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科幻版水浒 > 第十一章 祸不单行
    …

    薛幽向酒店老板询问过不卖他们酒菜的原因之后才知道,刚才跟他打了一架的那个长大青年已经派人跟这个坊市中的所有店铺打过招呼,令他们谁都不许卖宋魁、薛幽等人东西,谁如果敢违令卖给宋魁、薛幽等人东西,那个长大青年就会来放火烧店。

    宋魁一听便知,那个长大青年在此地必是很有势力,他们几个外地人恐怕是招惹不起,因此找了个台阶道:“那人好生幼稚,些许小事,竟如此大动干戈,我看,咱们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且让他一让,免得被他扰了兴致。”

    薛幽也是一个社会阅历丰富的人,自然明白长大青年那条地头蛇有多不好惹,所以他也顺着宋魁的话说道:“他即是如此小肚鸡肠,那哥哥便先去江州城吧,待小弟回旅馆收拾一番,过些日子便去江州城拜见哥哥。”

    宋魁也感觉他现在身边少一个能供让他驱使的人,于是默认了薛幽跟他。

    在这个基础上,宋魁又给了薛幽五百灵币,二人辞别。

    与薛幽分开了以后,宋魁和两个押送人员又找了一个偏僻的酒店,想要填饱肚子再离开。

    可这家酒店的老板也好言将宋魁三人给“请”了出来。

    宋魁立即意识到,那个长大青年在此地的势力也许比他之前所想象得还要大。

    宋魁当机立断,飞行器不要了,三人抄小路离开揭阳镇。

    三人乔装改扮了一番,然后抄小路,钻小巷,离开了揭阳镇。

    为小心起见,宋魁三人离开揭阳镇后,仍不敢放慢脚步,继续速度不减的沿着小路向江州城方向逃去。

    又逃了三四个小时,宋魁三人全都又累又饿,加上乌云蔽月一点亮光都没有,三人真是走不下去了。

    恰在此时,不远处有一座规模庞大的私人庄园。

    宋魁三人一商量,便向那座庄园走去,准备在那里借宿一夜。

    来到了庄园前,宋魁将他们的意愿与迎过来的门卫一说,又递过去了十灵币疏通。

    门卫见宋魁相貌和善、两个押送人员也像是公职人员,三人都不像歹人,关键是十灵币着实不少,比他一个月工资都多,于是便去替宋魁三人请示了自家主人。

    得到了主人的首肯之后,门卫便留宋魁三人在门房休息一晚,还给三人拿了点吃的。

    千恩万谢过门房之后,三人简单的吃了几口,然后便和衣睡下了。

    迷迷糊糊睡了不知多久,宋魁就听见外面乱糟糟的一片。

    宋魁很是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然后顺着门缝向门外看去。

    这一看之下,宋魁顿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也立时就没了睡意!

    就见,一伙数十人,有的骑着妖兵,有的穿着战衣,有的拿着大杀伤性武器,正从外面进来,打头之人赫然就是那个长大青年,而那个打把势卖艺的薛幽则被他们五花大绑像抬猪仔一样用杠子抬了进来。

    这时,迎出去了一个老者。

    老者一见长大青年,就苦口婆心道:“你这些日子跑哪去了,知不知道全都在担心你?”

    长大青年很是不耐烦的敷衍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在这方圆千里之内,谁敢惹我?”

    老者也知道,他管不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尤其是这个小儿子,说得重了,他就更不回家了。

    所以,老者只能转移话题道:“你绑来的这人是干什么的?”

    长大青年听言,先是又给了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的薛幽一脚,然后才道:“这个球货,好不晓事,在咱们揭阳镇讨生活,不先来拜见我与大哥,竟然自顾自的就在坊市里做起生意来,我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关照他的生意,不想却来了个外地的囚徒竟然不顾我的命令赏了他二百灵币,灭我威风,我一气之下,就去教训那个外地人,却被这个球货偷袭,结结实实挨了他无数拳脚,后来,我搬了些人手,才去客店里将他擒住,带回来慢慢收拾,等我解了之心头之恨后,就将他沉了浔阳江,只可惜叫那个囚徒跑了,否则定叫他二人一块做浔阳江中的王扒……”

    在门房中偷听到长大青年说话的宋魁,心里又是“咯噔”一声,随即暗下决心:“这里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必须立即离开!”

    念及至此,宋魁赶紧摇醒了两个押送人员,然后将这座庄园就是那个长大青年的家、长大青年刚带着数十人从外面归来、长大青年已经擒下薛幽准备将薛幽沉了浔阳江等事悉数告诉给了两个押送人员。

    两个押送人员听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们竟会自投罗网,然后二话不说赶紧跟宋魁一块逃出了庄园。

    宋魁三人闷头跑了一阵,就听后面传来了喊杀声,紧接着就是各种各样的照明设备齐齐的朝他们这边射来。

    听见这些声音,看见这一幕,宋魁三人如何能不知长大青年一伙追上来了?

    三人慌不择路,最后竟然来到了浔阳江边。

    前面,是无边无际的浔阳天堑。

    后面,是越来越近的追兵。

    宋魁仰天长叹:“早知如此,就留在大野泽逍遥快活了,总好过横死在这里!”

    恰在此时,远处驶来了一艘游艇。

    宋魁见状,大喜过望,连忙同两个押送人员一块呼喊游艇过来!

    让宋魁三人心喜的是,那游艇竟真的向他们这里驶来!

    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宋魁便看见一个面相有些凶恶之人立在船头,很显然他就是这艘游艇的主人。

    宋魁赶紧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五块中品灵石托到身前,然后对凶恶之人说道:“只要兄弟载我三人过江,这三棵中品灵石就全都是兄弟的了。”

    看了一眼已经能看清身影的长大青年等人,又看了一眼宋魁手上的五棵中品灵石,不,应该说,又看了一眼宋魁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凶恶之人眼中贪婪一闪而逝,然后便令船工将游艇驶到岸边,说道:“上船。”

    宋魁三人如闻天籁,赶紧手忙脚乱的上了游艇。

    游艇立即发动,很快就驶离了岸边。

    也就在这时,长大青年一伙追了上来。

    一见宋魁三人要乘坐游艇逃走,长大青年立即冲游艇喊道:“给老子滚回来,否则老子一定杀你全家!”

    不成想,凶恶之人竟然不怕长大青年的威胁,淡淡的说道:“二公子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那不知二公子准备怎么杀我全家?”

    凶恶之人的声音让长大青年很是熟悉,他又仔细看了看凶恶之人,顿时就认出了凶恶之人是谁。

    长大青年眉头一皱,然后说道:“原来是张大哥,还请张大哥将游艇开回来,将游艇上小弟的仇人交给小弟报仇雪恨,今日便算小弟欠张大哥一个人情,如何?”

    不想凶恶之人根本不给长大青年面子,他道:“你的人情又不能当灵币花,我要来何用,休说废话,这笔买卖老子做定了,今日就是你大哥在这里,也休想叫老子吐出这块到嘴的肥肉!”

    言毕,凶恶之人也不再废话,直接一挥手,示意船工加速前进。

    直到快看不见长大青年一伙,宋魁才上前谢道:“谢谢兄弟救我等的性命,他日必报兄弟这天大的恩情!”

    凶恶之人摆摆手,道:“谢就不用了,你们到阎王那里少说老子两句坏话,就算是报了老子给你们留下全尸的恩情了。”

    宋魁大骇,道:“兄弟这是何意?”

    凶恶之人也懒得再掩饰,直接暴漏出他最真实的嘴脸,道:“把储物戒指和储物袋交出来,然后脱光了跳下去,谁敢慢上半分,休怪老子不给他留全尸!”

    说这话的同时,两挺霰弹枪便出现在了凶恶之人的手上,而这枪口所指向的方向正是宋魁等人的脑袋!

    听了凶恶之人的言语,又见凶恶之人的架势,宋魁等人如何还能不知,他们刚刚才出龙潭,就又入了虎穴?

    宋魁仰天长哀怨:“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想我三人今日便要横死这大江之中,哎,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苍天真是不开眼啊!”

    凶恶之人可不理会宋魁的哀怨,直接就向宋魁走去,要去夺宋魁的储物戒指。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远处突然射来了一束强光直照在游艇之上,同时一个宋魁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前面游艇上的人可是我宋魁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