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科幻版水浒 > 第二章 良苦用心
    …

    揭阳岭下。

    李寿、童进、童退一连等了七日,也不见宋魁乘坐的飞行器到来。

    童退忍不住道:“那个姓宋的真到江州境内了?大哥,你的人莫不是认错了人,亦或是那个姓宋的并没有走咱们揭阳岭,而是从旁的地方绕过去了?”

    童进这时也有点不托底,他道:“孟二一向做事稳重,应该不会认错人才是,再者说,以宋魁的名气和在江湖上的地位,旁人也冒充不了他啊,至于从别的地方绕路……从北方过来前往江州城,若是不走咱们揭阳岭,可就最少要多走七八天的路程,关键是那些路也不比走咱们揭阳岭安全啊,无缘无故的,他们费这么大的劲干什么?”

    李寿觉得童进说得很有道理,可毕竟已经等了七日都不曾看见宋魁乘坐的飞行器到来,所以李寿心中也有些拿不准了。

    李寿想了想,道:“派人再去打听打听,嗯……再派人去江州监狱找郝科长问问,宋魁哥哥是不是已经到他们那里了,如果宋魁哥哥到了他们那里,快点来告诉我,如果宋魁哥哥没到他们那里,让郝科长想想办法联系一下押送宋魁哥哥的押送人员,看看宋魁哥哥现在到哪了,总之,无论如何都要打听到宋魁哥哥的下落。”

    听了李寿的吩咐,童退有些不解道:“哥哥,咱们跟那个姓宋的非亲非故,甚至都不认识,干嘛非要费劲巴力的找他?”

    李寿听言,摸出了一根烟。

    童进见状,搓出一屡火苗帮李寿点燃了烟。

    李寿深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吐了出去,才悠悠地说道:“这揭阳咱们兄弟不能再待下去了。”

    童退大为诧异道:“咱们怎么就不能再在揭阳待下去了?”

    李寿又抽了几口烟,才说道:“你们觉得咱们这次遭到揭阳稽查处的人偷袭是巧合吗?”

    “这……难道不是他们见财起意,想劫咱们运输的货物?”童进和童退这才开始认真考虑揭阳稽查处的人为什么要偷袭他们?

    李寿自问自答道:“其实,我早就打听到,新上任的蔡州长准备垄断浔阳江的运输生意,顺便拿咱们揭阳的这些豪杰立威,用咱们这些人的血来染他的前程,那日咱们被稽查处的人偷袭了之后,我就派人去州里打听了一下,结果被我打听到,被我杀死的那个家伙是跟蔡州长一块从京都来江州的,三天前才顶替老刑执掌揭阳稽查处,原揭阳稽查处的人被他换成了禁军中的好手,而且,为了防止走漏风声,老刑他们那些原揭阳稽查处的人还全都被他给扣在了镇招待所里软禁了起来。”

    童进一听,心就是一沉,随后说道:“我听说这蔡州长乃是当今蔡首相的第三子,如果传言是真,他真想办咱们,那……”

    后面的话,童进并没有说出来,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那就是:那咱们若是不走,只怕就要在劫难逃了。

    李寿悠悠地说道:“所以我才说咱们在揭阳待不下去了,事实上,如果不是蔡州长初来乍到不了解咱们,进而轻视咱们,只派来了一个二阶高级高手和一百禁军来对付咱们,咱们这次恐怕已经栽了。”

    童退忧心忡忡的说道:“这么说来,咱们是不能在揭阳再待下去了,至少也得先找个地方避一避风头,只是……这跟那个姓宋的有什么关系?”

    李寿一口气将剩下的烟抽完,然后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同时说道:“咱们在这小小的揭阳,尚算是有点名气、有点势力,可一旦咱们离开了揭阳,谁又认识咱们,咱们又怎么立足,怎么养活兄弟们?”

    听李寿这么一说,童进和童退同时眉头紧锁!

    李寿不到十岁就跟着自己的父亲从泸州来到了揭阳,然后在揭阳混。

    混了近二十年,李寿才有今日之名、今日之势。

    倘若李寿离开揭阳换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几乎就等于是从头再来。

    如果完全靠李寿自己,不知得用多长时间才能再混出头?

    而童进和童退与李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李寿如果混不出头,他们两兄弟的未来也可想而知。

    李寿又道:“郓城宋家乃是济州的一个大富之家,家资数百万,在济州很有威望,而宋魁哥哥是郓城宋家的长子,且深得宋家老太爷的喜爱,更为关键是,宋魁哥哥为人慷慨、义气千秋,数十年来一直广交朋友对来往郓城的豪杰无不慷慨解囊、竭力相交,他是当世少有的大豪杰,所以,咱们若是能搭上宋魁哥哥的线,离开揭阳以后,咱们不仅不用从头再来,兴许还能更进一步,而且……”

    说到这里,李寿突然不说了,然后开始发呆,似乎是准备神游天外。

    童退见状,忍不住追问道:“哥哥,而且什么?”

    李寿听言,才收回思绪,接着说道:“而且,宋魁哥哥这次之所以杀死他自己的情人阎惜而获罪,皆是因他救了另一个大豪杰——大野泽碗城的晁佛晁司令。”

    顿了顿,李寿接着又道:“那晁司令自身就是三阶强者不说,手下还有十来个三阶强者,其中三四人可能还是三阶高阶甚至是三阶巅峰的强者,全部都有突破到四阶的可能,而那大野泽,方圆几十万里,烟波浩渺,无边无际,妖兽横行,藏在其中的碗城,靠此天险,易守难攻,咱们若是能入伙大野泽,不仅能找到一个上好的避风港,也许还能有一个很不错的发展。”

    听了李寿的解释,童进和童退不禁对大野泽露出了向往之色!

    不过——

    童进很快就又有些担忧道:“我也听说过大野泽的威风,那里的确是咱们的一个好去处,可……那晁司令义气是义气,但格局好像不怎么大,他当年火并了王教授得到了大野泽之后,就一直在大野泽逍遥快活,丝毫没有进一步扩张的意思,也再没有接纳过豪杰,咱们若是去投,只怕他未必能接纳咱们啊?”

    李寿道:“这正是我想结交宋魁哥哥的原因,若无宋魁哥哥相救,晁司令一伙已是阶下之囚,哪能在大野泽逍遥快活,而宋魁哥哥又因为救了晁司令一伙而获罪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江州服刑,晁司令因此欠下了宋魁哥哥天大的人情,所以,只要有宋魁哥哥为咱们牵线搭桥,想那晁司令无论如何都会接纳咱们,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宋魁哥哥已经介绍了秦猛、花英等九位豪杰去大野泽入伙了,我想应该不会再差咱们三个,退一步说,就算咱们不去投奔大野泽,若是交好了宋魁哥哥,以宋魁哥哥所拥有的人脉,也一定能给咱们找一条不错的出路,总而言之,与宋魁哥哥相交,对咱们的前程一定是大大的有益。”

    这回,童进和童退终于明白了李寿的良苦用心,进而又一次看到了他们与走一步看三步的李寿之间的差距,随之而来的就是对李寿更加敬服!

    就在这时,远处飞来了一架飞行器。

    这架飞行器是白蓝相间的四轴飞行器,是标准的押送犯人所用的飞行器。

    而飞行器上有三人,其中两人是标准的押送人员打扮,两人身后则坐着一个眼如丹凤、眉似卧蚕、身材不高、皮肤黝黑、体型微胖、气度不凡的中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