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游戏小说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 第二百八十章 雪城的猫与布尔尼斯的钓鱼佬
    “芙莉姬雅?”

    易春转过头,对着他说话的是一个全身被黑色布料所包裹的可疑男人。

    从他的身上,易春能够感受到某些微妙的气息。

    邪恶?

    不,那是混乱……

    在说完了那句莫名的话之后,男人便顺着人群消失了。

    易春并没有追上去,这可能是一个陷阱。

    利用综网玩家对于某些莫名话语的认可感来设置陷阱,是邪恶向综网玩家的传统艺能之一了。

    那些停留于表层的欲望与诱惑,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

    嗯,以上都是易春在最近观察公共频道所得到的信息。

    比起他单机般的德鲁伊生涯,这些综网玩家似乎玩得很嗨。

    善良与邪恶的交锋,秩序与混乱的角力,机械与魔法的碰撞……

    在多元宇宙那无尽浩瀚的星海之中,这些出身各异的玩家们彰显着属于个体的意志。

    易春将目光收回,他并没有纠结于那个莫名出现的男人。

    在车队之前,他并没有与其他的综网玩家又或是本土生命产生交集。

    而唯一的交集,则是那张正静静放在易春物品背包中的幸福床。

    这玩意儿的暴露,显然不会只是一个莫名的问候那么简单……

    不,或许还有一个……

    易春突然想到了之前那个梦境事件。

    他并不记得,是否真的有一个魔法师闯入自己的梦境。

    更不用说,对方是否名为“芙莉姬雅”的问题。

    易春摇了摇头,他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于他而言,这个副本世界的需求显得异常清晰。

    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致,去搅入到其他势力的斗争之中。

    看了一眼仍然处于喧闹的人群,易春变化成渡鸦悄然离开……

    而在易春离开之后,雪城旅馆旁边的小巷里。

    “a计划失败,目标处于人形状态好奇心下降。”

    “目标已经离开雪城。”

    “‘捕猫’计划终止,建议启用洞穴诱捕计划。”

    …………

    “为了殿下的猫,我等当全力以赴!”

    身穿黑袍的男人对着眼前的水晶传递着信息。

    他的周围被一层薄薄的魔法灵光所笼罩。

    这使得他的声音,被很好地束缚在附近。

    没有人能够听到——除了风……

    就在黑袍男人收起水晶,准备前往雪城的另外一个据点报到时。

    他突然发现,在小巷的矮墙之上,一只橘猫正静静地盯着自己。

    “这是?”

    “咚!”

    “哐当……”

    “喵???”

    许久之后,雪城的小巷中,一只成年的雄性狸花猫犹如见了鬼一般跑了出来。

    它的眼中满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望着自己胯下的两个毛球,它心头的哀伤暂时停歇了一些。

    至少没被那家伙变成母猫……

    狸花猫如是想到。

    不行,我得向殿下汇报。

    狸花猫这样想到。

    但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咦?哪里来的猫?”

    然后,它便被人抓住命运的后颈皮提了起来。

    “居然是无主的!”

    “队长,我也能捡到猫了!!”

    狸花猫:“□…苗……”

    随着狸花猫充满悲伤的喊声,它被少女装进了宠物袋中……

    …………

    …………

    一只猫出门在外,得注意保护自己。

    变化成橘猫形态的易春,悠然地窝在幸福床上。

    洞穴的地面,已经被他用八九玄功变化成了草地的模样。

    易春想过很多可能。

    比如说,是为了幸福床,亦或是为了之前他变化成星球曼行者跑商赚取的金币。

    但从来没想过,只是有人单纯馋他变化成的猫……

    混乱阵营的家伙,果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易春摇了摇头暗暗想到。

    如果他不是偶然从夜风中,知晓了这一情报。

    恐怕现在,已经被人下套给逮住了。

    这个世界并不缺猫,至少在布尔尼斯易春就见过不少形态各异的家猫。

    易春并不觉得,自己变化的橘猫在魅力方面有多么突出的表现。

    单纯从外表来看,他变化的橘猫和寻常的橘猫没有什么区别。

    但混乱阵营的想法,总是令人难懂。

    不过,这并不是易春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了。

    早在联邦的时候,就有某个少女曾经图谋不轨。

    但,那似乎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易春仿佛嗅到了小镇里的鸭腿味,那是沉淀在他过去某段时光里的幸福滋味。

    顿了顿,易春从物品背包里拿出一条鱼干。

    随着法力涌动,鱼干变化成了一个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鸭腿。

    “嘎吱……”

    鸭腿被易春轻易地咬碎,然后吞下。

    还是曾经的味道……

    感受着口中弥漫的滋味,易春的尾巴慢慢地晃动着。

    就仿佛,那些撕碎的鸭腿并没有在胃囊中恢复成鱼干的形态……

    看来是变成树人太久了,在猫科形态下居然也能感伤起来。

    抖了抖耳朵,易春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已经很少去缅怀过去,因为现在是更为忙碌的现在。

    “

    负牛之人-绝不空军:有人来钓鱼吗?或者吃鱼的也行。

    ”

    就在这个时候,易春看见公共频道上有人喊钓鱼。

    现在易春暂时没有什么睡意,他突然觉得去瞅瞅也不错。

    说不准,能够混条鱼吃。

    虽然综网玩家不靠谱的很多。

    但在厨艺方面,易春在这段时间便接触过不少技艺高超者。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了解到带着他们前行的庞大树人,其实也有一些吃货属性的本质。

    一念至此,易春变化成渡鸦扑腾着翅膀便离开了洞穴。

    刚出洞***朗的夜风便扑面而来。

    伴随着远处正在互殴的一伙玩家,画面甚是有爱。

    无论在哪里,综网玩家都是不安分的。

    如果洞穴这边没有次级安全结界,易春并不怀疑这里早已被夷为平地。

    在魔法与箭矢激射之间,易春见怪不怪地飞到了距此不远的布尔尼斯。

    此时夜色已近,能够看见不少矿工正陆续从矿洞里出来。

    而在池塘那里,一个综网玩家正靠在椅子上钓鱼。

    显然这家伙,便是之前在公共频道里喊话的家伙了。

    易春并非第一个来到这里的综网玩家。

    除了钓鱼的玩家之外,在旁边已经有一伙玩家弄起烧烤架来将几尾肥硕的鱼烤的金黄。

    注意到天上的渡鸦,有一个综网玩家对着易春招了招手:

    “来,伙计,刚好5条。”

    “过来尝尝我手艺……”