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一百零四章 我有一颗种子(三更求波推荐)
    走到陈家的大院之中,孔捕虽然见过不少的场面,却还是不由心中一颤。

    一具具尸体被捕快们抬了出来,放在院子中盖上白布,放眼望去,一院子都是白色。

    还没有到最为寒冷的季节,这院子中的许多捕快都是浑身发抖。

    一众银章使分开去查看这些尸体,孔捕在这方面并不是专业,所以就没有动手,而是跟在邢赫志的身旁。

    掀开白布,是一张苍白的人脸,致命伤口是脖颈,血肉翻卷着,有一道狭长几乎划过整个喉咙。

    而让孔捕心中感到十分诡异的是,这具尸体的脸上没有恐惧与痛苦,反而是翘着嘴巴,好像是在微笑。

    邢赫志蹲下身子拨开尸体的眼睛,看到的是血红一片,不由惊愕的发出声音。

    然后他直接撕开了尸体身上的衣服,尸体的胸口上有一道道头发丝粗细的血色痕迹,巴掌大小,隐隐像是组合成为一朵美丽的花卉。

    “神花毒!”邢赫志轻喝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略有些古怪。

    这时,其他一些银章使检查其他尸体也查到了这一点,脸上都是古怪的神色。

    孔捕感觉有些奇怪,不由问道,“邢大人,这神花毒有什么特别的,为何诸位都是如此古怪的神色?”

    “神花毒本被称为神花香醉,吸上一口能让人飘飘欲仙,甚至眼前出现幻觉,是一种催情药,因为效果太过霸道,南风城早就禁止在市面上流通。而陈家号称百香,就是他们制造出这神花香醉。但是现在,陈家人却是因此而亡。”

    “哦~”孔捕的脸色也变得古怪了。

    “诸位大人,这边兄弟们发现了一个密室,还请诸位大人过去看看。”

    这时,一个高瘦的铜章使走了过来,脸色十分的难看。

    这密室设在陈家祠堂的旁边,还没有进去,孔捕就嗅到了一阵奇香,沁人心脾,不由多嗅了两下。

    跟着前面的银章使走入密室,孔捕眼睛扫视一圈,顿时就连忙捂住了鼻子,脸色有些发青。

    这是一个制香室,除了有大量的香料以外,还有一些极其另类的材料。

    是女人,一名名花季少女,全部都赤裸着身子,在半空中倒挂着,全部都已经死了!

    “丧心病狂!胆大包天!”

    “在六扇门的眼底下,陈家居然还敢行使如此邪道制香,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这个家族,被灭门了也是活该!哎!就这样灭了门,难解我心头之恨!”

    “呼呼~呼呼~”

    孔捕脸色难看,神情有些恍惚,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生气愤怒浑身发抖。

    陈家在南风城立业这么多年,靠的就是百香,有许多人追捧。

    只是简单想想,就知道陈家害死的女子是一个多可怕的数字。

    人大概都免不了有私欲,但因为一己私欲,而谋害这么多的花季少女,人心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

    “这一家人从上到下,都是在吃人,死不足惜!”

    不知道这南风城中其他的家族,是否也如这陈家一样,肆意谋害人命?

    南风城有一个陈家,那其它的城市呢?其它的郡其它的州呢?

    孔捕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得锐利,脑子中仿佛有什么隔膜被打破了一样,也变得格外的清醒。

    今日,一颗充满不确定性的种子在他的脑海中扎根了,未来会在孔捕的浇灌下成长为什么,谁也说不准。

    “那,这个案子还查不查?”众人沉默了片刻,有人开口问道。

    “查!事情总要给城中的百姓一个交代。而且,这灭门者难道就是侠客、好人?也未必,说不定也是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邢赫志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众人也没有反对他,因为邢赫志说的话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查案的事情孔捕并不在行,交给了邢赫志他们专业的人负责。

    孔捕走出了陈宅,淡漠的看了一眼那仍然像个死人模样的陈家三老爷一样,转身向着南风客栈走去。

    昨日,那王家商队中的人好像同他说过,大舅的交易对象是陈家,是这个陈家吗?

    来到南风客栈,这次王化金没有外出,孔捕自然和他见面了。

    “...,大舅,您这次的交易对象,是不是百香陈家?”寒暄了两句作为铺垫,孔捕才问道。

    “是啊,这个陈家的三老爷本来在梁城时就谈好了价钱,现在偏要压下去一半,昨日与他谈了一天都没能谈拢。”提起这个陈家,王化金脸上露出气愤的表情。

    “咳~,大舅,陈家昨夜被人一夜之间灭门了,整个陈家就剩下了那个三老爷及一个小仆。”孔捕轻咳了一声,看着王化金的表情说道。

    “什么!?”王化金很是惊讶的叫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灭门便灭门吧,我看这个三老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昨日我便有了换一家买主的想法。”

    顿了顿,王化金又说道:“小捕,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实力有多强,但是做事一定要格外的小心,千万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大舅你放心,我肯定会谨慎行事。不过大舅,您带来的究竟是什么货?我在六扇门也有些朋友,看看能否找到一些门路。”

    王化金的脸上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带的,带的货是...”

    事实证明,孔捕的人情还是比较好用的,仅用了一个下午,就通过另外一名银章使为王化金联系到了一个买家。

    因为孔捕和另一位银章使的缘故,那买家即使出不了什么高价,也不敢坑害王化金。

    处理了大舅的事情,六扇门中的其他人还忙成一团的时候,孔捕静静的躲在自己的房间,修习练脏法。

    时间就想指尖的游鱼,抓也抓不住,转眼即逝。

    孔捕正沉浸在修炼之中不可自拔之时,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咚咚响的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还蛮结实的房门被敲倒在地。

    孔捕猛地睁开眼,与一个满脸尴尬的铁塔汉子四目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