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从孙茂才那里拿了茶叶之后江枫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放哪儿也不对。放玄关怕晚上家里进贼賊一眼看见就拿了,放茶几上怕晚上家里进贼贼看见顺手就拿了,庄重地放柜子里藏起来怕晚上家里进贼贼翻箱倒柜发现它很值钱直接拿了,总之就是怕晚上家里进贼。

    江枫都恨不得揣着这两罐茶叶睡觉。

    虽然他也是个见过大世面,还欠着李教授几个亿没换,按理来说区区二三十万的茶叶不至于这样担心受怕。

    但那只是理论上。

    江枫本质还是一个私房钱都不够十万买茶叶还得找资本家亲妈要钱的穷光蛋。

    别问他堂堂泰丰楼幕后老板怎么会这么穷,问就是养徒弟太费钱了。

    担心受怕一晚上觉都没怎么睡好的江枫,第二天起床吃完早饭就直奔之前他尝光顾的礼品包装店。其实这家店不是礼品包装店只是有这项业务罢了,还是章光航推荐给江枫的,江枫平日里给吴敏琪买写小礼物——类似于帽子,口红之类的小玩意,都会来这家店让店员重新包装。

    20块的帽子都能包装出2000块的感觉。

    当然,江枫可以发誓他没给吴敏琪买过20块的帽子,他只给吴敏琪买过优衣库联名款打折39的t恤——他给泰丰楼后厨每天都买了一件。

    老板对员工的关心,通常都是这样朴实无华。

    由于江枫晚上要翘班去吃大餐,纯肉馄饨就全部放到了中午售卖,整个大堂哭成一片把一些新来的食客都哭懵了。原先三碗馄饨最多只能哭十几个人,现在一次性能哭三十个人,威力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下午六点,江枫,吴敏琪,季夏和孙茂才从泰丰楼出发前往永和居。

    听说可以去吃宴席季夏全程都很激动,江枫觉得她可能把这次的宴席自动带入成原先在乡下吃得婚宴了。江枫也没多费口舌和季夏解释,反正是带她过去长见识的,到时候吃就行了。

    孙茂才借了章光航的宾利,一路畅通,到永和居附近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开路虎过来的韩贵山一家三口。江枫有一年多没见过韩攸信了,虽然韩攸信这一年里没少来泰丰楼吃饭但江枫愣是一次都没见过。

    小孩子长得快,尤其是韩攸信这个年纪的小学生,长起来蹭蹭蹭地跟竹笋似的,按都按不住。才短短一年不见,小萝卜丁就长成了大萝卜丁,还瘦了不少,不想原先那样胖乎乎的,眼睛都大了。

    “韩老板,好巧啊。”江枫笑着道,又冲王静和韩攸信点点头。

    王静也笑着向江枫点头,韩攸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前一步,说了句江枫哥哥好。

    “一年不见长高了不少,我差点都没认出来。”江枫笑着道。

    “小孩子长得快。”王静笑着附和。

    相遇的两批人一同往永和居走去,韩攸信走得慢落在了后面。韩贵山这两天做足了功课知道自己今天能来吃这顿饭是走了大运,期待了足足两天都无心工作。现在人还没到永和居就感觉已经闻见菜香了,把儿子忘得一干二净走得飞快,要不是王静还记着儿子只怕韩攸信要被留在停车场里找警察叔叔。

    王静牵起韩攸信的手无奈地摇摇头,她感觉她老公原先也不是好吃的人,年轻的时候做生意也吃过不少好馆子也没见他这样。这两年不知道怎么了开始往许成靠拢了,天天除了上班就是琢磨吃点什么,真让人琢磨不透。

    江枫也走在后面,见韩攸信一直在偷偷看自己,便笑着道:“韩攸信,还记得我吗?”

    “记得。”韩攸信大声道,鼓足了勇气,“江枫哥哥你做的菜团子实在是太难吃了!”

    江枫:……

    吴敏琪:噗。

    王静轻轻地打了一下韩攸信的头:“攸信,怎么说话的,没礼貌!”

    “但是你做的鸡豆花好吃。”韩攸信补充说明,眼睛明亮了不少,“江枫哥哥,你以后别做菜团子了做鸡豆花吧,我一定天天去吃!”

    江枫:……

    这话你不能和我说,得和你爸说,现在除了你爸没人点腌菜团子。

    江枫只能笑着道:“那下次你来泰丰楼吃鸡豆花。”

    因为和韩攸信说了两句话耽误了时间,江枫到的时候人基本上都到齐了,能带的家属也都带上了。

    江枫这边四个,韩贵山一家三口,许成和周时没人可带,陶书一个人来的估计是不好意思带家属,卢晟把父母老婆还有两个孩子全带上了,再算上彭长平也有17个人。

    大家努力努力,每个人都多吃点吃完二十七道菜应该也能吃完。毕竟韩老板一个顶俩,必要的时候还能一个顶仨。

    江枫数了数,桌上有十八副碗筷。

    还有一个是谁?

    彭长平应该还在厨房里忙活,周时左边是两个空位,右边是一脸拘谨看上去就像误入狼群的哈士奇的陶书,江枫四人的位置在韩贵山一家三口和卢晟一家五口中间。

    江枫想了想,做到了卢晟边上。

    卢晟正在劝说还在上高中大女儿弃文从理,上小学的看上去和韩攸信差不多大的小儿子也在边上一脸迷茫地听着。

    “卢老板。”江枫小声唤了一句打断了卢晟的长篇大论,卢晟的大女儿给了江枫一个感激的眼神拉着弟弟溜了。

    “嗯?”卢晟扭头,没注意女儿已经闪现走人了。

    “还有一个人是谁啊?”江枫好奇地问道。

    “还有一个?”卢晟还沉浸在学文学理的思维里没扭过来,说完才恍然,“是彭师傅的朋友。”

    “昨天统计人数发现只有十七个人数字不吉利,彭师傅就打电话临时又叫了一个朋友凑十八个人,吉利。”卢晟道。

    “彭师傅在国内还有朋友啊。”江枫有些惊讶,他在永和居学厨的那些时日都没见过彭长平找过哪位旧友,彭长平一般都是和固定在永和居喝下午茶的那些老人家喝茶的。

    “我之前也不知道,可能是某位朋友的子侄。彭师傅打电话的时候我不在,他是昨天晚上告诉我让我准备十八人份的碗筷的。”卢晟道。

    江枫点头表示理解,开始和卢晟聊一些酒楼上的事情。

    阿诺厨师跑路的事知道的人不多,但顶层餐厅这段时间销量不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顶层餐厅的销量不好,相对应的其它餐厅的销量就上去了,尤其是八宝斋和泰丰楼,凌广昭都开始重新在微信群里发红包了,可见生意确实回暖了。

    江枫正和卢晟聊着天呢,包厢里突然安静下来。江枫抬头看向对面,发现陶书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整个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抖动。

    陶书边上的周时一脸懵逼。

    然后江枫就发现韩贵山和许成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江枫正想问你们这是看见谁了这副表情,刚想和卢晟说话就发现卢晟也是同款的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所有人都看向同一个地方。

    江枫终于意识到他们可能真的见了鬼了。

    江枫扭头。

    他也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江枫心想。

    门口有一个壮汉。

    那个壮汉不是别人,正是大家都以为已经跑路了的阿诺厨师。

    江枫艰难地扭头看向卢晟:“朋友?”

    卢晟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哪儿知道……”

    “彭师傅是这么……”

    “凑人数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