。

    二人思虑间,孔捕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前,皱着眉头冷声问道:“你们二人刚在在我背后说的是什么,可敢再重复一遍。”

    他在六扇门住着这段时间,听多了背后议论自己的话,有些嘲讽,有些抱怨不平,有些是辱骂,可是还从未听过比这二人口中更为难听的话。

    二人之言十分难堪、难以入耳,孔捕却入耳了,所以他便有些恼怒了。

    在这一瞬间孔捕忽然觉得,自己既然突破了内力,或许是真的应该换一种打算了。

    既有实力,何必去当一条只听墙角的咸鱼,让人背后议论嘲讽辱骂;何不大大方方的展露出来,让人提起他的名字,就不禁竖起大拇指惊叹。

    孔捕这一刻被二人背后的言语所刺激,心中便真正产生了为自己正名的想法。虽然他的本意并不是追逐名,但这便已经是了。

    常人言,名利乃身外之物。可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被名利所累,甚至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有时不是不愿脱离,而是不能脱离;有时不是喜欢卷入名利,而是不得不踏入其漩涡,人便是这么的无奈,有时便是被人在后面推着走,一旦停下,便有可能会被后面的人推到,踩在脚下。

    就如此刻的孔捕,他若不为自己正名,继续静默下去,那么他接下来在青河郡六扇门待着的时间内,少不了被人引之以笑谈,背后议论讽刺,甚至那些人说的话,会比此刻的两名银章使所言更为难堪,难以入耳。

    而偏偏以他的听力,能很清楚的听到这些话语,这让已经有了实力的他如何能够甘之如饴的忍受。

    “呵呵~”

    一名银章使眼睛四顾,发现除了孔捕及自己两人之外没有他人,忽然笑了笑,嘴角微翘,

    “孔大人,您在说什么?我二人非是背后嚼舌根的人,只是刚才谈及那羊屠夫的手艺,真是包丁一般的技艺,了不得!”

    那名银章使看似笑嘻嘻的说着,另外一名银章使也是跟着口中称是。

    但二人脸上却都含着淡淡的嘲讽之意,即使孔捕听到了自己所言,又有何证据能奈何的了他们。

    六扇门毕竟与江湖接触的多,甚至于许多成员都是在江湖上闯荡了一圈的江湖客,江湖气是严重一些。

    六扇门中,下级言语上冒犯上级,若是被当场抓到,自然可以治一个不敬之罪。

    但二人自恃周围无人能为孔捕作证,孔捕又非是他二人其中任何一人的对手,不可能强行拿下自己二人,所以根本有恃无恐。

    他们也根本不担心此刻孔捕事后叫人找他们的麻烦,那样做反而是孔捕的面子丢的更大。

    看着二人这般模样,孔捕于是故意的开口说道:“你二人可曾想过将来,我得总使大人看重,必将腾飞,你二人背后辱骂与我,可是有了脱离六扇门的念头,不怕日后被我有意刁难?”

    两名银章使顿时一愣,他们二人见到孔捕便行礼,在背后说话声音也压的如此之低,便是不想白白与孔捕交恶,但谁能想到孔捕却偏偏听到了?

    但到了此刻,两人却都不愿向孔捕低头,继续嘴硬道:“怎么?孔大人故意找我二人的麻烦不成?我们不奉陪了!”

    说罢,二人转身便想离开。

    这时孔捕伸出了手朝着二人的脖颈抓去,同时冷声说道:“你二人若是嘲讽议论的是我,我可视若无睹,但你们不该辱骂我之家人父母!”

    两名银章使的第一反应是躲开,但是随即二人心也一冷,内力奔涌,鼓胀的劲气在其胸部以上升腾。

    孔捕敢对他们出手,那便就让他出丑。

    下一刻两人便脸色大变,哪曾想一股内力从孔捕的手掌中传出,竟直接破开了他们的护体内力,那小蒲扇一般的手掌牢牢抓住了二人的脖颈,其上传来的恐怖力量让二人有了窒息之感。

    孔捕虽然只是内力初成,但其内力质量绝对远在二人之上。

    二人顿时浑身劲气鼓胀,存了对孔捕出手的想法,然而孔捕提着二人一撞,二人齐齐闷哼一声,护体内力再度被震碎,身体内部传来咯嘣咯嘣的声响,骨骼、内脏都受到了损伤。

    两名银章使心中惊骇,嘴角渗血,这传言都是假的不成?孔捕他自己也已然在人前承认过啊!

    孔捕看两人的身子已然是软塌塌的,气息萎靡,便提着二人去了牢房,反正又死不了,以不敬之罪先关他们几日再说。

    做完这些,孔捕深深吐出一口气,只觉得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