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历史小说 > 武侠之怪物来了 > 第七十九章 人均小金刚狼
    秋风瑟瑟,刀光剑影,寒意惊人。

    战场瞬间被分割,血神教的人也都没有抱团,相当随意的将自己置于十数人的围攻之中。

    嘭!嘭!嘭!

    铁海鲲脚步每一步踏出脚下都会猛地一震,将脚下的地面踩碎,而随着他一步步踏出,身上的气势越发沉重,仿佛化作一座巍峨的大山,镇压邪魔。

    转眼间他便行至苏天龙身前两丈之处,手中重剑一提,带着呼啸的风声直接对着苏天龙重重砸下。

    这一击也不知道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所带气的风压已经吹散了苏天龙的头发,令人难以呼吸。

    苏天龙眼眸猩红,面白无须,看上去只是一个样貌有些邪异的青年。

    重剑之下,苏天龙眼眸猩红闪烁,只觉得深陷泥潭,脚步沉重,他内力涌动,在双脚下猛然爆发,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生出,竟硬生生将他的身子弹了出去。

    而铁海鲲的重剑落到一半,他手腕一扭,一双手臂上的青筋都凸起,重剑扭转了方向,以更迅疾的速度横扫苏天龙。

    苏天龙顿时周身劲气鼓胀,将衣袍都填充起来,仿佛是在是瞬间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旋即重剑就像是拍皮球一般,将苏天龙扫飞了出去,砸在岩壁上,嘭的一声响碎石飞溅,苏天龙小半个身子都镶嵌进入岩壁中。

    而下一刻,苏天龙只是吐出一口血,又脸色红润的从岩壁上落了下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好似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样子。

    苏天龙落地,脚下一动身子后拖着模糊的影子,一只手化作爪状,带着尖啸和血光直取铁海鲲头颅。

    而铁海鲲竟不躲不避,像是要同归于尽一般,重剑横拍而出,这次他的重剑表面隐约笼罩着一层透明气劲,似乎让重剑的狂暴意味更加强大了。

    嘭!苏天龙再次被重剑拍飞了出去,而他的血爪也抓在了铁海鲲的脑袋上。

    不过苏天龙却是无功而返,铁海鲲脑袋顿时化作了铜色,那能把精钢抓个窟窿的血爪只抓出了几道浅浅的血痕。

    这就足够让铁海鲲惊讶的了,他主修的是家传的神像功,最重防御与力量,铁海鲲已经是第一重铜像大成,一般的内力六重尽施手段都很难打破他的防御。

    而苏天龙的内力不过是强行提升,十分不稳,居然能伤到他。

    而苏天龙也再次嵌入了岩壁之中,这次嵌入的更深。

    而且,他的身侧多出了血淋淋的伤口,血肉模糊,像是被搅碎了许多血肉。

    但是在苏天龙脚踩地面之时,那些伤口之处有红雾覆盖,血肉扭动纠缠,竟在迅速恢复之中。

    也就过了两三个呼吸,伤口处全部愈合。

    “魔道,化血归元!”铁海鲲冷冷一喝,将手中重剑重重砸入地面,朝着苏天龙冲去。

    一步踏出,他浑身化作铜色,整个人似乎膨胀了一圈,肌肉闪烁着金属的冷冽光泽,仿佛一尊金刚战士。

    对付这种能不断恢复伤势的魔道崽子,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砸碎对方的脑袋,或者掏出他们的心脏捏碎。

    至于慢慢消耗,只能被对方拖死。

    铁飞鹏则是追着石悲鹤打,而石悲鹤不愿与铁飞鹏硬碰硬,一直闪躲,偶尔找到时机才给铁飞鹏一下子。

    而铁飞鹏战斗之中感知灵敏的很,部分神像功瞬间施展,石悲鹤根本奈何不得他。

    但石悲鹤明显不着急,只想着慢慢耗费铁飞鹏的内力和力气。

    至于那徐志方则是盖子柳在对付,徐志方也是赤手空拳,但盖子柳打的有些束手束脚。

    徐志方除了格挡要害之处,其它都是毫不顾忌,很愿意与盖子柳以伤换伤。

    而到现在,徐志方身上有许多红雾弥漫、血肉蠕动的剑伤,却依旧生龙活虎。

    盖子柳脸色凝重,化血归元作为魔道中的一种秘术,说白了就是消耗吸收下去的人心精血来恢复伤势,其实掌握的人并不多。

    起码在上一次六扇门与血神教战斗之时,血神教一方并未展露出这种秘术。有很大可能,化血归元秘术是血神教从抢来的化血神功原本中破解出来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颇为烦躁,掌握这种秘术的魔道中人很不好对付,尤其是对那些还没有到内力境的武人来说。

    他用眼角余光扫向其他人,果然是如他预料的一样。那些血神教催生出来的内力境虽然内力不强,肉体力量也有限,却异常的难缠。

    没有内力的武人对付他们很难,就连刀海派、慧剑门的两位内力境高手都各子被两个血神教之人缠住了。

    盖子柳体内内力汹涌流动,持剑的手掌微颤,眼中露出狠意,看向徐志方。

    将你的头颅斩下,看你能不能长出来一个新的!

    “真的难搞!”孔捕有些咬牙切齿,他们七八人围攻一名血神教内力境却差不多只是均势。

    那血神教内力境除了必要的格挡,根本不害怕受伤,竟有点追着他们打的意思。

    这血神教内力境的力量附加上内力也就差不多三四万斤,一些天才的内锻巅峰武人都能与他们媲美。

    但是他们能迅速恢复伤势不说,附加了内力的身体一定程度就能抗下诸人的劈砍,而附加内力的拳头更是威力十足,打在内锻巅峰的武人身上最少也是一个重伤。

    “狗屁内力真是一个bug!内劲也差的太多了!”

    孔捕也是气的牙痒痒,实际上这血神教内力境还不如孙正元,要不是自己受伤没有痊愈,能够用出全力,一拳绝对打爆对方狗头。

    “孔捕!抱住!”

    这时孔捕突然听到一声娇喝,他一愣,谁在喊我?抱住?抱谁?

    背后传来呼呼风声,孔捕转身,看到一个血神教内力境像个僵尸一般朝他砸了过来。

    不由自主,孔捕双脚在地面重重一踩,双手将那人搂在了怀里,然后双手在其腋下穿过反扣住其肩部。

    那血神教内力境骤然发力想要挣脱,孔捕闷哼一声,顿时口中渗出鲜血,不顾伤势强行抱住。

    “低头!”铁蓝心的声音好像是在说悄悄话,传入孔捕耳中。

    孔捕瞬间低头,然后唰的一声,孔捕的一截头发就随着那血神教内力境的脑袋飞上了天空。

    倒吸一口冷气,孔捕心中恶寒,看向铁蓝心,却不由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