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科幻版水浒 > 第四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
    …

    等李奴引着李寿、童进、童退见到宋魁,人事不知的宋魁和两名押送人员已经被醉仙堂的店员扒光了扔在屠宰台上,而他们旁边就是绞肉机。

    看这形势,若是李寿他们再晚来哪怕那么一小会,他们三人只怕就要成为包子馅了。

    李寿赶紧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粒解百毒的丹药,然后塞入宋魁的口中,再然后运用法力助宋魁吞下了这粒解毒丹。

    不大一会功夫,宋魁就悠悠地醒了过来。

    四下看了看,见周围到处都是血肉,这里像极了传说当中的地狱,还晕乎乎的宋魁,很不甘的喃喃道:“我这是死了吗?”

    李寿连忙搭话道:“哥哥莫怕,有我李寿在,就是阎王亲来,也不敢收哥哥。”

    宋魁听言,连忙确认道:“我……还活着?”

    李寿答道:“哥哥当然还活着。”

    童进很适时宜的补充道:“您被这黑店的人药倒了,是我家哥哥及时赶到,才救下了您的性命。”

    他被人下了药的事,宋魁其实在晕倒前就已经意识到了。

    宋魁常听朋友说,醉仙堂这样的黑店,向来是,不光图财,还害命,更有甚者,还会拿药倒的人的肉去做包子馅、腊肠什么的。

    宋魁很快就将前后之事捋得七七八八。

    加上,这时宋魁所中的晕药的药劲也差不多过去了。

    宋魁立即滚下了屠宰台,然后就想向李寿行大礼以谢李寿的救命之恩。

    李寿一把托住宋魁,不让他继续往下拜,同时说道:“哥哥不要折煞了小弟,说起来,哥哥有这一劫,也有些怨小弟。”

    宋魁有些不解道:“这与兄弟有何干系?”

    李寿解释道:“小弟有个好兄弟,近日做买卖从济州归来,他对小弟说,哥哥你杀了一个贱人,近日要去江州城小住一段时日,应该会打揭阳过,小弟生平最佩服哥哥这样的豪杰,便带着两个弟兄在揭阳岭下等哥哥到来,可小弟三人一连等了数日,也不见哥哥驾到,于是便有些懈怠了,只以为哥哥可能不走揭阳岭亦或是家里打点好了不用去江州城了,结果,哥哥的飞行器飞来,便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叫哥哥的飞行器从小弟三人的头领上飞了过去,这才让哥哥遭了这黑店的道,险些误了哥哥的性命。”

    一听是这样的,宋魁忙道:“非是兄弟之错,实是为兄见沿路风景美不胜收,便在路上多逗留了几日,这才叫兄弟以为我不来了。”

    李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李寿和宋魁还想再聊,童进却抓住这个空隙附过身来在李寿耳边小声提醒道:“哥哥,是不是让宋魁哥哥先将衣服穿上?”

    虽然没听见童进说什么,可通过童进细微的眼神变化宋魁还是猜到了童进说的是什么。

    宋魁洒然一笑,然后主动冲李寿说道:“兄弟,待为兄先将衣服穿上,然后咱们两兄弟再把酒言欢,如何?”

    李寿听言,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就带着童进和童退退了出去。

    李奴等人见状,也跟着退了出来。

    出来了以后,李寿不着痕迹的给童进和童退使了个眼色。

    童进和童退见状,立即一左一右向李奴杀去。

    李奴大惊,随即一边慌忙招架、一边大声喊道:“李老大,咱们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动手啊!”、“李老大,你到底要干什么,你难道不怕我家哥哥跟你算账吗?”、“李老大,你别忘了我家哥哥可是咱们揭阳第一高手,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李寿丝毫不为李奴的话所动,甚至看都不看李奴一眼。

    李寿态度如此明确,童进和童退下手就更不留情了。

    虽然李奴也是二阶,但他的境界完全是靠丹药和合剂堆起来的,实战能力非常差,怎么可能敌得过经常跟李寿出生入死的童进和童退,甚至连他们中的一人都远远不如。

    因此,连十合都没到,李奴就被童进和童退给擒下了,然后童进封住了李奴的奇经八脉将李奴丢到了李寿的脚下,再然后与童退一块化为两条青蛟冲了出去。

    等宋魁出来,李奴和醉仙堂的店员已经悉数被押在了厅下等候宋魁发落。

    宋魁见状,问道:“兄弟,这是?”

    李寿道:“哥哥是小弟生平最敬佩的豪杰,怎能受这些小人的折辱,只要哥哥一声令下,小弟便杀光了这些小人,烧了这家黑店,如果哥哥还不解心头之恨,小弟就去火拼了这家黑店背后的穆家,为哥哥出了这口恶气。”

    出身于地方豪族的宋魁,对于地方势力的强大是非常了解的,心知像醉仙堂这样的黑店能够存在,其背后的势力肯定不会小,否则它一定早就被查封了。

    可即便醉仙堂如此不好惹,李寿还愿意为他灭了醉仙堂,甚至愿意为他直接挑战醉仙堂背后的穆家!

    这让宋魁怎能不感动?

    经过这么长时间听李寿、宋魁等人说话,李奴也搞明白了他把谁药倒了,进而大骇和后悔不已!

    与此同时,李奴也断定了,他如果不自救,已经打定主意结交宋魁的李寿今日真会灭了他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醉仙堂甚至是杀了他。

    所以,稍稍一思量,李奴就冲宋魁说道:“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家哥哥生平最仰慕的豪杰便是哥哥,他曾不只一次想去贵州拜见哥哥,只可惜他事物繁忙又醉心于修炼,才不得时间去济州,不想哥哥今日却来到了我这里,还被我麻翻,这真真是……若被我家哥哥知道了我做下了如此错事,定是不会轻饶了我。”

    宋魁听言,眼睛微微动了动,然后和颜悦色的问道:“哦?不知你家哥哥是哪位豪杰?”

    李奴等得就是宋魁的这句话,他立马答道:“我家哥哥姓穆名究,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而且他还能打开基因锁,本领通玄,揭阳第一,另外,我家哥哥还效仿哥哥您广交天下豪杰,江州地界他的名号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任谁都得卖他三分薄面,所以,他与哥哥您一样,皆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大豪杰。”

    听李奴这么一说,宋魁便知道,不能动醉仙堂了。

    三阶强者,不论在哪里都能称得上是大高手,而且穆究还掌握了打开基因锁之法,如此一来,穆究的实力还要超过同阶高手一些,宋魁甚至怀疑晁佛有可能都不是这个穆究的对手。

    更重要的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宋魁是有钱、有名、朋友遍天下,可这里毕竟是江州——江州人的江州!

    再者,宋魁并不是来江州随便看看、转转,然后转身就走,而是得在江州服刑好几年。

    这种情况下,宋魁自然是不好得罪在江州吃得很开的穆家,否则有可能会后患无穷。

    所以,宋魁来到李奴身前,然后弯腰将李奴扶了起来,道:“你家哥哥如此英雄,自当是我辈中人,今日之事,说穿了,就是一个误会罢了,既然是误会,那就让它过去吧。”

    宋魁又看向李寿,道:“兄弟,快为李奴兄弟和他的人解开封印,都是自家兄弟,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还不快快向李奴兄弟赔罪。”

    李寿听言,也是暗松了一口气。

    同为三霸,李寿比任何人都清楚穆究有多不好惹。

    而且,当年,为了长远计,李寿又故意将当时已经拥有不小势力和实力以及潜力的李奴割让给了穆究,如今此消彼长之下,李寿不论是从实力上还是从势力上其实都有些斗不过穆究。

    因此,今日之事,能这么了结,对李寿而言最好。

    所以,听了宋魁之言,李寿便给童进和童退递了个眼色。

    接到李寿的命令,童进和童退才上前去给李奴和醉仙堂的店员解开了他们身上的封印。

    李奴也是一个机灵鬼,身上的封印一解开,他就立即跑去张罗酒席,盛情款待宋魁、李寿等人,提都没提让李寿给他赔罪的事。

    宋魁也不是真心想让李寿给李奴赔罪。

    所以,这事就这么含含糊糊的过去了。

    不过——

    虽然李奴忙前忙后百般讨好宋魁,可宋魁还是跟李寿更为亲近,对李奴只不过是很客气罢了。

    李奴也知道,他的身份跟宋魁和李寿有些不对等,所以他悄悄的将宋魁在他这里一事汇报给了穆家,想请穆究或是穆镇来处理此事。

    只可惜,穆究此时正在闭关不让任何人打扰他,而穆镇又不知道跑哪浪去了。

    对此,李奴也很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穆家错过结交宋魁这个大豪杰的机会。

    饭后,宋魁主动跟李寿说,二人再单独小酌一会。

    想要搭上宋魁借宋魁之势发展的李寿,当然愿意。

    于是,童进给宋魁和李寿又备下了一桌酒菜,二人深入的聊了起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宋魁跟李寿说了,他杀死自己情人阎惜的前后经过,进而不得不逃去蓟州和青州避祸,后来,因为他老父亲太过想他而炸死,他冒险潜回了郓城,结果被捉,然后被判到江州城来服刑。

    而李寿则简单的跟宋魁说了说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在揭阳这里站住了脚,然后又是怎么一步一步垄断了浔阳江的运输成为揭阳三霸之一的。

    两人一直小酌到了深夜,然后对床而谈,直到天蒙蒙亮,才先后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