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科幻版水浒 > 第十章 坊市
    …

    那日,离开了揭阳岭之后,宋魁一行三人便乘坐飞行器直奔揭阳镇而去。

    两日后,宋魁一行人便来到了揭阳镇上。

    这揭阳镇乃是方圆数千里第一繁华之地,更是一个名镇。

    因此,到了揭阳镇之后,宋魁不免动了四处走走的念头。

    于是乎,宋魁三人便离开了飞行器,一路打听着来到了揭阳镇的坊市。

    所谓坊市,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里坊——与普通里坊相比,区别仅在于,坊内置宅而不设店,市内设店交易而不置宅。

    说得再直白一点,坊市就是一个自由交易的场所。

    不过也不是任何东西都能在坊市里交易的。

    这坊市是从修真文明传承下来的。

    在修真文明统治这个世界的时期,坊市里只交易与修真有关的物品。

    现在嘛,随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众多修练体系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并且各自都有坚定的支持者,修真文明已经不能一家独大,坊市里也变为交易所有修者所需的物品,像修真物品,像战衣,像妖鋲,等等……

    不过——

    因为受到王朝控制和打击,也因为高级物品实在是太难得,一般坊市里只会买卖一些阶级比较低的东西,像练气期修士所使用的法器、一阶符箓、一阶灵兽,像功能不太强的战衣,像用普通材料炼制的一阶妖鋲,等等……

    除了买卖交易修者用品以外,坊市里还经常会有一些表演和美食什么的。

    总之,坊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很适合闲逛。

    宋魁和两个押送人员沿街闲逛了一会,便来到了正街。

    刚到街口,三人就瞧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打把势卖艺的人看他耍一根铁棍。

    宋魁见状,也招呼两个押送人员凑了过去,然后找了个空隙挤进了圈内。

    就见,打把势卖艺的人手中铁棍,横扫东西南北,恶劈四面八方,上剃下滚,捅天打地,舞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宋魁自身的修为虽然不高只是一阶中级,但架不住他见多识广、眼睛毒辣。

    只看了一小会,宋魁就断定,这个打把势卖艺的人是个少有的高手。

    一套疯魔棍打完,打把势卖艺的人气定神闲的收招,然后抱棍道:“脚踏贵地眼望生人,城墙高万丈全靠朋友帮,在下这里有一些上好的疗伤丹药,还请识货的朋友,买上几粒,以备不时之需,那位说,我不受伤,用不上你这上好的疗伤丹药怎么办?好办,那就请豪杰发发慈悲施舍几个灵币助我渡此难关,大恩不敢言谢,必求满天神佛保佑善人长命百岁百子千孙永享富贵……”

    打把势卖艺的人很会说话,只可惜,不论他怎么说,就是没有人出钱买他的疗伤丹药,更没有人施舍他灵币。

    一向乐善好施的宋魁,见无人肯施舍这个打把势卖艺的人,又喜欢这个打把势卖艺的人的一身本事,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二百灵币递给打把势卖艺的人,道:“我是远来戴罪之身,并无太多钱财在身边,兄弟不要嫌少。”

    打把势卖艺的人接过宋魁递来的灵币,一看竟有二百之多,当下感动无比,进而忍不住说道:“揭阳乃是古来名县,不想却无一人识豪杰重豪杰,却叫哥哥一个外人当了本地最大的豪杰,这二百灵币强过别的两千、两万灵币,对小弟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还求哥哥告诉小弟大名,好让小弟向满天神佛祈祷哥哥万寿无疆!”

    宋魁摆摆手,道:“兄弟客气了,区区些许灵币,哪值得兄弟挂怀,在下姓宋,名……”

    就在这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在揭阳县上耍威风,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宋魁听言,眉头就是一皱,然后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见,说话之人是一个长大的青年,此时他看着宋魁的双眼之中喷出毫不加掩饰的怒火。

    宋魁道:“我送我的钱,干你何事?”

    长大青年怒目圆睁,道:“我已经下了命令,县中之人谁都不许买这个臭卖药的药、不许赏这个臭卖药的钱,偏偏你这个短命的囚徒不开眼,赏了他二百灵币,灭我揭阳县人的威风,好不开眼,真真是找死!”

    长大青年是一个急性子、暴脾气,他的话一说完,也不给宋魁辩解或是拉交情的机会,就提起双拳向宋魁攻来。

    年轻的时候,宋魁也修炼过几年,奈何,他天赋一般,也志不在此,而在于仕途,所以他的那点本事慢慢的也就荒废了,现在哪还能是长大青年的对手?

    因此,见长大青年提起双拳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宋魁当即就慌了!

    还好!

    打把势卖艺的人一闪身便挡在了宋魁身前,然后与长大青年斗了起来。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二十几合,打把势卖艺的人一脚将长大青年踹倒在地,然后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宋魁还想着要好好改造,哪能让打把势卖艺的人将长大青年打死?他赶紧同两个押送人员上前拉住了打把势卖艺的人,不让他再打那个长大青年了。

    长大青年倒也机灵,趁着这个当口,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跑远了以后,长大青年才回过头恶狠狠的说道:“你们四个有种就不要跑!”

    言毕,长大青年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时,宋魁与打把势卖艺的人才正式相互认识。

    打把势卖艺的人介绍自己道:“小弟姓薛,名幽,家中原是王朝军门,世代为王朝镇守西方,到了我爷爷那一辈,因恶了军界大佬,不得升用,我爷爷一气之下便带着我等子孙离开了军界,家门慢慢衰败,我则辗转沦为以卖药为生。”

    宋魁道:“我姓宋,名魁,济州郓城人。”

    薛幽听言,先是一怔,紧接着想到了宋魁是谁,然后连忙追问道:“您莫不就是那济州第一豪杰?”

    宋魁笑道:“这如何敢当,不过宋魁的确是我。”

    一听宋魁承认,薛幽赶紧说道:“小弟生平最是佩服哥哥,一直想去贵州拜会,可惜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不想今日却在这里与哥哥相识,还请哥哥务必赏小弟个薄面,让小弟请哥哥喝一杯水酒!”

    宋魁笑道:“一杯怎么够,至少要喝上一天一夜才行。”

    见宋魁如此豪爽,薛幽更是与宋魁亲近,然后便引着宋魁来到了一家酒店,想要在这里与宋魁一醉方休。

    可不成想,酒店老板看了宋魁和薛幽一眼之后,却冷冰冰的说道:“我这里什么酒都有,什么菜都能做,可就是一滴酒、一口菜都不能卖给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