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科幻版水浒 > 第二十七章 天真烂漫?
    …

    宋魁跟戴速一下了楼,就见一个跟黑熊一样的黑壮汉,正在到处跟酒楼中的客人借钱,别人若是不借,他便劈头盖脸一顿骂,但有敢还语顶嘴的,他轮拳便做要打人状。

    宋魁见了,问戴速:“这位兄弟是何人?”

    戴速揉着脑袋说道:“他姓李,名杀,是个变种人,有上古大妖黑风妖的血脉,是个三阶初期的大高手,不过他性格有缺陷,嗯……怎么说呢,心粗胆大,又鲁莽好战,而且,他酒性不好,喝多了好打人,以前手上还有过人命,所以城中的人都怕他,现在他在我手下当狱卒,因他经常无故旷工,哥哥才没有见过他。”

    给宋魁介绍完李杀之后,戴速再也看不下去李杀给他丢脸了,便冲李杀喊道:“李杀,还不快快滚过来,江州监狱的脸全都让你给丢尽了!”

    李杀听言,朝戴速这里看来。

    见喊他的人是他老大戴速,李杀立即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来到戴速身前,李杀看见戴速身边还有一人,便指着宋魁问戴速道:“哥哥,这个小黑胖子是谁啊?”

    戴速呵斥李杀道:“休得无礼,这位贤兄可是你常常挂在嘴边要去投靠的宋魁哥哥。”

    李杀诧异道:“莫不是那济州第一豪杰?”

    戴速道:“正是,你还不快快拜见。”

    李杀上下打量了宋魁一会,有些怀疑道:“你真是宋魁?怎么长得这般矮挫?”

    宋魁也不恼怒,笑道:“身材相貌是爹娘给的,我如何能选择,不过我真是宋魁。”

    李杀觉得,宋魁长得是不怎么样,但气度不凡,真有可能是宋魁,随即拍手道:“真是宋魁哥哥,太好了,我终于不用再过这苦日子了!”

    宋魁有些不解,问戴速道:“兄弟这话怎么讲?”

    戴速有些尴尬,心道:“跟我就是过苦日子,这黑货也太养不熟了!”,但嘴上还是说道:“这黑货听人说,哥哥义薄云天,识豪杰重豪杰,出手阔绰,所以他觉得只要与哥哥结识,就能过上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好日子。”

    宋魁听言,哈哈一笑,道:“这位兄弟倒也真是有些天真烂漫。”,然后主动问李杀:“兄弟,你刚刚怎么逢人便借灵币,不肯借灵币给你,你就喊打喊杀?”

    李杀道:“哥哥有所不知,我家里是有灵币的,只不过没带在身上,现在有些急用灵币的事,便找他们拆借一下,等我办完事,就回家取灵币还他们,谁想,这些人全都是吝啬鬼,一个灵币都不肯借我,打骂他们是轻的,惹恼了我,定砍了他们的狗头!”

    宋魁听罢,拿出五百灵币递给李杀,问道:“五百灵币可够?”

    戴速刚想阻拦,却被李杀先一步抢走了灵币,然后李杀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戴速埋怨宋魁道:“也就哥哥会信这黑货的鬼话,他连家都没有,家里哪里会有灵币?这黑货贪酒好赌,喝酒在这里便可,可他却急匆匆的跑了,想来必是去赌了,他去赌钱,赢了不走,输了不甘,十赌九输,哥哥这五百灵币怕是打了水漂。”

    宋魁也不在意,道:“区区几百灵币罢了,何足挂齿,由他去赌输了罢,就当是请他喝酒了。”

    宋魁看着李杀的背影又道:“还别说,我真挺喜欢这个兄弟。”

    戴速道:“他啊,本事是有,就是爱惹是生非,不好管教。”

    两人说着说着,便又回到楼上喝酒去了。

    再说李杀。

    离了酒楼之后,李杀心道:“难得宋魁哥哥,刚与我相识,便借我五百灵币,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如今来到江州,却恨我这几日全都赌输了,没有灵币好好招待他,如今得他这五百灵币,且再去赌一赌,倘或赢上三五百灵币,不仅可以还上他这五百灵币,还可以好好请他一请。”,于是便跑去了最近的一个赌场。

    正应了戴速那话,李杀赢了还想赢,输了不肯罢手,最后将宋魁借给他的五百灵币输了个干干净净。

    这时,李杀才想起要宴请宋魁一事,于是便将赌桌上的灵币一把抓起,道:“这灵币我先借来用用,等我有灵币了,就还你。”

    赌场的人哪能干,老板张乙道:“你说什么鬼话,自古赌钱场上无父子,你明明地输了,却要抢回去,真当我这赌场是你来去自由的善堂?”

    随着张乙的话音一落,顿时就出现了上百打手。

    打架的事,李杀什么时候怕过?

    所以,也不等张乙的人动手,李杀就先抡圆了双拳杀了过去!

    虽说张乙手下也有几个二阶高手,可李杀乃是三阶,更重要的是李杀是变种人,打起来了之后,李杀身上黑风缭绕,为他凭填了无数倍的防御,别人打他跟给挠痒痒似的,他打别人,一拳就能要了对方半条命。

    如此一来,不一会的功夫,赌场的打手,就差不多全都被李杀打倒在地。

    李杀从容的颠了颠手上的灵币,觉得还是不够宴请宋魁的,于是跑去赌台上又抢了两千多灵币全都塞进他自己的储物袋中,然后就准备离开。

    同样挨了李杀不少拳脚的张乙,冲李杀喊道:“李杀,你好没赌品,输了就输了,却要抢回去,还打伤了我们这么多人,又洗劫了我这赌场,我必去告你!”

    喊是喊,可张乙却只敢在远处叫喊,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喝完酒的宋魁和戴速打这里路过。

    听见张乙喊的话,宋魁和戴速便连忙向李杀那里跑去。

    戴速修的神行之法,就算不佩戴他的那对日行八万里、夜行五百里的宝贝马甲,速度也远不是修为不济的宋魁可以比的,因此,戴速先宋魁一会到了李杀跟前。

    一见到李杀,戴速就恨铁不成钢道:“你这黑货,怎么砸人赌场,抢人灵币,丢我脸面?”

    李杀一开始并没有看清说他之人是戴速,脱口而出道:“干你鸟事!”

    看清是戴速之后,李杀立即改口道:“原来是哥哥……我这……平时赌输了也就输了,今日的赌资是借宋魁哥哥的,哪能输了,且又没有宴请宋魁哥哥的灵币,便索性抢了这赌场。”

    随后过来的宋魁,听了李杀此言,道:“兄弟若是缺灵币,只管跟我要,怎能干这违法之事,快把抢来的灵币还给他们。”

    戴速也道:“还不快快听宋魁哥哥的,将灵币还给人家!”

    李杀这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将他的储物袋扔给了张乙。

    宋魁又上前,跟张乙谈了一下赔偿的事。

    戴速在江州城也是一个人物,因此,这点面子,张乙不能不给戴速。

    最终,宋魁赔了张乙五百灵币,此事就此揭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